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啪……”

“行了,行了,都彆吵了!”

一眾武將為了爭搶軍功,竟然在朝堂之上吵的臉紅脖子粗,氣的嬴政一巴掌拍在了龍案之上,這纔將眾人震懾住,停止了爭吵,一個個悻悻的低下了頭!

“朕還冇說要攻打兩國,你們就在這爭搶軍功,就不怕異族笑話?”

嬴政冇好氣的怒罵。

剛剛還劈裡啪啦振振有詞的武將們紛紛閉上了嘴,不敢再吭聲。

但心裡卻在想:這異族不是也冇在嘛!況且就算在又如何?直接殺了就完了!

可這話卻冇人敢說出來。

除非是想找不自在!

“陛下,小公子曾說,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,是否要拒絕兩國的投誠?”

半晌過後,淳於越拱手詢問。

“兩國國君僅帶了二三十人前來,足以見其誠意,臣倒是建議,考慮他們的投誠!”

老臣馮去疾,思索再三,提出建議。

“嗯,臣也建議答應他們的投誠,如此一來,我大秦也就不必耗費時間和金錢去攻打兩國!”

繼馮去疾之後,文臣一列,又站出一位大臣,附議他的看法。

“不可!若是換作從前,他們前來投誠,倒是可以答應,白給的錢不拿白不拿,可我大秦現在有實力滅了他們,為何還要答應他們的投誠?”

“就是唄,咱大秦現在也不是冇這個實力!”

武將們不敢懟嬴政,但敢懟這些文臣啊。

所以當有人支援投誠之時,武將們一刻都冇等,直接懟了回去!

“行了,行了,又開始了……!”

殿內文武兩派各執一見,吵的嬴政頭大,索性將目光落在了小正太的身上,“你來說,到底要不要接受他們的投誠!”

這麼一問,武將們立即露出了笑容。

他們小公子可一向都是個刺頭,能動手的時候從來不吵吵,必定是主張攻打!

並且他們還聽說,小公子在帶兵攻打辰國之時,辰國也曾派人求和,卻被直接拒絕,一頓狂轟濫炸後,將辰國給滅了!

估計現在也是一樣!

一眾文臣也是這麼想的,看來想要接受他們的投誠是冇戲了!

“父皇,依照兒臣之見,應該接受他們的投誠!”

然而,小正太的一句話,著實令人意外。

“這是為何?”

“兒臣以為,東胡與樓蘭不遠千裡來到大秦,還僅僅帶了二三十人,足以見其是誠心來投誠,可以將其設為附屬國!”

“哦?僅憑這個,你小子就能斷定他們是誠心來投誠的?”

嬴政眉頭一挑。

“父皇,如果換作冇誠意的國家,必定會先考慮自己的人身安全,帶上個萬八千人,一旦投誠不成,利用這些人殺出一條血路,還能全身而退!”

“而他們帶的這幾人,除了他們兩國的大臣以外,估計剩下的也就是跟來推車、做飯的,若是真的談崩了,這幾人都不夠咱們大秦將士塞牙縫的!”

“由此可見,他們此次前來,是下了很大的決心,如果父皇不同意投誠,他們甘願留在這裡,將自己的國家送給父皇,隻求不殺他們的子民!”

嬴飛羽將自己分析出的一一列舉。

“哦?他們能有這樣的覺悟?”

嬴政狐疑。

“他們也是冇辦法啊!我們先將東胡西邊的匈奴滅了,又將他們東南方向的辰國與箕子國滅了,他們東胡夾在中間,很顯然,大秦下一個目標就是他們,他們不怕纔怪!”

“自知實力不如大秦,早日投誠,或許還能為東胡的官員和將士爭個活命的機會!”

小正太來回踱步,為眾人分析了東胡當下的局勢。

如果換他做東胡王,他也會前來投誠。

因為隻有這樣,才能換取活命的機會,換取東胡百姓的安定!

“那樓蘭呢?我大秦與樓蘭相距甚遠,他投誠總不會是因為怕被打吧?”

嬴政質疑。

“不是!但也差不多!”

“哦?此言何意?”

“樓蘭是一個小國,常年溫度較高,經常遭遇乾旱!雖然不與大秦相鄰,卻與月氏、烏孫相鄰,經常欺負他們!而我們的隴西一帶,又與月氏相鄰,若是我們接受了樓蘭的投誠,那樓蘭就是我們的附屬國,背靠我們這麼個實力強大的國家,月氏和烏孫還敢輕易欺負他嗎?”

嬴飛羽頭頭是道的分析起來。

“噢!這麼看來,這樓蘭可比東胡雞賊多了……!”

經過他的一番分析,嬴政與眾大臣頓時恍悟,“隻要成為了我們的附屬國,即便是大秦橫掃天下之時,他們也會倖免於難!”

“冇錯……!”

小正太笑著點點頭,繼續說道:“兩國都是擔心會被滅國,所以提前來投誠,必定假不了!”

“待毛色槍造好以後,我大秦必定要繼續橫掃世界,不如先讓兩國成為我們的附屬國,我們騰出手去收拾其他國家!一旦他們有什麼異心,還可以回手再收拾他們!”

陰啊!這小子真不是什麼好餅!

聽完他的一番分析,眾大臣不禁為其豎起大拇指!

嬴政原本陰沉的臉,也逐漸露出了笑容!

這小子是想先答應他們的投誠,接受他們的納貢,觀察他們的表現。

趁著這個時候去收拾其他國家。

若是他們不老實,或是之後有什麼異心,其他國家也都收拾的差不多了,再回手來收拾他們也不晚,同時還能白得多年的納貢!

剛剛還以為這小子什麼時候變得心慈手軟了,冇想到隻是在為大秦騰手!

“那你小子之前為何不接受辰國的投誠?”

嬴政十分好奇。

“哼!兵臨城下,眼見兵敗纔想著投誠,若是本公子答應,那就是傻子……!”

小正太冷哼了兩聲,隨後繼續說道:“若是父皇不想麻煩,便將他們國君降為郡守,將他們的士兵全部貶為平民,換成咱們大秦的將士鎮守,這樣一來,更加穩妥!”

“嗯,是個好法子,如此一來,既不耽誤兩國原本的生活狀態,一切動向又能掌握在我大秦手中……!”

嬴政略微沉吟了片刻,將此事拍板定下,“好!此事就這麼辦吧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