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外幾位大臣扁了扁嘴,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“實話跟你說了吧,我們也都想過,可咱們要人冇人,要錢冇錢,就算是南洋真的有無儘的香料,咱們也取不走!”

“是啊!就算咱們什麼都有了,也順利到了島上,難不成真的跟海軍們一起搶香料?那你還想不想在朝中乾了?”

“可不,這不就相當於在跟陛下搶錢……?”

其他幾位大臣搖了搖腦袋,對此不抱一點希望。

“冇人冇錢咱們可以湊,大家合夥買一艘船,根據小公子的描述,南洋應該是很多小島組成的,海軍將士在這個島上,咱們就去另外的一個島!”

“如果南洋真的有無窮無儘的香料,就算咱們不去,也必定會有民間的百姓去,朝廷未必會管!”

提議的那位大臣雙眼放光的說道。

冇辦法,南洋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!

“嗯?說的好像有點道理啊!”

其他大臣聞言,頓時眼前一亮。

“這件事,咱們還得等海軍將士還朝以後,再做定奪吧!”

畢竟南洋到底有冇有香料,誰也不知道。

一旦花了大價錢買了船,到南洋一看,毛都冇有,那不傻眼了嗎?

回來以後不光虧了錢,還得被彆人當成傻子看!

“對,對!”

眾人連連點頭。

其實得知了南洋有香料以後,不光他們這些邊邊角角,不被重視的大臣在惦記,就連王賁、章邯、蒙毅這些國之棟梁,三省六部的尚書也都在惦記!

不過他們倒不是偷偷嘀咕,而是帶上禮物,來到彆苑,藉著恭賀嬴飛羽榮登太子之位的名頭,來找小正太!

“太子殿下,這南洋,真的有無儘的香料?”

一陣寒暄之後,王賁第一個開口。

誰讓他是這小子的老丈人呢,由他來試探,最為穩妥。

即便是這小子態度有所不悅,也絕不可能將自己的老丈人怎麼樣!

“那是當然了!”

小正太點了點頭,並冇多說什麼。

從幾人一同進門,拎著禮物,露出那諂媚的笑容開始,他就已經猜到幾人是帶著某種目的而來。

所以他始終都冇說幾句話,隨著幾人一同寒暄。

就等他們自己說出此行的目的!

“那個……那個……額……”

按照之前幾人約定好的,得到小正太肯定的答覆後,王賁下一句就該問到此行的重點,他們是否可以去采摘香料。

可王賁支支吾吾,吭哧了半出來,這可急壞了章邯、蒙毅、馮去疾等人!

不斷的朝他使著眼色催促。

可越是這樣,王賁就越不知怎麼開口。

總覺得這是在與朝廷爭利的事情!

“哎呦!通武侯,虧你也是馳騁沙場半輩子的人了,說了話怎麼就那麼費勁……!”

最後,章邯實在是看不過去了,索性自己開了口,“太子殿下,不知我們可否到南洋去摘那香料?”

“你們也要摘香料?”

小正太頓時明白過來。

原來這幾個老貨是惦記上南洋的財富了!

“冇錯!隻是不知可不可行!還請小公子幫我們分析一般!”

淳於越十分有禮的說道。

“隻要有船,有水手,自然是可以!”

小正太篤定的點點頭。

“這個好說,隻是……會不會與朝廷爭利?”

王賁為難的說道。

他冇有老子王翦機靈,也冇有康安平這樣的將軍年輕,隻不過是靠著一輩子的忠心和英勇,換來瞭如今的榮耀。

即便是南洋有著巨大的財富,可他還是過不去心裡這一關。

總覺得會對不住嬴政!

“這個根本就不存在的……!”

小正太笑了起來,覺得他這個嶽父煞是可愛,“嶽父大人就放心好了,南洋有諸多島嶼,每座島上都有大量的香料,光是靠著海軍將士,根本就采不完!”

“況且南洋除了有香料以外,還有一種很特殊的樹,割開以後會流出一種粘稠的液體,叫做橡膠,這種東西也十分寶貴,對大秦的發展有很大的幫助!”

“所以朝廷不光不會限製任何人前往南洋,甚至以後還會鼓勵百姓移民到南洋!”

橡膠在後世的工業和生活中,都得到了廣泛的應用。

可大秦本土根本就冇有,也不適宜橡膠樹生存,就隻能發展南洋,鼓勵百姓到南洋去生活,種植橡膠樹!

如果冇有極大的利益驅使,百姓又怎麼會跨越千裡的海洋,移民到那裡呢?

“當真?”

小正太的話音剛落,眾大臣頓時雙眼放光。

照這話看來,即便是海軍將士真的在南洋帶回了香料,嬴政也不會阻止其他人去摘,並且還會鼓勵百姓前去!

“如果不相信的話,幾位尚書又何必來問本公子呢?”

小正太抱著肩膀,撇了撇小嘴。

“哈哈哈!太子殿下說笑了,我們不相信誰,也不能不相信小公子啊!”

眾人頓時眉開眼笑。

南洋是這小子提出來的,若是他都說朝廷不會阻止其他人登島,那就肯定不會!

如此一來,他們的機會可就來了!

離開小正太的彆苑後,眾大臣一個個喜笑顏開,樂的合不攏嘴。

“如何?可要購買船隻出海?”

戶部尚書章邯,摩拳擦掌,恨不得現在就派人去摘香料。

“買船倒不是大事,可誰會開啊?總得找到會駕駛船隻的人吧?”

“對啊!之前百姓們乘坐的都是小漁船,跟現在的蒸汽輪船根本冇法比,總得找到人駕駛才行!”

“這玩意隻有海軍將士纔會駕駛,咱們總不能叫海軍去給咱們摘香料吧?那不就是找死嗎?”

去南洋摘香料,朝廷不會反對。

可還想要用海軍去摘?那可就真是屎殼郎拿鼎,過分了啊!

用不用朝廷新買的蒸汽輪船也給你用?

“對了!咱們可以找造船廠的工匠,他們既然能造船,自然也知道是如何使用的!”

馮去疾老奸巨猾,眼珠一轉,想出了主意。

造船廠的工匠以萬計,總有幾個是瞭解蒸汽輪船,並且會駕駛的。

挖出幾個,在海軍歸來以後便出海,尋找香料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