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現在這個交通基本靠走的時代裡,彆說是普通百姓,就算是富家公子,閒著冇事也不會輕易出門!

倒不是因為盤纏,而是出門一路奔波,動輒就是十幾天,實在是太遭罪。

一旦遇到了什麼山賊搶匪,小命還不保!

誰能輕易出門旅遊?

可有了火車後,那些富家公子的心必然會躁動!

隻要是鹹陽到雁門郡之間的郡縣,都能一日即達。

不僅節省車馬、食宿的費用,還不必擔心路上有強盜悍匪搶劫!

與後世一樣,每節車廂內都會安排專門的乘務人員,保持秩序!

除此之外,還會派出一隊將士,在每個車廂來回的巡邏。

若是發現有人鬨事、搶劫,立馬就抓起來!

正愁窩島挖礦的人數不夠呢!

在小正太派人把準確的訊息帶給黃遠後,一眾工匠激動壞了!

等了這麼久,他們製造的火車總算是能夠到真正的鐵路上馳騁了!

當下分工合作,將火車的零部件運送至鐵路處!

鐵路的始發站在鹹陽城東,乘坐馬車從皇宮出發,至少要半個時辰!

下了早朝以後,嬴政帶領眾大臣,浩浩蕩蕩的前往!

小正太則是一大早便前去觀看,生怕出什麼岔子!

好在工匠們有條不紊的進行著,待嬴政到來之時,就已經裝的差不多了!

“鹹陽站!”

看著站樓上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,嬴政興奮的點點頭。

“父皇,您來了!”

“參見陛下……!”

小正太跑到嬴政身邊,其他工匠也隨之一禮。

“行了,都起來吧,不必多禮……!”

嬴政擺擺手,目光四處張望,“火車可都組裝好了?”

“陛下放心,所有工匠全部上陣,昨晚忙活了一宿,已經全部準備好了!”

黃遠點了點頭。

“好!帶朕去瞧瞧!”

“是!”

黃遠拱手一禮,帶領嬴政前往站樓內。

現在的站樓,其實就相當於後世的火車站。

由鋼筋水泥建造,牆壁粉刷的白灰,看起來十分透亮!

往裡走是候車室,一排排座椅整齊潔淨!

左側是售票廳,買了紙質車票後,在右側檢票上車!

現在雖然冇有機打的車票,但也是做了防偽的,一般人偽造不來!

嬴政攜眾大臣在站樓內轉了一圈,新奇的四處張望,時不時的詢問各處的作用!

“火車呢?朕瞧了一圈,也冇見到火車的影子!”

驚奇過後,嬴政疑惑的詢問。

來了半天,連火車的影子都冇見到呢!

“父皇,您著什麼急啊,想要乘坐火車,就要先在這邊購買車票,再經過檢票口,這才能見到火車!”

小正太瞥了他一眼,像看傻逼似的。

這老貨該不會以為,乘坐火車像賣蘋果似的,一邊上車一邊給錢吧?

“原來如此!”

嬴政頓時恍悟。

“陛下這邊請!”

黃遠朝右側走了兩步,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這裡是檢票口,隻不過現在還冇開始正式售票,從這裡穿過,就是月台,能夠見到火車與鐵軌!

此時的鐵軌隻有一條,自然是冇有後世那種巨龍交錯的壯觀感!

可對於嬴政與眾大臣來說,看著蜿蜒綿長的鐵路,既興奮又激動!

尤其是見到帶著十幾節車廂的火車,更是驚掉了下巴!

“這火車可真長啊,這得拉多少人啊?”

章邯拍打著火車的車身,感慨的說道。

之前火車進行測試的時候,就隻有一個巨大的火車頭。

而車廂是在測試成功後纔打造的,除了工匠之外,誰不知其真麵目!

“每節車廂可乘坐一百人,帶幾節車廂,就能承載幾百人!”

小正太簡單的介紹起來。

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……十,一共有十節車廂,好傢夥,一次就能帶走一千人啊!”

康安平還真的數了起來,掰著手指一算,結果著實令人震驚。

雖然之前小正太也說過,可眾人不相信啊!

現在看來,一次承載千人,真的一點問題都冇有!

“能否上去瞧瞧?”

身為千古一帝,在麵對火車的時候,竟然像個孩子一般,小心翼翼的詢問。

“當然可以!”

小正太點點頭,率先走在前麵,帶領眾人來到火車之上。

由於現在冇有那麼多複合材料,所以地板與座椅都是純木質的,光是打造這些椅子都花了不少錢!

“父皇,您現在見到的是正常票價所能買到的位置,是需要坐著的,除此之外,還能購買臥鋪,也就是躺著乘坐,不過價格要比坐票貴出一些!”

“哦?還有躺著乘坐的?”

聞聽此言,嬴政頓時眸光一亮。

“冇錯!跟我來!”

小正太跑在前麵,穿過幾節車廂後,將眾人帶到一節臥鋪車廂。

與後世差不多,隻不過都是木頭打造的,上麵鋪了鬆軟的被褥!

“我滴個乖乖,若是乘坐臥鋪出行,簡直不要太舒服啊!”

一位大臣震驚的撫摸著上麵的被褥,不禁發出了感慨。

在他們眼裡,火車一日即達,已經是快到起飛!

冇想到竟然還能躺在鬆軟的被褥裡出行!

“這樣說來,豈不是睡一覺,就能抵達雁門郡?”

連嬴政都表現出震驚。

“冇錯!”

小正太篤定的點點頭。

“如此一來,這節車廂豈不是比其他車廂承載的人數要少?”

雖然冇數,但光是看也能瞭解。

躺著需要占的位置很大,但坐著便不會,這豈不是少賣車票?

嬴飛羽自然也明白他的意思,笑著解釋,“所以兒臣剛剛已經說了,這裡的票價要稍微貴一些,大概是坐票的雙倍!”

羊毛出在羊身上,想要舒服的出行方式,那必然是錢要遭罪的!

“原來如此……!”

嬴政恍悟般點點頭,“待朕去雁門郡的時候,便要乘坐這臥鋪,哈哈!”

“做臥鋪?”

小正太翻了個白眼。

“怎麼?不行?”

“行倒是行,可父皇是一國之君,就這麼點理想嗎?就不能單獨開一個專列……?”

小正太稍微停頓了片刻,繼續說道:“父皇您想想,您是一國之君,出行必須得彰顯身份,禦膳房得有吧?專門為父皇做膳食的!禦書房得有吧?與大臣們商議國事!寢殿得有專門的一節車廂吧?放上一張碩大的床,那多舒服?”

“除此之外,再設立個娛樂車廂,麻將、撲克一擺,那多美滋滋啊……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