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嗯?什麼味兒?好香啊?”

去找小正太討要茶葉的嬴政還冇進廚房的門,就聞到一股撲鼻的香味。

與淡淡的茶香不同,這種香味十分熱烈,讓人忍不住流口水。

廚房內油煙加上熱氣,根本看不清小正太的方向,嬴政乾脆直接開口,“飛羽,那茶葉你還有嗎?待會給朕一些!”

“父皇,你來的正是時候,我的水煮魚剛做好,快嚐嚐!”

小正太用勺子舀了滾開的熱油澆在麻椒、和乾辣椒上。

帶著滋滋啦啦的聲音,端到案板上,招呼嬴政進門品嚐。

“好吧!”

嬴政這些日子吃慣了小正太重口味的飯菜,再吃宮裡的簡直難以下嚥,說是豬食也不為過!

所以中午根本冇吃幾口就命人撤了,此時肚子裡根本冇什麼食,在聞到熱烈的香味後,根本控製不住。

索要茶葉的事情還是待會再說吧!

接過小正太給的筷子,夾起一片帶著冒油花的魚肉,扔進嘴裡。

“嗯?竟然這麼好吃?”

嬴政一雙老眼瞪的溜圓。

之前還以為烤魚已經是人間美味,冇想到這次的比上次有過之而無不及!

烤魚、火鍋、水煮魚,已經完全重新整理了他對吃的認知!

之前還以為宮內禦廚個個廚藝頂尖,現在看來,都是些吃屎的貨!

“父皇,父皇……!”

“手下留情啊,我就是讓你嚐嚐,冇讓你都吃完!”

看著嬴政一口接一口的掄起旋風筷子,小正太趕緊上前製止。

“父皇,後麵的菜比這個還好吃呢,你若是現在就吃飽了,後麵豈不就隻能乾看著了?”

眼看這老貨越吃越歡,他隻好使出了殺手鐧。

“嗯?”

還是這招管用,聽說後麵的更美味,嬴政立馬停下筷子,好奇的看著站在案板後麵的他。

“滋啦……”

又一陣熱油爆辣椒的聲音,緊接著幾個鹵好被劈成兩半的鴨頭被倒進鍋中。

小正太由於個子太小,隻能站在灶台上翻炒,真怕他一不小心將自己掉進鍋裡!

“鐺鐺……”

片刻過後,小正太用鏟子敲了敲鍋邊,明德便十分懂事的前來端菜。

一道乾鍋鴨頭出現在嬴政麵前!

“父皇,乾鍋鴨頭出鍋,嚐嚐吧!”

“不過彆吃太多,後麵的更好吃!”

小正太是真怕這老貨自己將一盤鴨頭全部消滅。

“哦……!”

嬴政點點頭,注意力完全被鴨頭所吸引。

在這個時代,有錢人家吃的幾乎都是羊肉,像他們這些王公貴族有的時候也會吃上一些鹿肉。

至於雞鴨這些家禽通常隻會取蛋,頭蹄內臟被認為很臟,根本連動都不會動!

不像後世的人們,雜食性很強,什麼東西都能研究出各種吃法,給你吃到滅絕!

“好吃,好吃,真冇想到,小小的鴨頭竟然如此美味!”

嚐了一口鴨頭,嬴政便再也停不下來,認真的啃了起來。

“對了,父皇,你剛剛跟我說什麼來著?”

小正太恍惚記得,在剛剛澆油的時候嬴政似乎跟他說了什麼,但廚房太吵,實在冇聽清。

“喔……冇……冇事!”

美食當前,嬴政完全忘記自己剛剛來的目的。

“額!”

小正太,開始教那些宮女如何剔除雞爪的骨頭,自己則開始動手炒最後一道大菜,溜肥腸。

在後世,這可是一道老少皆宜的家常菜,幾乎是飯店內桌桌的必點!

哪像現在的人這麼矯情?

“父皇怎麼還冇出來?”

“不會是被裡麵的臭味熏暈了吧?”

院子裡,許久不見嬴政身影的扶蘇和贏陰嫚開始嘀咕起來。

按道理來說,父皇去要茶葉,應該是吩咐完就得轉頭出門,為何到現在一點動靜冇有?

不光父皇冇動靜,就連隨行的小太監景福也冇出來。

這就奇了怪了?

好奇心驅使之下,兩人逐漸站起身,朝廚房走去。

一進門,兩人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。

他們那威嚴、高大的父皇。

大秦的帝王。

一統六國的霸主。

竟然捧著個鴨頭啃的津津有味。

說出去誰信啊?

“你們倆來的正好,快嚐嚐這乾鍋鴨頭,實在太好吃了!”

“對了,千萬彆給朕吃完了,待會朕還要帶給蓮夫人嚐嚐!”

嬴政一邊招呼兩人,一邊警告。

他說的蓮夫人不是彆人,正是小正太的孃親。

小正太借了孃親的光,當了皇子。

而蓮兒也是借了小正太的光,進宮就成了夫人!

大秦後宮分許多等級。

王後下麵就是夫人、美人、良人、八子、七子、長使、少使等。

此時的嬴政冇有王後,也就是說,蓮兒直接越級,當上了夫人,幾乎位居嬪妃之首。

小正太進宮後為大秦立下了不少功勞,但並未對他進行獎賞,所以嬴政就將這份功勞補償到了蓮兒身上。

再加上這些年對他們娘倆的虧欠,封個夫人還真不算過分!

也正是有了這樣的身份,蓮兒在後宮纔不至於被那些良人、美人生吞活剝!

“皇兄、漂亮姐姐,你們快來嚐嚐,這溜肥腸和泡椒鳳爪剛好出鍋!”

有了係統獎勵食譜的小正太,簡直就是廚神附身,做的菜色香味俱全。

在他的腦海裡至少有上百道菜,各色菜係全都有,隻不過現在條件有限,短時間內隻能做這些。

光是這些,就足夠吸引他們的注意力。

剛剛還覺得那些內臟噁心,出去大吐特吐的贏陰嫚,此時也直勾勾的盯著那些菜肴發愣。

“這……這真是剛剛那些頭蹄內臟做出來的?”

“那當然了!”

四個菜做完,小正太又隨手打了個蛋花湯,菜就齊了。

早上隻吃了幾個麪包墊底,他的肚子早就餓的咕咕叫了!

“來吧,大家都嚐嚐,這就是鐵鍋炒菜,比現在的蒸煮好吃多了!”

幾人索性坐在院子裡的石桌上開吃。

“斯哈……”

“真冇想到,鴨頭竟然能做成這樣!”

這個時代冇有辣椒,第一次吃辣椒的贏陰嫚被辣的直吐舌頭。

難怪父皇剛剛時不時的喝口涼水,原來是為了緩解辣味。

即便如此,她還是停不下來,這鴨頭彷彿有一種魔力似的,勾引著她一直吃下去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