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知兩位國君,此次來我大秦,所為何事?”

即便將士已經透露東胡王與樓蘭王的來意,可嬴政依舊沉聲詢問。

“回大秦陛下,我東胡與大秦相鄰,一直友好相處,今特來投誠,以後我東胡願做大秦的附屬國,歲歲納貢!”

說完,東胡人紛紛施禮,以表誠心。

“陛下,我樓蘭一直傾慕大秦文化,也願做大秦附屬國,歲歲納貢!”

樓蘭女王操著一口撇嘴的漢話說道。

“哦?”

嬴政狐疑的眉頭一挑,不自覺的扭頭看向小正太。

這小子曾說過,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。

不知他是何態度?

收到嬴政的眼神,小正太主動站了出來。

“兩位國君,既然要投誠,那隻需派使臣出使即可,何必翻山越嶺,千裡迢迢的來到我大秦呢?”

按照正常來說,無論是投誠還是什麼,國君很少有親自前往的,最多派幾位大臣,談談條件也就成了!

即便是國君想親自前往,手底下的大臣也不會同意。

一旦到了大秦,直接被滅了怎麼辦?豈不是將自己國家置於危難?

“不知這位公子是……?”

東胡王雖然不知他是誰,但看他坐在皇子一列,便知其身份尊貴。

“本公子乃大秦小公子,嬴飛羽!”

小正太調皮一笑,做了自我介紹。

“你就是大秦小公子?”

兩隊異族人頓時露出詫異的表情。

東胡王的嘴裡甚至能塞下一個雞蛋!

大家都已經聽說,大秦之所以能有現在的飛速發展,就是因為這位小公子!

並且那種威力巨大的武器,也是這位小公子發明的。

在這之前,他們還以為這位傳說中的小公子怎麼也得有個二十歲左右!

可萬萬冇想到,竟然是個身高不足四尺的奶娃娃?

“你們知道本公子?”

小正太歪著腦袋詢問,白嫩的模樣實在可愛。

這更加令眾人懷疑,傳聞到底是真還是假?

“聽聞小公子天賦異稟,不僅戰力超群,還奇思妙想,造福百姓,深受百姓的愛戴……!”

東胡王處於震驚當中,為了不失禮,他身後的大臣趕緊將話茬接了過來,隨後替東胡王回答了小正太的問題,“我們大王之所以親自前來,就是為了彰顯我們的誠意!”

小正太滿意的點點頭,隨後目光落在樓蘭女王身上,“你們呢?”

“與東胡王一樣,我們也是為了彰顯誠意,所以本王親自前往,願陛下允準!”

經過翻譯的一頓解釋後,樓蘭女王嬌柔的開了口。

“原來如此!”

對於兩位異族國君的回答,嬴政也十分滿意。

看樣子他們誠意十足,不然的話不會自投羅網,帶上這麼幾十個人,就千裡迢迢的來到他大秦!

“兩位國君不遠千裡來到此地,不如先到官驛休息,待我父皇與眾大臣商議過後,再給你們答覆?”

小正太笑著開口。

“對,淩肆,你親自給兩位國王做嚮導,讓他們在鹹陽好好轉轉,待朕與眾大臣商議過後,再做定奪!!”

嬴政點點頭,沉聲下令,讓兩隊異族人摸不到頭腦。

這老貨連個表情都冇有,他們此行到底是成,還是不成啊?

“是!”

景福應了一聲,走下台階,為眾人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隨後將他們交給淩肆!

淩肆是黑冰台校尉,跟了嬴政很久,自然明白他的心意。

在詢問了兩位國王是否疲憊,得到答覆後,便帶幾人乘坐馬車去遊玩。

說是遊玩,可帶去的地方都是兵工廠、鍊鋼廠、造船廠這一類的地方,嚇的眾人一身冷汗,還得硬著頭皮跟著前行,臉色十分難看!

“陛下,要我說,直接將他們滅了得了,反正也冇幾個人,回頭臣再帶上一隊人,將他們東胡與樓蘭全都滅了!”

刑部尚書康安平,豪氣的說道。

“你想的倒是挺美,你帶一隊人將兩國都滅了?那我們呢?我們乾看著?”

“就是唄,有軍功也得大家一起分分啊,不能全讓你一人占了!”

聽了這話,還冇等嬴政開口,其他武將可就不乾了。

誰不知道現在打仗容易,幾炮轟過去,趁著敵軍還冇反應過來,直接帶兵衝進去,收割敵軍的腦袋。

軍功就如同天上的雪片一樣,不斷的朝自己飛過來!

這小子竟然要獨占?那能行嗎?

“這兩個我先去,你們等下一次,放心,大秦周邊還有不少國家呢,大家輪流,嘿嘿輪流!”

康安平十分不要臉的笑了笑,厚顏無恥的說道。

“你可拉倒吧,你是刑部尚書,你若走了,刑部的事情誰來管?這種辛苦活,還是我們來吧,我們每日除了練兵就是練兵,為的不就是給咱大秦清除障礙,擴張版圖麼!所以這一仗還是我們來吧!”

然而,其他武將根本不吃他那一套,態度堅決的說道。

“不,不,不,現在百姓的日子都越過越好,很少有人去鋌而走險,即便是有些小偷小摸,也用不著本尚書處理,我現在時間多著呢!況且現在有了夥炮與地蕾,滅他們東西兩國也用不了多久,半年之內,本尚書必定回來!”

康安平連連擺手,對東胡與樓蘭兩個國家誌在必得。

若是換做過去,他死都不敢打這樣的包票。

東胡離大秦最近,可大軍趕路,人吃馬嚼,怎麼也得月餘能到,再加上攻城掠地,一年半載能搞定算不錯的!

樓蘭雖然是小國,難度相對小一點,可大軍還要經過月氏和烏孫兩個國家,這就有難度了。

咱們說是穿過去打樓蘭,可誰信啊?

一旦放你們進來,順帶手的將他們一起收拾了怎麼辦?

所以大軍想要抵達樓蘭,一定會遭到月氏和烏孫的聯合抵抗!

不過現在就不同了,如果月氏和烏孫不同意大軍經過,那就真的將他們一起平了,就算抵抗都冇用!

之所以說半年,就是因為兩地實在太遠。

東胡可以乘坐火車到雁門郡,再由雁門郡走到東胡!

可樓蘭就費了勁了,真的要腳踏實地的往返四千裡,這就要耽擱一大半的時間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