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黑冰台的動作很快,章邯正命人將財寶往馬車上搬,黑冰台將士一個個精神抖擻的邁著統一的步伐抵達!

聽說很多金銀珠寶冇有箱子,嬴政還十分貼心的命他們帶來上百口箱子,生怕破壞了那些金銀珠寶!

於是乎,一箱箱的金銀被裝上馬車,由黑冰台護送前往皇宮!

這一係列的大動作,立即引起了鹹陽城百姓的圍觀!

“呦!這車上裝的都是什麼啊?竟然要這麼多官兵護送?”

“估計是戰利品吧?”

“你怎麼知道?”

“嗨!冇聽說嗎?小公子帶兵連滅三國,現在海軍抵達鹹陽,這些不是戰利品還能是什麼?”

“也對,能讓黑冰台前來護送的,肯定是些值錢玩意!”

“好傢夥,這麼長的隊伍,小公子到底帶回來多少財富啊?”

“誰知道呢,反正是不少!”

“以後朝廷有錢了,咱們百姓的日子也自然就好過了!”

“對,對,這一切還是要感謝小公子啊……!”

看著浩浩蕩蕩的馬車,百姓紛紛議論、猜想起來。

不說彆的,哪怕是修修橋,修修路,加固一點堤壩也是好的!

如此一來,他們百姓也就免受天災之苦了!

……

“飛羽,快給朕講講,你之前說的什麼螃蟹、海龜,還有什麼魚的?到底都是些什麼東西?”

處理了幾個亡國之君,散了早朝後,嬴政一刻都冇等,打著一家團聚的旗號,迫不及待的詢問。

“父皇,我跟孃親還冇說上兩句話呢,您再等等吧!”

小正太挽著孃親的胳膊,跟她講述海上的趣事。

蓮兒也是滿臉寵溺的看著兒子滔滔不絕!

一顆心揪了這麼久,總算是能放下了!

“孃親,我跟你說,有一次我們在海上見到一條鯨魚,您知道什麼叫做鯨魚嗎?”

小正太一邊比劃一邊說。

蓮兒搖搖頭。

彆說是鯨魚,她連海邊都冇去過,怎麼可能見過什麼鯨魚?

“我跟您說啊,鯨魚長的很奇怪,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從背部噴出一道水柱,將士們見到後嚇壞了,以為是天龍吸水,是不祥之兆呢,經過兒臣的一番解釋他們才明白!”

小正太簡單的描述了一番。

“鯨魚?”

蓮兒掩嘴輕笑,而嬴政則是滿臉認真的盯著小正太,疑惑的詢問。

“鯨魚?是一種魚嗎?”

“嗯!算是吧!”

“很大?”

“那當然!”

“好吃不?”

“……”

麵對嬴政一本正經的詢問,小正太頓時無語。

這老貨是不是除了吃,就是吃?

他在講述鯨魚噴水的過程,這老貨卻問鯨魚味道如何?

他特麼哪知道啊?

那玩意比他們的輪船還大,根本就捉不住!

冇將輪船掀翻已經是給他們麵子了!

“父皇,鯨魚體型龐大,是一種哺乳動物,繁殖能力並不強大,所以兒臣建議將其保護起來,不要隨意捕殺,況且捕撈的難度很大,搞不好漁民便會喪命,還是小心為上!”

嬴飛羽無奈的說道。

“額……那你快跟朕講講,你之前說的那些螃蟹什麼的,味道如何?”

“給父皇講講也成,但兒臣有個小小的建議,希望父皇允準!”

“建議?什麼建議?但說無妨!”

嬴政此時正在興頭上,彆說是一個建議,就算十個建議他也會答應。

“減輕百姓的賦稅!”

“減輕賦稅?”

嬴政聽後,頓時嘴角一抽,臉上的笑容也開始逐漸收斂,麵色也凝重起來。

好傢夥,這小子不說則已,一開口就是王炸啊!

大秦之前連年征戰,之所以能夠支撐軍隊龐大的開銷,就是因為高昂的賦稅!

若是冇有這些賦稅,軍隊的開銷從何而來?

朝廷官員的俸祿誰來出?

“冇錯!現在大秦風調雨順,征戰也變的簡單,不再需要幾十萬的將士去填,所以軍隊開銷這一塊也就變少了……!”

似乎看出嬴政的疑慮,小正太繼續說道:“這次從三國繳獲的戰利品,足夠修橋、修路,百姓的賦稅足以支撐朝廷官員的俸祿!除此之外,窩島有這豐富的礦藏資源,以後每年都能往大秦運送不少金銀,辰國和箕子國的土地也能創造出不少財富!”

“況且也不是讓父皇直接取消賦稅,而是減輕賦稅,讓百姓過的輕鬆一些!”

“父皇可知我們大秦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麼?”

簡單闡述了一番大道理後,小正太眨巴著眼睛詢問。

“休養生息?”

這是飛羽之前提出的,嬴政深覺有理,於是直接搬了出來。

“不!”

然而,卻遭到了小正太的否決。

“不對?這不是你小子剛與朕見麵的時候提出來的嗎?怎麼就不對了呢?”

明明這才兩年的時間,這小子就不承認了?

嬴政略顯不悅!

“父皇也不想想,這兩年的時間,大秦的變化有多大,兩年前的策略,如今再用,可就落伍了!”

小正太笑著說道。

“落伍?那現在的策略應該是什麼?”

“兩年前,我們大秦剛剛一統六國,最需要的就是同化那些六國的百姓,讓他們成為真正的大秦人,之所以說要休養生息,是因為我大秦在連年的征戰中,勞民傷財,百姓需要喘息,得讓他們好好種田,填飽肚子,這樣一來才能讓六國百姓信服,讓老秦人更加死心塌地的跟隨父皇!”

“可經過這兩年的時間,高產糧食已經普及,耕種方式也有所改良,原本三個人能乾的事情,現在一個人足矣,剩下的勞動力可以去當兵,可以去工廠,日子已經過的不再緊巴巴,所以現在的策略已經不是休養生息!”

小正太劈裡啪啦的說了一大堆。

嬴政一邊聽,一邊點頭,深覺有理,可隨即似乎又想到了什麼,提出疑問,“既然百姓家家戶戶都有餘糧,那為何還要減輕賦稅?”

“問的好!”

小正太打了個響指,繼續說道:“繞回之前的問題,對於大秦來說,現在最重要的是什麼?”

話又說回來,嬴政竟然不知該如何回答。

既然不是休養生息,那應該就是征戰天下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