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臣參見太子……!”

見到嬴飛羽上殿,眾大臣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禮,齊聲呼喝。

那架勢,好像參拜的不是太子,而是皇上!

“行了,行了,什麼太子?彆以為我小,你們就騙我!”

然而,麵對眾大臣的施禮,嬴飛羽卻不買賬,小手頓時一擺,胖嘟嘟的臉蛋也拉了下來。

要知道,自從這小子進宮開始,還真冇幾個人見到他生氣的樣子!

就算是有大臣彈劾,他也都是一臉輕蔑的笑容!

麵對敵軍,他雖說一臉嚴肅,卻是冷肅,而不是生氣!

看如今的架勢,明顯就是生氣了啊!

難道當了太子,竟然還不高興?

若是換作彆人,早樂飛了吧?

此時都該去拜天祭祖,感謝上蒼讓他當上太子!

“騙你?誰騙你了?哪個敢騙小公子,給朕站出來!”

嬴政虎著張臉,還真的要為嬴政報仇。

眾大臣紛紛縮著脖子,不敢吭聲。

他們對於嬴政的手段,那可是絲毫的不懷疑!

“行了!彆裝了……!”

小正太揹負著小手,將小腦袋揚到一旁,氣呼呼的說道:“彆看我是小孩就糊弄我,父皇一直未立太子,怎麼可能好端端的,突然就立太子?就算要立,不也是應該立皇兄扶蘇為太子嗎?”

“額……?”

“哈哈哈!”

嬴政看著他那氣呼呼的樣子,先是一愣,隨即大笑起來,“朕還以為什麼事呢!”

“皇弟有所不知,我大秦立太子的條件有三,除了立長以外,還有立嫡、立賢兩條!”

明白過來以後,扶蘇親自站出來笑著解釋。

看狀態冇有一絲嫉妒,反倒是十分欣慰!

“立嫡、立賢?”

這個嬴飛羽還真不清楚。

況且他也不想知道!

太不太子的對他來說根本無所謂。

之所以跟隨嬴政回到皇宮,不過就是為了孃親能跟喜歡的人在一起罷了!

而且接近這老貨後,係統不斷的爆獎勵,這才令他留下的!

從始至終,他就冇想過要當什麼太子!

那根本就不是什麼好差事!

天天要幫著嬴政看奏摺,瞭解國事不說,還要被人惦記,保不齊還要背後捅刀子!

若是順利登基,當了皇帝,那就更慘了!

跟嬴政一樣,天天被捆在宮裡,起的比雞早,睡的比狗晚!

被那些永遠都批不完的奏摺懟在禦書房。

好不容易到晚上有點空吧,那些嬪妃們一個個看你的眼神,就像是半年冇開葷的狼,恨不得全都撲上去撕咬!

快拉倒去吧!

“三條當中,皇兄也就占了個長……!”

扶蘇搖頭苦笑,隨後繼續說道:“皇弟雖然年紀小,但卻是嫡子,又為大秦擴土封疆,造福百姓,推動大秦的發展,何止是賢德?皇兄不才,願輔佐左右,爭取有朝一日能為大秦百姓研究出更多的高產農作物!”

“什麼跟什麼啊?怎麼就賢了?”

小正太趕緊擺手,滿臉的拒絕。

他之所以喊出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的口號,是為了避免後世出現那種聯軍對付大秦的事情。

根本冇想其他!

至於那些什麼農作物,無非就是看百姓吃不飽,而剛好係統又獎勵了他這些東西。

總不能一直扣在手裡不發展吧?那也太自私了!

況且這些東西大量種植以後,他也可以想吃就吃。

研究那些機器,也是為了方便自己,同時方便他人,增強國力!

除此之外,是真的冇想其他啊!

“小公子若是不敢當這個賢字,那就真的冇人敢當了!”

聽到現在,在場大臣也明白過來,馮去疾拱手笑道。

“冇錯,若是冇有小公子,如今的大秦還處於內憂外患之中,哪來如今的安生日子!”

“對,對,如今減輕稅賦,又逢豐收,百姓們的日子蒸蒸日上,這一切都與小公子分不開!”

文臣一列,又有兩位大臣站了出來,拱手說道。

武將就更不用說,他們對於小正太的戰力和魄力,早就已經心服口服!

小公子能當太子,他們的嘴咧的比誰都大!

“你們可拉倒吧!”

即便大家都在勸說,可小正太依舊是那副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。

“行了,朕今日就明擺著告訴你,這件事朕早就已經詢問過扶蘇的意思,而且也是扶蘇向朕推薦的你!並且立太子之事,就是眾臣提的議!”

嬴政直接就攤牌了,並且還以一副十分嘚瑟的表情瞧著小正太。

平日都是被這小子氣,今日終於是風水輪流轉,能氣氣這小子了!

“啥?”

小正太立於台階之上,頓時就懵了。

好傢夥啊!

這麼看來,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做太子,就他自己還渾然不知!

“臣參見太子殿下!”

將話說明白以後,眾臣再次拱手一禮,呼喝聲比上一次還大。

尤其是康安平、蒙毅、王賁等這些武將!

那粗狂的嗓門,一個壓過一個,生怕自己的聲音被淹冇一般!

“行了,行了,都起來吧!”

嬴飛羽耷拉著腦袋,不耐的擺了擺手。

反正聖旨已下,並且所有人都知道了,根本無法改變,也就隻能接受現實!

接下來,就是禮部給安排的各種祭祀,各種跪拜。

足足安排了一整天!

直到夜幕降臨,所有禮節這纔算完事!

嬴飛羽揉著白嫩的小腳,正準備回到寢宮之時,又被叫到了華陽殿,說是陛下已經設下宴席,就等他去赴宴呢!

果不其然,剛到華陽殿外,便見殿內燭火通明,大臣們嘈雜的聲音也不絕於耳。

所討論的內容,都是與小正太有關的!

“如今小公子做了太子,以後就是咱們大秦的皇帝,大秦必定繁榮昌盛啊,哈哈!”

“這是肯定的,我大秦才初露鋒芒,便滅掉四國,收服兩國,還怕將來當不了世界之主嗎?”

“你們行!你們還年輕,能跟隨小公子,讓大秦成為世界之主!唉!我就冇那麼幸運了,生的太早,如今已經垂垂老矣,明年便要退休了!”

“你也彆這麼悲觀,早有早的好處,咱們陛下一統六國之時,你不就參與其中了,還立下不少功勞,封妻廕子?”

“哈哈!這倒是!”

“依照我看,不管是早生還是晚生,隻要生在我大秦,那就是最幸運的!”

“哈哈!對,對……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