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離開鹹陽兩個多月的時間,將士們也與嬴飛羽一般,歸心似箭。

想媳婦的想媳婦,想老孃的想老孃,一個個除了睡覺,都在翹首期盼,有事冇事的就到甲板上轉一圈,希望哪次出來能夠看到陸地!

然而,就算蒸汽輪船再快,拉著一整船的戰利品也跑不快!

“小公子,小公子,前麵似乎有情況!”

剛剛行駛到一半的路程,韓信突然跑到嬴飛羽的船艙內稟報。

“什麼情況?”

嬴飛羽斜靠在床塌上休息,聞聲伸了個懶腰後詢問。

“發現幾艘大海船,就在我們的正前方!”

“大海船?有多大?”

“跟我們的肯定是冇有可比性,但要比一般的小船大出許多!”

“哦?本公子去瞧瞧?”

在這個時代,大海留給人們的印象是十分恐怖的,尤其是深海。

不說深不見底的海水,光是風浪都令人望而卻步!

即便是漁船,也就隻會在海岸附近捕魚,絕對不會將船駛到深海中來!

嬴飛羽從船艙中走了出來,接過張良遞過來的望遠鏡,朝著正前方觀看!

果不其然,幾艘海船正在他們的正前方飄蕩,但看不清船上的人!

“看樣式,應該不是朝廷的船,倒像是民間的貨船!”

觀察了一會,嬴飛羽開口道。

“對,我們也是這麼認為的,隻是不知他們為何行駛到這裡,難不成是迷失了方向?”

張良點了點頭。

“開過去瞧瞧!”

嬴飛羽當即下達命令。

管他是乾什麼的,過去瞧瞧就知道了!

蒸汽輪船的速度很快,不出半個時辰,便將距離拉近,利用望遠鏡,足以看清對方船上的人。

“小公子,看這些人的穿著,怎麼……怎麼好像是匈奴人?”

韓信擰動望遠鏡,來回的調節焦距,最後狐疑的說道。

若是在內陸,他會毫不猶豫的說他們是匈奴人。

但這裡是大海,還是深海。

匈奴人一向生活在草原,連沿海的部落都冇有,怎麼可能出現在海上呢?

“嗯,確實是匈奴人!”

嬴飛羽觀察了一會,篤定的點了點頭。

船上的幾人身材魁梧,身著皮衣,頭髮散亂,十分不羈,不是匈奴人還能是誰?

……

“老大,實在不行,後麵那幾艘船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,我們就算是劃斷了胳膊也跑不過他們!”

大海船內,幾個匈奴人累的氣喘籲籲,麵帶驚悚的朝為首之人說道。

“壞了,秦軍肯定是知道了什麼,這纔派兵來剿滅我們!”

“那怎麼辦?秦軍的船隻這麼大,一個衝擊我們的船都有可能被撞碎!”

另外幾人也神色慌張,仰著腦袋看蒸汽輪船上掛著的大秦旗幟。

“幾個冇出息的傢夥,你們慌什麼?咱們現在的身份是匈奴的使臣,要拜訪列國的!”

為首的匈奴人厲聲斥責。

讓他們不要在驚恐之下,將該說的,不該說的全都說出來!

他們雖說是匈奴人,但從幾年前就混跡在這海上,再冇回過匈奴!

匈奴除了放牧就是放牧,來錢實在太慢,偶爾還要過捱餓的生活!

所以他們湊到了一起,到海上討生活,對來往船隻下手!

無論是辰國、箕子國還是大秦,被他們打劫過的船隻不在少數!

燒殺搶掠更是家常便飯!

所以他們在見到掛著大秦旗幟的船纔會如此驚恐!

“真冇想到,大秦現在竟然能造出這麼大的海船……!”

頭子在見到蒸汽輪船之時,眼裡冇有一絲驚恐,反倒是露出了一絲貪婪之色,“唉!特孃的,他們就是船隻太多,若是僅有一艘的話,非搶過來不可!”

……

在匈奴人觀察秦軍之時,嬴飛羽也正帶領眾人觀察對麵的情況。

隨著距離的縮短,船上的一切可以以肉眼看清楚!

“小公子,他們必定不是什麼好人!”

海軍將士們跟著觀察了片刻,一個年輕人突然發聲。

“哦?你怎麼知道?”

小正太放下望遠鏡,疑惑的詢問。

他們現在隻能看到對方是匈奴人,雖然出現在這裡有些奇怪,但也不能由此斷定人家是壞人啊!

“小公子,屬下不敢說謊,屬下之所以熟悉水性,是因為屬下是會稽郡人,從小就在海邊生活,所以十分熟悉水性,這才能進入海軍當中!而在這之前,會稽郡有一戶富商,在前往嶺南之時,在海上遇到了歹人,不僅貨物全被劫走,連人也都被殺了……!”

小將士略微沉吟了片刻,繼續說道:“據我爹所說,富商為了彰顯身份,將自家的船角上都刻了一個長有利牙的魚,小公子可以仔細瞧瞧,那些船隻的船角上,是不是都有一個這樣的標誌?”

“起初我也以為是自己看錯了,觀察了老半天纔敢確認!”

海軍將士指著對方海船的一角說道。

聞聽此言,樊噲趕緊將望遠鏡扣到眼睛上,仔細觀察,“小公子,小公子,這些船上還真的有帶著鋒利牙齒的魚!”

“嗯!”

嬴飛羽點點頭。

因為他也將每艘船都觀察過,確實是都有!

這樣說來,這些匈奴人應該就是劫持會稽郡富商的海盜!

“既然這幫人不是什麼好鳥,那就直接滅了得了,省得再禍害咱們大秦的商船,反正也都是順帶手的事!”

彭越十分豪氣的說道。

小公子都能順帶手將辰國和箕子國滅了,肯定也不在乎順帶手的將這幫海盜滅了吧!

“讓將士們都準備一下!”

嬴飛羽點點頭,下達了命令。

“是!”

甲板上的炮兵們聽到後,立即跑回船艙,到自己的位置上去。

……

“老……老……老大,不好了,不好了,秦軍的船隻突然加快速度,朝我們衝過來了!”

剛剛他們之間還有一段距離,可秦軍突然加速,令船上的幾人頓時慌了起來。

看這架勢,應該就是衝著他們來的無疑!

“難道秦軍真的發現了我們的身份?”

這次就連船上的老大倉木勒都神情緊繃。

“他們船隻眾多,體型龐大,若是以這樣的速度撞過來,咱們的船必定散架!”

“趕緊揮舞旗幟,告訴他們,咱們是匈奴派出來的使者,再將國書送給他們檢視!”

倉木勒為眾人分派了任務,而自己則是靜靜的觀察秦軍。

“哈哈!還是老大的腦袋靈光,俺都將國書的事情忘到腦後了!”

手下會心,頓時大笑起來,緊張的神情也輕鬆了不少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