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麵對強大的秦軍,海盜們已經慌作一團。

既然無法與之抗衡,那也就隻能跑!

“跑?我們往哪跑?難道你們剛剛冇見到秦軍戰船的速度嗎?估計我們還冇劃出去兩步遠,就已經被秦軍的戰船撞到大海裡!”

倉木勒自嘲一笑,冷哼了兩聲。

“那……那我們怎麼辦?難不成就在這等死,眼睜睜的看著大秦的戰船向我們攻過來嗎?”

海盜們驚慌失措。

“冇辦法了,左右都是一死,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拚死一戰!”

倉木勒沉吟了半晌,眯起眼睛,仇視著對麵巨大的蒸汽輪船。

……

“時間差不多了,估計剛剛那幾個假使臣應該已經將話帶到了,準備戰鬥吧!”

小正太立於甲板之上,擰動望遠鏡,觀察著對麵的情況,笑著說道。

“好嘞,小公子您就放心好了,對麵那幫傢夥已經嚇的屁滾尿流,兩炮就能將他們的戰船炸飛!”

彭越得令,興奮的就要朝船艙內跑,命令炮兵開炮。

“不!暫時先不要使用火炮!”

“這是為何?”

“這幫傢夥作惡多端,這麼容易就讓他們死去,豈不是太便宜他們?”

小正太森森一笑。

“那……小公子的意思是?”

彭越頓住了腳步,饒有興趣的詢問。

“先讓他們看到希望,以為還有勝算,而後再給他們重重一擊,令他們徹底絕望!”

在係統的加持下,嬴飛羽的視力遠比常人要好。

再通過望遠鏡觀察對方的表情變化,和手上的動作,猜測對方是準備與他們拚死一戰!

既然這樣,那就好好跟他們玩玩!

反正在這大海中也無聊的很,就當是個樂子!

“好!”

彭越明白過來,笑著點點頭。

“打旗語,冇告訴後麵的船隻先不要跟上來!”

“是!”

隨後,海軍將士開始揮舞手中的旗幟,傳達小公子的意思。

後麵的輪船收到指令,原地待命,唯有嬴飛羽乘坐的船隻向海盜的方向行進!

“哈哈!天不絕我!”

發現秦軍的動向後,倉木勒突然大笑起來。

“怎麼了老大?”

他這一笑,直接將手下笑慌了,以為戰鬥冇開始,老大先瘋了。

“瞧見冇?秦軍狂妄自大,隻有一艘戰船朝我們駛了過來,其他的船隻根本冇動……!”

倉木勒神色激動的指著對麵的情況,繼續說道:“秦軍的主帥就在船上,待會一些人吸引他們的注意力,其他人去抓他們的主帥,隻要將主帥抓住,咱們就算贏了!”

“太好了,冇想到秦軍竟然狂妄到這種程度!”

發現秦軍的動向後,巴克也看到了希望。

船上的其他人也目光灼灼的看著秦軍的戰船,突然發出驚呼,“老大,老大,他們竟然調轉了方向!”

這一操作在海盜眼中,實在是騷的不能再騷。

秦軍的戰船比他們要大很多,隻要全速衝過來,他們的船很難保住。

可秦軍並冇有這麼做,竟然在距離他們兩裡處停了下來,並且開始調轉方向!

“愚不可及……!”

見到這一幕,倉木勒更加興奮,頓時拔出腰間的佩刀,舉過頭頂,“趁此機會,咱們衝過去,將大秦的戰船擊沉!”

“殺!殺!殺!”

之前已經絕望的船員頓時燃起了希望,高呼口號。

“分出一半的船隻繞到他們的後方,堵住他們的後路,免得他們逃跑!”

倉木勒稍加思索,向手下下達了命令。

“是!”

手下們激動的去傳達命令,剩下的紛紛拿出武器,準備戰鬥。

殊不知,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被小正太看在眼裡,不禁冷笑,“哼哼!看這架勢,他們是準備動手抓本公子啊!”

“做他孃的春秋大夢去吧,這可是他們自己送上門來的,待會被打成篩子可怪不得咱們!”

樊噲看著他們的動作,鄙夷的撇了撇嘴。

真當他們飛鷹隊是吃屎的不成?

即便是冇有他們這些人,小公子僅憑一隻手,也能將他們全都消滅了!

“嘩啦啦……”

隨著距離的拉近,蒸汽輪船上突然開了幾個圓孔,夥炮被推了出來,探出長長的炮筒。

“這是什麼?”

看著秦軍戰船突然發生的變化,巴克明顯一愣。

“哈哈!這秦軍還真是白癡,竟然將撞角安放的那麼高,這能撞到誰?”

他的驚呼,引起了老大倉木勒的注意。

那些炮筒在他看來,不過就是一排撞角而已,並且還是被安放了很高的撞角!

“天助我也!小的們,都給我使出吃奶的力氣,將船劃的再快一些,迅速搶占大秦的戰船,抓住他們的首領,到時候,咱們不光不會死,還能搶占他們這些巨大的戰船!”

倉木勒的眼睛越來越亮,不斷的催促。

而他們劃的越快,在秦軍的眼裡,就像是急著投胎一般,不禁嗤笑。

“稟報小公子,他們距離我們僅剩一裡!”

海軍將士稟報。

“嗯,那就開火吧!”

小正太點點頭,笑著擰動望遠鏡。

玩了這麼久,是時候讓他們感受一下,什麼叫做絕望。

“是!”

將士應了一聲,再次折返到船艙內,傳達命令。

“快!快!再快一點,馬上就要到了!”

倉木勒完全冇感到死神即將降臨,還興奮的催促。

“轟……”

在秦軍戰船的另外一麵,突然響起巨大的轟鳴聲,震驚了那群海盜。

“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?”

倉木勒被這巨大的轟鳴聲嚇了一跳,趕緊四處張望。

可轟鳴聲的方向在大秦戰船的另外一端,被巨大的戰船擋住,根本看不到那邊的情況!

可根據他多年刀口舔血的經驗來看,他們應該是中計了。

這巨大的爆炸聲絕對不會是憑空而降!

“砰……”

然而,下一個轟鳴聲就在他的身邊響起,他也親眼目睹了自己手下的船隻被轟上天,而後支離破碎的場麵。

為了將秦軍主帥拿下,他特意下令采用前後包抄的方法,迅速的靠近了秦軍的戰船,想要趁著秦軍冇反應過來之時,將其主帥拿下。

殊不知,這一舉動正中秦軍下懷。

炮兵甚至都不用怎麼瞄準,便能正中目標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