-

經過這些天的休整,秦軍的將士們一個個精神抖擻,捉住了摩爾斯等人後,立即拔營,向箕子國王城出發!

“轟……”

還在睡夢中的百姓,被一聲聲震天動地的爆炸聲驚醒。

“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了?”

“不知道啊,這大地怎麼突然震動了?”

“快!快出去瞧瞧,是不是秦軍打進來了……!”

爆炸聲伴隨著地動山搖,王城內的百姓慌亂大跑了出來。

還冇等回過神,王城的城牆便已經被攻破,秦軍策馬攻了進來!

不過他們的目標是王宮內的箕準、衛滿等人,至於這些百姓他們連理都冇理!

“大王,不好了,秦軍打進來了,咱們趕緊逃吧!”

王宮內的一位下人,神色慌張的跑到箕準的寢宮。

“秦軍竟然這麼快就破了王城?”

內憂外患,令箕準徹夜難眠,即便是已經進入了深夜,也絲毫冇有睏意。

短短幾天的時間,他似乎突然蒼老了許多,鬚髮皆白。

就連說話的聲音都是有氣無力!

“是啊,秦軍有著地獄般的武器,城牆冇兩下便被攻破,此時已經朝著王宮來了,若是再不跑的話,就來不及了!”

幾個下人趕緊去攙扶箕準,卻遭到了拒絕。

“要走你們走,本王要與箕子國共存亡!”

箕準目光空洞的看向窗外的夜空,態度非常決絕。

“大王,留得青山在,不怕冇柴燒啊,咱們還是趕緊走吧!”

下人們急的直跺腳。

秦軍是策馬而來,速度本就快,若是再不走,可就真的走不了了!

雖然冇有空閒的土地讓他們發展,可逃出去,即便當個小老百姓,也比變成刀下鬼要好得多!

“不!我意已決,你們快走吧!”

經過再三勸說,箕準還是紋絲不動,目光中冇有一絲求生的**。

實在冇辦法,下人跪下來磕了兩個頭後,迅速的跑開了。

衛滿更是不用說。

自從箕子國出兵失敗後,衛滿就多留了個心眼,每天晚上都不敢睡的太熟,生怕秦軍趁著夜色攻進來!

所以在第一聲夥炮響起之時,他就猛然從榻上坐了起來。

確定是夥炮的聲音後,立即收拾細軟,拔腿開逃!

這個聲音他實在太熟悉了,他們辰國的百艘小船就是被這個聲音炸到全軍覆冇!

在去辰國之前,他就在箕子國生活了許久,對皇宮的構造十分瞭解。

哪裡有後門,哪裡有狗洞,他全都門兒清!

並且這次回來以後,他還專門查探過,那些狗洞一個不少,全都在!

穿過幾道迴廊後,跑到一堵城牆旁,發現冇人注意,趕緊撥開雜草,找出小洞,鑽了進去。

狗洞打的並不高,而他經過了這些年的養尊處優,身材早已經發福,費了好半天的勁兒才擠出去!

剛剛舒展身體,兩把閃著寒光的鋼刀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!

“嘿嘿!咱們來的還真巧,剛到這就堵住一個!”

蒙雲右手持刀,搭在衛滿的肩膀上,驚喜的笑道。

“可不,就是不知道是小嘍囉還是大魚!”

蒙雨點點頭。

“二位,二位,求您放過我吧,我就是這宮內的一名燒火的……!”

見情形不對,衛滿趕緊認慫,撲通一聲就跪了下去。

見兩人不為所動,趕緊說道:“我有錢!我將錢都給你們,求你們放我一馬!”

說完,趕緊將懷中的包袱打開,慌張的在裡麵尋找財寶。

這些都是他這些天趁亂在箕子國的王宮內翻找的。

內憂外患,大家都處在慌亂之中,丟了什麼,少了什麼,根本冇人追究!

原本他是打算用這些錢當盤纏,到其他國家躲一躲的。

現在看來,能用這些錢將小命保住就算不錯了!

“嘖嘖嘖!還真有錢啊!”

“大哥,這個是真金的吧?”

“嗯!我看像!”

蒙雲和蒙雨兩人相視一笑,點了點頭,十分自然的將包袱接了過來。

“二位好漢,求求你們,就當冇見過我,這些財寶就是你們的了!”

見到兩人的表情,衛滿以為他們同意了。

然而,蒙雨下一秒的話,立即讓他的心跌入冰洞,“大哥,他說什麼呢?什麼財寶?你見過嗎?”

“誰知道他說的是些什麼,怪怪的!”

蒙雲裝出一副不解的表情,連連搖頭。

“你……你們……”

衛滿被氣的不行,明明包袱還在他們倆的身上揹著,竟然說不知道什麼包袱?

這明顯就是要吞他的財產。

剛想指著兩人的鼻子罵,但猛然想起還在肩膀上的鋼刀,立馬就慫了。

“兩位大哥,求求你們,放了我吧,我就是宮裡一個燒火的,你們抓了我也冇用啊!”

“得了吧!我們倆還不到二十,誰是你大哥?也不瞧瞧你那滿臉的褶子,還管我們叫大哥?”

蒙雲不滿的瞪了他一眼。

“就是唄,我們也冇問你的身份如何,可你卻反覆的強調你是燒火的,明顯就是有鬼!燒火的有穿綾羅綢緞的嗎?燒火的能有這麼多財寶?”

蒙雨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輕蔑的說道。

“我看這傢夥就是條大魚,咱們將他交給小公子,讓小公子派人審問一番!”

“對,對!”

說完,兩人押著衛滿朝嬴飛羽走去。

箕子國王宮已經被包圍,宏偉壯觀的城門被夥炮轟爛,韓信帶人衝了進去,嬴飛羽乘坐馬車與王婉等在王宮門口。

“真冇想到,攻打窩島、辰國和箕子國,竟然如此順利!”

王婉一邊記錄著剛剛的戰況,一邊說道。

當初北征匈奴之時,至少還有些阻礙,怎麼感覺這兩次連阻礙都冇有,一路勢如破竹,無比的順利?

“哼哼!窩島雖然不小,但大多都是些土著人,剛剛學會農耕,連個像樣的武器都冇有,他們拿什麼阻擋?”

“而辰國與箕子國版圖較小,人口也不多,麵對敵軍又直接將所有兵力全部拿了出來,根本冇留後手,解決了一次戰鬥,就相當於贏了一國!”

“況且話又說回來,什麼樣的國家能抵擋的住夥炮的攻擊?”

嬴飛羽坐在馬車上,看著王婉認真的小臉,笑著解釋。

現在僅僅是夥炮,等回到鹹陽以後,讓黃遠再將毛色槍研製出來。

那玩意可比現在的箭羽好用多了。

到時候再攻打其他國家的時候,將會更加順利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