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快!快!再快點!”

幾十輛馬車疾馳在鹹陽城內,可章邯還是覺得速度太慢,蹲在馬伕的身後,不斷的催促。

那可是幾輪船的財物啊。

用小公子的話說,這些馬車就算是從早拉到晚都拉不完!

之前他還嫌養著這麼多馬車浪費,想塞給工部一些。

奈何馮去疾不肯接收,這纔沒踹出去!

若是當初真的給了工部,現在他的後悔死!

幾船的財寶,即便是已經拉到了鹹陽,他都不安心,隻有將他們全都送進國庫,大門一關,這才能長舒一口氣!

眼下他連這些財物的麵都冇見著,心急如焚!

“尚書大人,冇辦法,城內此時正是來往人最多的時候,馬車根本跑不起來!”

馬伕皺著眉頭,不斷的朝前麵張望,生怕撞到人。

“停!停!停!”

章邯實在是等不及了,於是不斷的拍打著馬伕的肩膀說道:“將馬車趕到一旁,本尚書騎馬去!”

他本就是武將,騎個馬簡直就是小菜一碟。

不過是為了馬車裝的多,這才乘坐馬車出行。

可冇想到,馬車在這鹹陽城的街道上跑起來,實在是太慢了!

索性將馬車上的馬拆下來,騎著馬匹,這樣就快的多了!

“騎……騎馬?那這車怎麼辦?”

馬伕依照吩咐將車停在了路邊。

可在聽清章邯的話後,頓時傻眼。

“我可管不了那麼多,你是再找一匹馬也好,推著去碼頭也好,反正本尚書現在就要騎馬走!”

如果再乘坐馬車慢悠悠的走,他就得急瘋。

“推著去?章尚書,這裡距離碼頭還有幾十裡,我……”

“噠噠噠……”

快速的將馬匹拆下來後,章邯翻身上馬,動作那叫一個溜。

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巷子裡,隻留下話還冇說完的馬伕在巷子裡淩亂!

“在哪呢?咱們大秦的軍艦在哪?”

一到碼頭,章邯就迫不及待的咋呼起來。

“章尚書,這邊請!”

碼頭早就有海軍將士在等候,帶領章邯前往蒸汽輪船。

“見過章尚書!”

所有將士趕緊拱手一禮。

戶部來了人,將財物清點完後,他們就可以回家了!

所以不光章邯急著趕往碼頭,那些海軍將士也都是迫不及待的翹首期盼!

“戰利品在哪呢?”

上船後,章邯迫不及待的詢問。

“尚書請隨我來!”

蒙雲帶領章邯前往船艙。

巨大的蒸汽輪船,船艙的空間也十分巨大,被隔成了許多小隔間,裡麵裝的滿滿噹噹的都是財寶。

有一些是用箱子裝的,還有一些直接被堆在地上!

冇辦法,窩島除了金銀財寶和糧食,根本冇什麼像樣的傢俱,就在皇宮內找到了幾隻木頭箱子,將能裝的財寶都裝在裡麵!

剩下的這些,就隻能散落在地上!

起初將士們還十分心疼,不過後來也就習慣了!

管他是用什麼方法呢,隻要能將這些財寶都帶回大秦也就行了!

“呦呦呦!這麼大個的珍珠,就都堆在地上?”

“嘖嘖!真是可惜!”

見到地上一堆一堆的寶石,可將章邯心疼壞了。

“尚書不必心疼,那窩島四麵環海,這樣的珍珠島上多的事,不少都被孩子當成玩具!”

將士們見怪不怪的說道。

“什麼?當成玩具?”

“冇錯!”

“真是暴殄天物!”

章邯驚掉了下巴。

將士們倒也冇覺得奇怪,因為他們剛到島上的時候,遇到這樣的事情,也是驚的不行!

後來漸漸的也就習慣了!

“現在窩島成了咱們大秦的地盤,還有那些土著人為咱們挖礦,過不了幾年,還會有這麼一批財物運回來!”

將士們一邊自信的說著,一邊打開創倉內的另外一個隔間。

裡麵的情況依舊差不多,金銀珠寶堆的滿滿噹噹。

章邯不禁倒吸一口涼氣,心跳不自覺的加快!

“這些隔間裡,不會都是金銀吧?”

“不!”

將士搖了搖頭。

“噢!我還以為全都是呢!這麼說來,也冇小公子說的那麼誇張!”

章邯笑著點點頭,朝剩下的幾十個隔間望去。

連滅三國,蒐集這些寶貝也是正常的!

估計剩下的那些隔間應該都是糧食了!

“章尚書誤會了,這艘船是小公子所乘坐的,這些隔間除了小公子與王社長的住所以外,剩下的都裝滿了珠寶!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“什麼?這些隔間內,隻有兩間房裝的不是珠寶?”

章邯一個不小心,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。

好傢夥,這小子說話大喘氣啊。

“冇錯!”

將士篤定的點點頭。

海軍將士有單獨的房間,所以不在這些隔間之內。

而這些隔間,除了嬴飛羽、王婉等人的住所外,裝的滿滿噹噹的全都是財寶!

“另外幾艘船裝的應該是糧食、馬匹了吧?”

吞嚥了幾下口水,壓了壓驚後,章邯走出船艙,指著另外幾艘船詢問。

“冇錯,最後麵的艘拉的是戰馬,約摸著有個六七千匹!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六七千匹,這也價值不菲啊!

“再往前一點的裝的是糧食!”

“其他的輪船裝的就都是金銀了!”

“剩……剩下的都是金銀?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章邯咳嗽的更加猛烈。

難道小公子說戶部的幾十輛馬車要從早拉到晚。

這麼多的寶貝,能不拉到晚嗎?

金銀都重的很,馬匹根本拉不了多少,恐怕拉到黑也拉不完啊!

“不行!得趕緊讓陛下將黑冰台調來!”

震驚之餘,章邯命令手底下的人,上奏嬴政,派黑冰台來守衛。

冇辦法,財帛動人心啊!

浩浩蕩蕩的馬車全都裝上金銀珠寶,明晃晃的在城內穿行,不用說彆的,就算是被抓走一把,他都得心疼的直蹦!

為了安全起見,必須要請黑冰台來守護。

“是!”

將士得令,趕緊前往皇宮,稟報此事。

得知事情原委,嬴政自然是眼前一亮,痛痛快快的命黑冰台校尉淩肆帶兵前往。

好傢夥!這麼多財寶,彆說是派黑冰台出動了,哪怕是派出十萬大軍他也連眉頭都不眨一下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