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兩三天……?”

“成!兩三天就兩三天,剛好趁著這個時間讓戶部準備物資!”

嬴政稍加思索,高興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。

盤碗震動,還灑出不少菜湯!

“陛下當心!”

蓮兒趕緊掏出錦帕,擦拭著嬴政被湯汁濺到的手掌。

“無妨!朕高興,哈哈!”

香料又做調料,又能賣錢,嬴政樂的合不攏嘴。

“不過兒臣話可說在前頭,這個加班加點趕工的錢,兒臣可不出!”

嬴飛羽一臉正色的說道。

“你小子富可敵國,還跟朕計較這幾日工錢不成?”

嬴政翻了個白眼,酸溜溜的說道。

這才兩年的時間,這小子的生意已經是做的遍地開花!

全大秦用的紙張全是這小子的紙坊生產!

造紙廠、報社、酒坊等等,在大秦各大郡縣全都有分號。

光是透過每月的分紅,就能猜到這小子賺多少。

這還是他們參與了的產業,還有很多他們冇插上腳的呢。

算上這些,這小子每年的收入,得比大秦的賦稅還要多!

竟然還跟他計較上這點小錢!

“彆,彆,彆,父皇可彆冤枉兒臣,如今國庫內可是堆滿了金銀珠寶,兒臣的府庫內可冇有這麼多!”

小正太連連擺手。

他的產業看著雖大,可每年都有不菲的投入。

而朝廷可剛剛收入了能摺合三十億金的珠寶珍玩,根本不能比擬!

他乾的都是勞心勞力活,而朝廷那是無本買賣!

“哼!上次購買那十艘蒸汽輪船,朕可是足足掏出去一千萬金,每艘輪船摺合一百萬金,跟火車一個價兒啊,你小子還要這幾個加班的工錢……?”

嬴政佯裝惱怒的說道。

“輪船與火車一樣,都是精鐵打造,並且還要安裝火炮,裡麵的精密儀器也是不少,樣樣都是要花錢的,況且輪船不需要鐵軌,想去哪裡都可以,價格自然是不會比火車低嘍!”

小正太也不甘示弱。

反正誘惑力就在那擺著,他相信,這老貨絕對抵抗不了!

“那一百萬金也夠貴的了,你小子竟然還想加錢!”

“冇辦法,如果父皇不著急的話,兒臣倒是可以不收這個多出來的加班費,就讓工匠們慢慢打造唄,反正有個個把月也就差不多了……!”

小正太也懶得跟他掰扯,索性開始拎起筷子吃麪前的美食,一邊吃,還一邊砸吧嘴兒,“不過兒臣可得提醒父皇,現在河裡結的是薄冰,等到一個月後,那可就真的封凍了,即便蒸汽輪船是鋼鐵所造,也無法將冰層破開,到時候就真的無法出海了!”

“你……”

聽了他的這番話,嬴政氣的鼻子都歪了。

這小子明擺著就是逼他出這筆錢啊!

“陛下,上次的十艘蒸汽輪船,戶部確實是掏出了一千萬金,但為大秦掃平了三國不說,還帶回來三十億金,咱們賺翻了!”

“是啊陛下,蒸汽輪船價格雖然不菲,但好在是買到手以後,可以無限期的使用,也十分劃算!”

“太子殿下是神仙的徒弟,所言必定屬實,若是真有長滿香料的地方,所帶回來的財富,是不可估量的啊!”

“對,對,香料在大秦境內都屬於有價無市的存在,帶回來必定能賣個好價錢……!”

見嬴政犯軸,與小正太較起勁兒,死活不出加班錢。

這可急壞了一眾大臣!

平時百精百靈的大秦皇帝,怎麼突然就轉不過來這個勁兒了呢?

多花的那點錢,能讓海軍將士早些出發,早日賺錢!

難不成真的要等到明年不成?

在這階段裡,若是有其他國家的人去了南洋,將那裡的香料都摘光了,他們再去,豈不撲個空?

裡裡外外損失的錢將會更多!

“額……好吧!朕就當一回冤大頭,工匠們加班加點的錢,朕出了!”

聽了大臣們的勸說,嬴政心不甘情不願的嘟囔著。

“陛下英明!”

眾大臣立即拱手,一顆心也放到了肚子裡。

他們可還都等著香料運回大秦,嬴政能分他們一點呢!

若是因為心疼這點小錢而無法出發,他們得急的直撓牆!

“好嘞!”

一聽這話,嬴飛羽立即來了興致,放下筷子,開始在心中盤算要多少合適。

若是要多了吧,這老貨肯定不乾,又要浪費一番唇舌。

若是要少了吧,都白費他這半天的功夫,鬥智鬥勇的,還得比誰沉得住氣!

思索半天,開口說道:“五萬金!每艘輪船加五萬金!”

“父皇可彆誤會,造船廠可是個體力活,工匠們每個月的薪俸都是二十金起步的,每天摺合七金左右,好幾萬人要同時熬夜的乾,怎麼也得個幾十萬金纔夠!”

嬴政思索了一番,輕輕點了點頭。

這個價格還算在他接受範圍之內吧!

造船廠工匠眾多,薪俸高昂他也是知道的,按照這小子的演算法,每艘船多出五萬金,還真就不算多!

“成!就這麼定了!”

“不知父皇要多少艘?”

“要多少?難道不是得看你小子這一批能造出多少嗎?”

嬴政略顯疑惑的詢問。

“額……!對,對,對,哈哈!”

嬴飛羽頓感尷尬。

好傢夥,差點說漏了嘴!

造船廠的院子裡停放了四五十艘的輪船,他也冇想那麼多,直接就來了一句要多少!

“有了第一次的經驗,第二批的製造量比第一批要大不少,足有四十艘!”

小正太伸出四根手指,在嬴政麵前晃悠。

“四十艘?還真冇少造!”

嬴政的嘴角不自覺的抽了抽。

四十艘啊,那可就是四千萬金。

再加上給工匠加班加點的補助,那可就是四千兩百萬金!

好傢夥!

相當於從前大秦兩年的稅收了!

“額……!南洋那邊的情況如何還不知,不如朕少要一些,先來個三十艘吧!”

嬴政思索再三,咬著後槽牙說道。

三十艘就是三千多萬,他的心還能少疼一點!

若是南洋那邊情況樂觀,到時候造船廠的第三批輪船應該也都造好了,到時候再多購買一些也不遲!

若是情況不容樂觀,這三十艘船隻就派給海軍,當作軍艦使用!

“成!父皇說買多少就多少!”

雖然冇全都塞給這老貨,可也解決了一大半,小正太立即露出了笑臉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