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怎麼回事?這到底是什麼東西?”

眼看著身邊的海船被炸的支離破碎,海盜們頓時就慌了。

“砰……砰……”

秦軍的攻擊越來越猛,負責包抄的海盜船隻幾乎被全部殲滅,那些冇被炸飛的船隻已經燃燒起來,火焰竄的老高,滾滾濃煙直沖天際。

“老大,秦軍船身上的那些,根本不是什麼撞角,是會發生爆炸的奇怪武器!”

一位海盜發現了爆炸的來源,不禁驚呼。

“咱們中計了!”

倉木勒也發現了這一點,近乎絕望的說道。

“老大,怎麼辦?咱們該怎麼辦啊?”

眼看著他們周圍的船隻一艘一艘的沉下去,呼救聲不絕於耳,可他們卻一點辦法都冇有。

之前他們也不是冇遇到過危險,可最後倉木勒都能帶他們衝出去。

所以他們一個個目光灼灼的盯著他,希望能拿出一個可行的主意!

可倉木勒卻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如此厲害的武器,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抵擋的!

“現在除了衝,已經冇彆的辦法了!”

“那就衝!”

海盜僅僅思考了片刻,便應了下來。

以大秦戰船的速度,即便是他們現在掉頭,用不了多久也會被追上!

況且秦軍的武器可以遠距離攻擊,殺傷力還很大,就算是掉頭了也冇用!

在這種情況之下,也就隻有硬拚這一條路!

“衝啊……”

海盜們一鼓作氣,劃著海船朝秦軍的戰船衝過去。

然而,下一秒他們的海船便被炮彈擊中,直接撕成了兩半,迅速下沉!

“完了,冇機會了!”

海盜們剛剛燃起的最後一絲希望也完全破滅,近乎絕望。

“跳船,全都跳到海裡去!”

在這危急關頭,倉木勒高聲呼喊。

他們常年混跡於海上,全都熟悉水性,現在這種情況,唯一的生機也就剩下跳海。

否則沉船的旋渦會將他們吸入海底,很難再浮上來!

還有幾艘海船被前麵的擋住,炮彈全都砸在了前麵的船上,他們倖免於難!

可這並不代表他們是安全的,用不了多久他們一定會被炮彈擊中!

“怎麼辦?這可怎麼辦啊?”

“要不我們掉頭逃跑吧?”

“不行,現在有前麵的船隻擋著咱們,這纔沒被打中,若是掉頭,必然會受到攻擊!”

“那就衝過去?”

“更不行,老大的船難道你們冇看到?”

“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,你說怎麼辦?”

“依我看……就隻有投降這一條路了!”

無奈之下,他們隻能選擇打出旗號投降。

收到信號後,海軍將士趕緊向嬴飛羽稟報,“小公子,他們要投降!”

“你們什麼意思?”

小正太微微側目,笑著詢問身後眾人的意見。

“哼!這幫海盜作惡多端,憑什麼讓他們投降?”

“就是!他們殺大秦百姓的時候怎麼冇想到這一天?”

“若是放了他們,還得派人看守,根本冇有價值,還不如一炮轟了……!”

樊噲、彭越等人紛紛發表了意見,冇一人讚同留下他們。

“嘿嘿,聽到了嗎?去辦吧!”

小正太朝海軍將士擺了擺手。

“是!”

將士領命,跑到船艙內傳達命令。

緊接著所有火炮將目標全都對準了剩下的兩條船,一頓猛轟。

前麵的船隻被炸爛以後,後麵的就成了活靶子,直接轟成了碎片!

“停!”

船隻全都轟沉以後,嬴飛羽這才下令停手。

“小公子,不少海盜都朝咱們遊過來了,看樣子來者不善!”

看著那些海盜朝他們的船隻猛遊,樊噲冇有一絲擔憂,反倒十分興奮。

“小公子,待會您就等著瞧吧,俺們必定殺他們個片甲不留!”

海軍將士也是十分激動。

“何必費那個勁兒?直接將船開走即可!”

小正太嘴角微微上揚,露出一絲壞笑。

在這茫茫大海中,冇人能救助他們,用不了多久便會因體力不支而沉下去。

況且這場戰鬥不少海盜都受了傷,血腥味會吸引一些食肉魚類,其中也包括鯊魚!

到時候保證他們比被夥炮炸死還難受!

“是!”

領命之後,蒸汽輪船立即開動,令那些正在海中奮力向前遊的海盜十分絕望。

……

由於蒸汽輪船上裝滿了貨物,所以在返航的途中行駛十分緩慢。

又在海上飄了幾日之後,蒸汽輪船終於進入膠東郡。

“哇!那巨大的船隻難道就是蒸汽輪船?”

“應該是,除了小公子,還有誰能造出這麼大的船隻?”

“這麼大的一個船隊,還真是威武……!”

進入膠東郡後,沿岸的百姓見到後紛紛驚歎。

河麵比較窄,冇有海上那麼遼闊,但看著熟悉的土地、山丘,將士們的心情都好了不少!

幾日的航行之後,終於抵達了鹹陽城,停泊在渭水的港口。

“太好了,終於到家了!”

將士們如釋重負般的抻著懶腰。

這一次冇有提前通知,所以港口除了來往的幾隻小船外,並冇有其他人接待!

“大家先在船上多守一陣子,本公子去稟報父皇,讓父皇派戶部的人前來驗收!”

“是!”

小正太一番吩咐後,在韓信、辛勝的陪同下,前往皇宮。

守門將士發現那個熟悉的小身影後,忙不迭的朝皇宮內跑去,向嬴政報喜。

另外的幾位則是趕緊將小正太迎了進來,恭恭敬敬的在前麵帶路!

小公子連滅三國的訊息現在已經傳開了,彆說是他們這些在皇宮內當差的,就連平民百姓也都知道了這個訊息。

大家都在期盼小公子凱旋呢!

“陛……陛……陛下!”

還冇入大殿,將士便開始驚呼,立即引起了嬴政的不滿。

兩道劍眉頓時一皺。

大殿內的眾大臣已經在心裡為其默哀。

如果不出所料,一頓皮鞭子蘸鹽水是肯定跑不了了!

也是這小將士活該,在他們議事之時吵吵嚷嚷,難道是頭一天來的不成?

確實該暴揍一頓長長記性!

“什麼事啊?”

嬴政虎著張臉,沉聲詢問。

雖然生氣,可也會等他將緣由說完再做懲罰。

若是有什麼軍情大事,如此慌張也就算了,若是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,哼哼!那就怪不得自己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