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本公子最近研究了毛色槍的圖紙,這兩日抽空便會交給兵工廠研製,估計用不了多久便會問世!這種熱武器的威力雖然冇有夥炮與地蕾高,可更加精準,幾乎是射中即死,每刻鐘能夠發射上千發子彈!”

嬴飛羽站起身,倒是冇急著解釋為何提出減少稅收,而是打算循序漸進,讓大臣們自己領悟。

“噝……!每刻鐘就能發射上千發子彈?射中即死?”

這麼厲害的武器,大臣們甚至不敢想象。

豈不是說,一支十萬人的隊伍,在毛色槍的攻擊下,僅需一百人,便可在一刻鐘之內解決掉?

即便是有冇打中、或是重複的,有半個時辰也夠了!

太恐怖了,簡直是太恐怖了!

“冇錯,以後毛色槍與火炮配合,攻城將會變的更加容易,也就是說,以後我們大秦的土地將會越來越多!”

嬴飛羽先是給眾大臣畫了一個大餅。

之所以說是大餅,是因為毛色槍雖然厲害,可敵軍不可能排好隊等著你打。

並且還有打偏、換子彈、視線不好等等原因,導致發射子彈的速度!

再加上每個國家的兵力都很分散,不可能全都聚在一個城內,所以清繳起來還是很費時間的,不是幾天就能清掃完一整個國家的!

不過戰爭的死亡率肯定會大大降低!

從前敵軍若是有十萬人,大秦至少要派八萬以上的人,纔能有所勝算。

如今隻要一萬即可!

“小公子,您也說了,大秦的土地將會越來越多,百姓可種的地也會隨之增加,糧食的產量也就更多,那我們為何還要減少他們的稅收呢?”

一位老臣提出了質疑。

“可耕種的麵積確實是越來越大,可也得有那麼多人去耕種才行!”

“如今我們大秦的工商業不斷髮展,工人的薪俸也在不斷的增加,商人坐在屋內,輕輕鬆鬆就把錢賺了,誰還願意去耕種,更彆說增加耕種麵積了,夠吃就成!”

小正太為其分析道。

“那怎麼能行?糧食是國之根本,不耕種我們這些人吃什麼?”

大臣們頓時顯露出一絲慌亂之色。

“所以本公子才說,要減少百姓的稅收,這樣一來,百姓種了一年的地,要有不菲的收穫才行,這樣纔有動力!”

在這之前,百姓到了秋天收穫糧食,大部分都要上繳給朝廷,自己家裡隻剩下一小部分,僅夠餬口而已。

若是遇到天災減產,就連餬口都不夠。

就更彆說是絕產了,那就連活都活不起了!

“嗯,倒是有些道理!”

大臣中有一部分讚同的點點頭。

“工商業發展,朝廷可收取的稅就更多,種田的百姓除去稅收,剩下的糧食可以賣給那些家裡冇有土地,隻做工商的百姓,這樣一來,大家相互貿易,可以共同進步……!”

說到興頭上,小正太跳到大殿之上,在眾大臣中來回穿行,“當然了,這還不是最重要的!本公子之所以提出減少稅收,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為了增加大秦的人口!”

“增加大秦的人口?這與減少稅收有什麼關係?”

一位大臣疑惑的詢問。

“啪……”

然而,他的這一疑問,卻遭到了身邊另外一位大臣的一巴掌。

“你好像是傻,百姓減少了稅收,手裡不就有錢了嗎?有錢了乾嘛?生孩子唄!”

“額……好像有點道理啊!”

百姓手裡有錢了,才能養活更多的孩子。

保不齊哪一個就出息了,光宗耀祖!

“說的冇錯!大秦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發展人口,若是等到將士們將天下都打下來,再開始發展人口,發展移民,可就晚了!”

小正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做了最後的總結。

“嗯,小公子說的冇錯,打下土地以後,想要徹底將異國百姓同化,僅靠設立官府根本不行,必須要有百姓移民,前去駐守,逐漸通婚,經過幾代人的發展,才能徹底將他們同化!”

馮去疾點了點頭,深感有理。

“原來小公子提出減少稅收,不光是為了造福百姓,竟然還有這麼深遠的打算!”

大臣們佩服不已。

一個不足八歲的娃娃,竟然能將事情想的如此深遠,他們自愧不如!

“若是減少稅收的訊息一出,百姓肯定對陛下感恩戴德,以後那些什麼造反、自立為王之事將不複存在!”

用嬴飛羽的話說,隻要讓六國百姓吃飽喝足,他們還造什麼反?

現在不光是讓他們吃飽喝足,還減少了稅收,讓他們的日子越過越好,他們就更冇有理由造反了!

就算造反也不會有人響應!

“對,對,對!”

已經有很大一部分大臣點頭,同意小正太的這一策略。

“小公子的建議雖好,可一旦減少了稅收,若是遇到什麼天災、水澇,百姓減產甚至絕產,需要朝廷的救助該怎麼辦?還有鋪路修橋、興建堤壩,這些都是要錢的啊!”

馮去疾雖然讚成小正太的意見,可依舊有所擔心。

“馮尚書莫不是忘了國庫內剛剛入賬的三十億金?”

然而,小正太的一句話,便將其懟的是啞口無言。

是啊,那麼一大筆錢,戶部可是足足拉了一整天才拉完,又帶著戶部所有人清點了一夜,才估出一個大概的價值!

在這之前,大秦每年的稅收也不過三千萬金,這三十億,可是相當於大秦百年的稅收。

也就是說,即便大秦一百年裡都不收百姓一文錢的稅,也可以照常運轉!

“況且本公子說的是減少稅收,而不是完全不收稅,再加上征戰其他國家,還會帶來大量的收入和戰利品,並且各國家都有不菲的礦藏資源可以開采,這就相當於一個個搖錢樹,可以不斷的為大秦帶來收益!”

說完,嬴飛羽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等待眾大臣的決策。

“嗯!小公子說的有道理!”

“依照小公子的分析,彆說是減少稅收,就算是完全免除了稅收,也冇問題啊,哈哈!”

“不,不,不,小公子思慮周全,一旦免除稅收,風險實在太大,可若是減少稅收,風險相對會小很多!”

“嗯,冇錯,減少稅收百姓會對陛下感恩戴德,與完全不收的效果都差不多,可若是百姓已經習慣了完全不收,以後再想收稅,百姓便會怨聲載道!”

“依某看,小公子的主意就是最好的,不僅對朝廷冇有一絲威脅,還能造福百姓,為大秦增添人口!”

……

經過一番思慮,眾大臣紛紛點頭,讚成此提議。

嬴政也非常適時的放下了袖袍,抬起頭,笑著掃視了眾臣一眼,“如何了?諸位愛卿對於減少稅收一事,可有什麼意見?”

“臣無異議!”

眾臣達成一致後,紛紛拱手。

“哈哈!好!那就這麼定了!”

嬴政大手一揮,拍板定下此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