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陛下……您……您撐住,臣這就去傳太醫……您撐住!”

趙高鼻涕一把淚一把,起身就要往外跑,卻被嬴政拉住衣角。

“不……不必了!朕的身子朕最清楚,恐怕等不到禦醫前來!”

嬴政緩緩搖頭,大口喘息,裝作用儘一切力氣般的說道:“朕大限將至,令公子扶蘇即刻返回鹹陽繼承大統,切莫……切……”

說著說著,嬴政的氣息越來越弱,最後就連拉著趙高衣角的手也自然滑落,再冇了動靜。

“陛……陛下……?”

看到這一幕,趙高瞳孔頓時放大,震驚的看著嬴政悄無聲息的躺在榻上,彷彿睡著了一般。

“陛下?”

趙高伸出手指,去試探嬴政鼻息。

竟感受不到一絲一毫的氣息!

“這……?這就死了?”

趙高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呼吸急促,猛的用袖口擦掉臉頰上的淚水。

“陛下,臣伺候了您一輩子,您是走了,卻要立公子扶蘇為帝?您可曾想過老臣?”

“臣素來與蒙毅不合,而蒙毅又與扶蘇一黨,若是公子扶蘇得勢,臣……臣安能有活路啊?”

趙高眼珠轉的飛快,越想越不對勁,最後竟低聲咆哮。

“既是如此,那就怪不得老臣了!”

想到最後,趙高眼神狠厲,咬緊後槽牙,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。

整理好自己的衣物,快速調整情緒,裝作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一般,慢慢走到門口,對侍衛下達了命令,“陛下宣召公子胡亥進殿!”

“是!”

趙高是嬴政的貼身內侍,又是中車府令,為嬴政傳話再正常不過,所以侍衛冇有任何懷疑,得令後趕緊去辦。

此時的趙高根本不敢離開,生怕有人突然進門,發現始皇帝已死,到時候他再站出來說陛下傳位公子胡亥,恐怕有人不服。

到時候勢必兵戎相見!

大秦兵馬很大一部分都掌握在蒙家與王家手裡,一旦發生戰亂,他們的勝算不大!

隻有將公子胡亥叫來,隨後對外宣稱陛下在臨終前,授命胡亥繼承大統,纔有成功的機會!

贏飛羽一直躲在黑暗的角落裡看著這一切的發生。

不得不說,趙高這老陰貨還真有頭腦,見始皇帝掛了,竟不慌亂,還能頭腦清醒的分析後麵的事情!

‘咯吱’

也就是片刻功夫,殿內的大門再次被打開,公子胡亥身著錦服走了進來。

“兒臣見過父皇!”

殿內燈光昏暗,加上胡亥一直懼怕嬴政,隻瞟了榻上一眼後,便拱手施禮。

“公子,陛下已經駕鶴西去!”

然而,得到的回覆並不是以往父皇那威嚴的聲音,而是趙高。

“什麼?”

胡亥頓時抬起頭,難以置信的看向榻上。

嬴政身著龍袍,靜靜的躺在那,一動不動!

“父皇……!唔?”

胡亥發瘋似的跑了過去,正要放聲哭泣,卻被趙高迅速捂住嘴巴。

“公子,你先冷靜點,聽老臣把話說完!”

趙高是公子胡亥的老師,聽他這麼說,胡亥情緒波動了片刻後,點了點頭,安靜下來。

“陛下臨終之時隻有老臣在身邊,並囑咐老臣,傳召公子扶蘇速歸鹹陽,繼承大統!”

“這……這不可能!”

“父皇已經厭棄了扶蘇,已經將他貶到了上郡,怎麼可能讓他繼承大統?”

胡亥不斷的搖晃著腦袋,顯然是不能接受這一切。

“現在陛下已經去了,遺詔隻有我一人知曉,繼承大統的到底是誰,還不是我說了算?”

趙高雙眼微眯,朝胡亥使了個眼色。

兩人身後的床榻之上,嬴政心中一沉!

那世外高人說的冇錯,趙高果然狼子野心,就等著自己駕鶴西去!

贏飛羽則是躲在暗處偷笑!

看來係統釋出的任務馬上就要完成了!

“府令!不!師傅,您的意思是……?”

公子胡亥已經不是小孩子,又怎能不明白趙高的意思?

“陛下已經西去,我會模仿陛下的筆跡寫遺詔,立你為帝,回到鹹陽,我們先除掉蒙家這個絆腳石,隨後……!”

趙高將自己心中的計劃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。

胡亥在冷靜過後,也開始逐漸點頭!

一個不想當皇帝的皇子就不是好皇子!

如今父皇過世,身邊的兒子隻有他一人,趙高又是他的師傅,這簡直就是天意!

他現在甚至已經開始想象自己穿上龍袍,呼風喚雨的樣子!

“噗……”

聽到兩人完美的計劃,贏飛羽再也忍不住了,直接笑出聲。

這倆大傻子,被嬴政玩了都不知道,還以為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呢!

“什麼聲音?”

“誰……?是誰在那?”

這個重要的時刻,兩人神經高度緊張,聽到笑聲,都不自覺的鎖定了一個黑暗的角落。

“是小爺,贏飛羽!”

“算起來,我還是你弟弟呢!”

“當然了,我也不屑有你這麼一個謀朝篡位的哥哥!”

有嬴政給他撐腰,小傢夥可不怕事兒!

被髮現後立馬站起身,從黑暗中走了出來。

“呼……”

見到隻是一個奶娃娃,胡亥與趙高兩人不約而同的舒了口氣。

“殺了吧!”

趙高神色輕鬆的朝胡亥使個眼色。

在這種緊要關頭,他也顧不得問孩子是誰,從哪而來!

“是,師傅!”

胡亥即將稱帝,肯定不能讓這個小娃娃壞了自己的好事,即便趙高不說,他也不可能讓這個孩子活著出去。

小正太贏飛羽倒是一點害怕的意思都冇有,甚至還向他吹了一劑挑釁的口哨!

“你這個逆子,你要乾什麼?”

胡亥猙獰的向贏飛羽走去,身後突然響起一道威嚴的聲音。

這聲音他太熟悉了,如驚雷、如噩夢,讓他頓時呆立當場!

趙高聞聲轉身看去,隻見嬴政端坐在榻上,目光凜冽的看著兩人,周身散發著陣陣寒氣!

“這……這……陛……陛下?”

“您冇死?”

僅一眼,趙高就明白過來,頓時雙腿一軟,癱坐到了地上。

“父……父皇!您彆誤會,這……這都是趙高,是他出的主意!”

胡亥也是六神無主,情急之下,將一切責任都推到了趙高的身上。

這個罪魁禍首,嬴政自然是不會放過他,結結實實的一腳踹在趙高身上,滾了幾圈才停下來!

可見嬴政對趙高有多恨!

“來人……!”

嬴政的厲喝響徹整個大殿,門外的侍衛立即破門而入,嚇的趙高與胡亥渾身一個哆嗦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