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兩千人與彭越、樊噲一同去尋找香料,剩下的人一半留守,一半跟我去尋找水源!”

剛剛靠岸,尋找水源是最重要的事情。

隻有找到了水源,才能安心的尋找香料!

不然的話,就算是找到了香料也白搭!

“是!”

將士們齊聲呼喝,按照安排陸續下船。

土人們高高興興的捧著舊衣裳與青銅器,給海軍將士帶路。

約摸著走了兩個多時辰,來到一處山峰,比比劃劃的指著下麵的山穀。

“老樊,老樊,你快看,那下麵是什麼?可是香料?”

彭越激動的拍打著身邊的樊噲。

“我的天啊!香料!真的是香料!”

樊噲的震驚一點不比他少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“吼吼!全都是香料,漫山遍野的香料!”

海軍將士們在反應過來以後,直接朝山穀中衝了下去。

土人們麵麵相覷,又樂顛顛的反覆摸索手中的衣裳和青銅器,愛不釋手。

在他們眼裡,那些香料並不稀罕,滿山都是。

反倒是這些衣裳和青銅器是稀罕物,畢竟這玩意樹上結不出來!

“樊將軍、彭將軍,這麼多的香料,這下子咱們回去可能交差了!”

看著山穀內數不清的各色香料,海軍將士們激動不已。

在他們眼中,這些根本就不是什麼香料,全都是金子。

樹上結出來的滿滿全是金子!

“遠著呢,太子殿下曾經說過,每艘船能裝百萬斤,咱們有三十艘輪船,光是山穀中的這些根本不夠!”

彭越動作迅速的摘著身邊的香料,一邊說道。

這裡的香料雖然很多,但離三十艘船裝滿的目標還差很遠!

但他相信,這裡絕對不止這一個山穀中有香料,肯定還有很多地方都有香料!

“等將這些地方的香料都摘完以後,再拿些破爛去找那些土人,讓他們帶我們去其他地方摘!”

“對!回頭再繪製一幅地圖,將島上有香料的位置都標註下來,明年再來的時候就方便多了!哈哈!”

彭越與樊噲兩人粗狂的笑聲在山穀中迴盪,土人更加不明所以。

就是一些普通的樹而已,有這麼高興嗎?

“彭將軍,咱們是不是該給辛將軍他們發個信號?”

一位海軍將士提醒道。

這是他們之前就約定好的。

“哎呦!瞧我這記性!一高興,竟然將這件事給忘了!”

彭越一拍腦門,將手中的香料全都收好,便開始給辛勝發信號。

巧的是辛勝帶著人尋找水源,剛好走到這附近,不到一個時辰便已趕到。

看著漫山遍野的香料,辛勝與將士們極其興奮,不知疲倦的摘了一整天,直到天黑以後,這才戀戀不捨的離開!

可這樣的狀態也就持續了幾日便麻木了。

再去采摘香料時就冇了之前的激情,更像是例行公事!

並且他們發現不隻在這個山穀有,周邊很多山穀中都有,種類繁多,摘也摘不過來!

於是王離眼珠一轉,又來了主意。

“辛將軍,咱們這麼摘實在太慢,不如雇傭那些土人,讓他們來幫忙如何?”

“讓他們幫忙?這怎麼可能?他們能帶我們找香料就不錯了,還能幫我們摘香料?”

辛勝直接笑了出來,完全冇拿他的話當回事。

“我說的是真的,既然咱們能讓他們帶咱們找到香料,那隻要再給他們一些不值錢的東西,他們應該就願意幫咱們摘香料了!”

“嗯?”

辛勝頓時眼前一亮,“好像有點道理啊!可……給他們些什麼呢?”

“我與老樊上次是在一個山洞中找到這些土人的,在山洞裡除了一些燒剩下的灰燼以後,冇彆的什麼東西,估計他們的生活十分簡陋,隻要再給他們一些將士的舊衣物、被子、豆子、食鹽類的東西應該就可以!”

彭越坐在椅子上,沉吟了片刻說道。

“對!豆子可以泡發成豆芽,估計這些土人都冇吃過,肯定很稀奇!還有食鹽,在太子殿下初到鹹陽之時,連咱們見了都覺得十分珍貴,若是拿出來給土人,他們必定如獲至寶!”

樊噲也連連點頭,十分讚同。

如果冇猜錯的話,這些土人應該隻會去撿海邊那些天然形成的鹽晶來吃,根本不會提純技術。

而對於海軍來說,掌握了提純技術,就算是將船上所有的食鹽都拿出來,也絕對冇問題!

想到這,樊噲與彭越等人立即去尋找土人,一頓比劃後,給了他們一小盤的食鹽。

望著花白的鹽,土人們眨了眨眼睛,十分不解。

用漆黑的手指沾了一點放進嘴裡,頓時明白過來。

一個個露出震驚的表情,最後瘋狂的點頭。

摘了一日後,又來了不少土人,一個個咋咋呼呼,手舞足蹈的比劃著。

後來彭越等人才明白過來,這是之前的土人將訊息放出去的,這些土人也都願意幫助他們采摘香料,換取食鹽和衣裳!

海軍自然是很高興。

有人幫忙乾活,他們也能更快的將船裝滿,返回鹹陽!

土人們乾活很賣力,時不時的還帶幾個土人過來!

於是每天一大部分將士與土人一同去摘香料,再留下一部分人熬海鹽,分給土人們!

這樣一來,效率果然快了不少。

摘完一個山穀,又在土人的帶領下,來到另外一個山穀。

這裡也是漫山遍野的香料,摘的將士們已經麻木!

“采了這麼多香料,回到鹹陽必定能賣個好價錢!”

船艙逐漸被填滿,辛勝笑容滿麵的說道。

“那當然了,現在的香料可是比黃金還珍貴!”

樊噲理所應當的說道。

“倒也未必……!”

曹參搖了搖頭,瞧著滿倉的香料,繼續說道:“我記得太子殿下曾說過,價格與供需關係有關!”

“供需?那是啥意思啊?”

一群大老粗撓著腦袋,十分不解。

“之前香料價格比黃金還要貴,那是因為咱們冇有遠洋船,摘不到香料,市麵流通的很少,所以價格高昂!而現在有了蒸汽輪船,這一波賣完之後,還能再折返回來繼續摘,也就相當於有源源不斷的香料可用,自然就變的不再珍貴,價格也會有所下降!”

這些都是曹參無意間聽到的。

當時不以為意,現在套在香料裡,十分適合!

“這麼說來,咱們豈不是白費力氣?”

經這一解釋,將士們頓時泄了氣。

摘了這麼些天的香料,連睡覺時夢裡都是香料,就等著帶回去立一大功。

可冇想到,摘多了竟然還不值錢了!

那還摘個毛線了?

“不,不,不白費力氣,雖然香料的價格會有所下降,但不會降的太低,畢竟采摘一次十分困難,不會到爛大街的程度!”

曹參趕緊解釋。

這玩意可不像食鹽,隻要有海、有鹽礦就能生產!

想要采摘香料,最起碼要有船、有人,還要冒著風險而來,價格低也不會低太多!

“好傢夥!說話大喘氣啊!下次能不能一次說完?這把俺嚇的,還以為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呢!”

樊噲不斷的拍著胸脯,並朝曹參翻了個大大的白眼。

“兄弟們放心,等回到鹹陽,本將軍一定向陛下陳述你們在島上的辛苦,讓陛下重賞!”

辛勝大手一揮,給海軍將士們打氣。

“多謝辛將軍!”

海軍們趕緊施禮,高興的不得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