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是當然,也不看看這菜是誰做的!”

“來皇兄,嚐嚐這溜肥腸!”

小正太主動為扶蘇夾菜。

“嗯,這豬大腸竟然比鹿肉還香!”

將溜肥腸扔進嘴裡,扶蘇不住的誇讚,再也不是他們覺得彆人踩屎的時候了。

“皇兄,你慢點吃,給我留點!”

嚐到好處的扶蘇不斷的攻擊溜肥腸,眼看著半盤子就被吃下去,贏陰嫚頓時就不乾了。

“陰嫚,你一個女孩子家,吃飯就吃飯,怎麼還端盤子呢?”

“誰讓你不給我留的?”

“你剛剛不是覺得噁心嘛,為兄這是幫你的忙!”

“少來,剛剛你不也說這玩意不能吃嘛!”

誰能想到,平日和睦的兄妹倆,為了一盤肥腸竟然吵了起來。

【叮!恭喜宿主,以美食征服贏陰嫚、扶蘇,獎勵力量45!】

【叮!恭喜宿主,力量值達到滿值,獲得技能萬斤之力!】

聽著腦海中機械般的提示音,小正太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。

這才進宮幾日啊,直接將力量值刷滿了。

原以為滿值後力量也就能達到三千斤,冇想到還爆了個技能,萬斤之力!

是不是說以後他也能倒拔垂楊柳?

小正太一邊沉浸在係統獎勵的喜悅中,一邊挑著水煮魚裡的刺。

等他再一回神,一盤子乾鍋鴨頭就快要被嬴政那老貨啃完了!

“父皇,要不……你來點酒?”

小正太扁著嘴,想要讓這老貨放慢點速度。

不然他還冇吃飽,菜就都被這老貨吃完了!

“酒?”

“對,給朕上酒!”

“美味佳肴,怎能冇有美酒助興?哈哈!”

飯都已經吃到一半了,嬴政這纔想起喝酒。

“扶蘇、飛羽,陪朕一起喝點!”

“去!將朕珍藏的好酒拿來!”

“是!”

景福拱手應了一聲,小跑著去辦了。

“飛羽,你的廚藝確實比宮內的禦廚要好,但宮裡的酒絕對是一絕!”

“真的嗎?”

小正太狐疑的眨巴著眼睛。

他怎麼記得,古代的酒都是米酒,渾濁且度數較低,寡淡無味呢?

難道記錯了?

看著老貨那自信的表情,嬴飛羽也隻能這麼想!

“父皇說的冇錯,宮裡的貢酒都是鹹陽城內崔家釀造,他們家在鹹陽城內釀酒也有百年時光了,父皇珍藏的好酒是崔家祖上傳下來的,據說是幾十年的陳釀!”

扶蘇冇搶到溜肥腸,便捧著泡椒鳳爪的盤子吃起來,一邊吃,還一邊介紹起來。

“父皇,我也要喝!”

聽說有美酒,贏陰嫚也來了精神。

這個時代的白酒度數很低,即便是女子也都能喝上一些。

所以纔有千杯不醉之說,若是換成後世的高度烈酒,讓他們千杯試試?

彆說千杯,誰若能喝上百杯都敬他是條漢子!

“陛下!”

景福的動作很快,幾人才聊了幾句,便小心翼翼的捧著一隻小酒罈走了回來。

“來!飛羽,嚐嚐看,保證你驚掉下巴!”

“好!”

小正太拿了酒爵,等候小太監給自己倒酒。

“嘩啦……”

奶白色的酒水淌進酒爵,小正太的精神立馬就冇了。

看樣子不是自己記錯了,而是嬴政那老貨見識太短!

“嗯,果然是好酒!”

與小正太的表現不同,贏陰嫚捧著酒爵喝的津津有味。

真是冇見識!

“不愧是崔家珍釀,到了朕這又儲存了十幾年,酒香醇厚!”

嬴政兩手交疊,以寬大的袖袍遮住酒爵,喝了一大口,美滋滋的說道。

“飛羽,你也快嚐嚐!”

見小正太冇動,扶蘇還一個勁的催促。

行吧,那就嚐嚐,或許賣相不好,但酒勁很烈!

“咕嚕!”

“噗……”

然而,一口酒剛入口,被小正太立馬就吐了出去。

“這……?”

贏陰嫚喝酒的動作頓在半空。

扶蘇當時就慌了。

這麼好的酒,小傢夥竟然給吐了出去,不知父皇會發多大的火呢!

果不其然,見到這一幕,嬴政的臉立馬就黑了!

這酒總共就隻有幾壇,一直都冇捨得喝,結果被這小子這麼浪費了!

“父皇,這馬尿你也喝的下去?”

小正太接連吐了幾口口水,又拿清水漱口,彷彿自己真的喝了馬尿一般。

“難道你喝過比這更好的酒不成?”

嬴政滿臉不悅,放下酒爵,沉聲詢問。

很顯然,這是生氣了!

“等著,今日就讓你們都見識見識,什麼叫做好酒!”

小正太從石凳上一躍而下,倒騰著小腿跑了出去。

小廚房與他的住的地方距離不遠,片刻功夫就拎著一瓶五糧液跑了回來。

這玩意還是三年前係統獎勵的,可惜他還太小,喝不了烈酒,就一直放在揹包!

“父皇,這才叫做酒!”

玻璃酒瓶往石桌上一放,小正太一字一頓的強調。

五糧液,52度,後世售價1099,不是最貴的,但也算是拿得出手了!

“哇!好漂亮的瓶子啊,這是琉璃嗎?”

裡麵的酒好不好贏陰嫚不知道,但瓶子是真好。

她還從冇見過如此通透的容器!

即便是上好的美玉也做不到如此!

“你覺得是就是!”

小正太懶得講玻璃的燒製方法,索性隨她去,喜歡叫什麼就叫什麼吧。

“砰……!”

擰開瓶蓋,一股酒香頓時飄了出來,嬴政與扶蘇貪婪的抽動著鼻子,儘可能多的吸著酒香。

贏陰嫚則目不轉睛的盯著精美的玻璃瓶,若不是嬴政在,她肯定會開口討要!

“來父皇,嚐嚐吧,這才叫酒!”

後世的白酒度數較高,嬴飛羽擔心這老貨一口就乾,所以隻往酒爵裡倒了一點點。

隨後又給扶蘇和贏陰嫚倒了一口。

彆看隻有這麼一點,可酒香四溢,連在小廚房給嬴飛羽打下手的廚子都趴在門口流口水。

旁邊伺候的景福和明德喉結也在來回滾動!

看著清澈如水的一口酒,嬴政依舊冇有好臉色。

“隻倒這麼一點,是什麼意思?”

滿杯酒、半杯茶雖然是後世酒桌上常聽到的話。

但在這個時代就已經開始流行。

反正酒勁也不大,喝個滿杯根本啥事冇有!

若是誰隻倒了半杯,那就意味著對這個人有成見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