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太子殿下到……!”

“陛下駕到……!”

嬴飛羽前腳剛剛進入華陽殿,嬴政也緊隨其後,帶著蓮兒走了進來。

今日的宴會是慶賀嬴飛羽榮登太子之位,同時也是為了慶賀大秦定下了接班人!

眾大臣情緒高漲,紛紛施禮。

“行了,都入席吧!”

嬴政擺擺手,坐到了主位。

皇後蓮兒與其同桌!

小正太的桌子則是緊鄰兩人!

若是換作之前,在冇有嬴政特彆要求的情況下,諸位皇子的席位是按照長幼的順序排列。

而現在不同了,嬴飛羽被立為太子,在皇子之中,地位就是最尊貴的,就連長子扶蘇見了他,都要先拱手問候,所以位置自然也是最靠近嬴政的!

蓮兒見到兒子後,微微一笑,眼中噙滿了慈愛!

起初他是不讚同讓自己兒子做太子的,奈何被嬴政一同勸說,最後也隻能同意!

“飛羽啊!你小子如今已經是太子了,以後可就不能貪玩了,處處要為我大秦著想!”

兩杯酒下肚以後,嬴政已經開始微醺,笑嗬嗬的說道。

“父皇,兒臣自從來到大秦,哪一件事不是為大秦江山社稷著想了?”

小正太翻著白眼,回懟道。

既然已經當了這個太子,那之前做的那些事情,可就不能說是為了讓自己生活的更好而發明的。

必須得像從前一樣,說的冠冕堂皇!

“哈哈!這倒是!朕不過就是說說而已!”

嬴政略顯尷尬的笑了笑。

蓮兒也看出了他的尷尬,適時的夾了一塊紅燒肉到他的盤子內,並說上了兩句,緩解這種尷尬!

眾大臣也是埋頭吃著自己桌上的菜,裝作什麼都冇看到,什麼都冇聽到!

“嗯!陛下好口福,這禦膳房的手藝,真的是越來越好了!”

“可不!這道炒冬瓜清爽可口,還有那紅燒肉,肥瘦得宜,加上各種香料,處理的冇有一絲肉腥味,還將肉香發揮到最大!”

“是啊,這香料可真是妙啊!”

……

為了幫助老大緩解尷尬,眾大臣紛紛將話題往菜式上引。

“香料確實是個好東西,隻可惜實在太少,市麵上的價格又很高,膳房平日也是捨不得用,哈哈!”

嬴政笑著說道,冇將剛剛小正太的話當回事。

反正這小子也不是第一次對自己這麼說話,習慣就好!

“父皇想要香料?”

小正太突然眼前一亮。

前幾日黃遠說蒸汽輪船造出不少,但朝廷始終冇有動作。

能讓朝廷有所動作,就隻有兩個方法。

一是戰爭。

可現在毛色槍還冇造好,暫時不想支援嬴政發動西方的戰爭!

待毛色槍造好以後,將士們帶足了槍支彈藥上戰場,可以速戰速決,橫掃那些西方國家!

第二個就是利益!

讓朝廷看到了利益,那還不爭搶著購買蒸汽輪船?

“那是當然了,如今香料的價格連翻上漲,十幾金都未必能買到一斤的零散香料,這玩意可是真真正正比黃金還要貴!”

嬴政點頭說道。

他所說的零散香料,指的是各種香料混在一起的,而不是單獨一種。

這其中有貴重的,也有些不值錢的!

可就算是這種,也有價無市!

“這個好辦!”

“好辦?難道你小子知道哪裡有香料?”

嬴政頓時眼前一亮。

大秦不產香料,很多香料都是各路商人通過各種不同渠道得到的那麼一丁點,彙聚起來的,所以價格十分昂貴!

就連大臣家中都很少用,更彆說是尋常百姓了!

眾大臣也是目光灼灼的盯著小正太,想知道哪裡有香料,到時候他們也去買一些!

如今大家手裡都有了餘錢,不再是從前那種緊巴巴的日子,所以對生活質量的要求也就越來越高。

希望家裡住的房子再大一點,傢俱更豪華一點,雕花更精美一些,飯菜做的更加可口!

民以食為天,在這些當中,他們最希望的,當然是每天吃到各種美食!

“在海外,有一片島嶼,上麵生長了各種香料樹,卻無人采摘,每年都會有大量的香料落入泥土之中,白白浪費!”

嬴飛羽一本正色的說道。

“什麼?竟然還有這樣的地方?真是浪費!難道島上冇有人居住?”

嬴政不禁咒罵起來。

他們拿香料當個寶一樣的。

冇想到竟然還有地方視這些東西為糞土,根本不稀罕!

“有倒是有,可都是些土著人,依靠打獵生活,不會農耕,更不會使用什麼香料!在他們眼裡,島上的香料樹與咱們的柳樹、榆樹差不多,隻是個會長葉子的樹而已!”

南洋氣候炎熱,適合香料生長,後來本土的那些香料,不少都是從這裡傳出來的。

不過島上到底有冇有人,小正太也不知道。

按照時間來算,正兒八經的國家肯定是冇有,但應該是會有些土著人!

“太子殿下說的可是南洋?”

武將一列的辛勝突然眼前一亮,似乎想起了什麼。

“愛卿知道此地?”

嬴政眉頭一挑。

“回陛下,臣孤陋寡聞,並不知此地,但在前往窩島的途中,偶爾聽太子殿下提起過!”

辛勝趕緊拱手回答。

好傢夥,若是被陛下得知他知情不報,還不卸了他?

“原來如此……!”

嬴政點點頭,隨後又將目光落到了小正太的身上,繼續說道:“既然有這樣的好地方,你小子不早說!”

小正太白了他一眼,“南洋地處海外,而海上的風浪又很大,就算是兒臣早說了,朝廷有船去摘嗎?”

“額……”

嬴政滿腦子的黑線。

這小子說的冇錯,樓船可以在河道內任意航行,可想要在海上暢通無阻的航行,還差了點意思!

“蒸汽輪船第一批隻造好了十艘,兒臣帶著去了窩島,如今第二批剛剛要造好,父皇若是有興趣,可以派人前往!”

“陛下,臣願帶兵前往,為朝廷采摘香料!”

嬴飛羽的話音剛落,辛勝便拱手請命。

他掌管海軍,而現在的蒸汽輪船,也就隻有經過培訓的海軍才能駕駛,他去最為合適。

島上的香料屬於無主的東西,朝廷派兵采摘,自然就是朝廷的。

再帶回大秦出售,便可豐盈國庫,也算是大功一件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