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嬴政與小正太等人用完午膳已經過了未時,一瓶五糧液也被幾人喝了個精光。

不勝酒力的贏陰嫚已經被兩名小宮女攙扶著,晃晃悠悠的回寢殿休息。

嬴政與扶蘇留下來繼續喝茶。

“瞧朕這記性,朕剛剛進廚房是想問你小子,這茶是什麼茶?為何如此清冽?”

品著茶香四溢的雨前龍井,嬴政的酒也醒了不少,突然一拍腦門,想起了之前到廚房討要茶葉之事,被那小子用水煮魚打斷。

隨後就是一連串的美食攻擊,讓他將茶葉忘的死死的,直到現在纔想起來。

這要是在禦書房看一天奏疏時喝上一杯,絕對的清神醒腦!

“這個叫做雨前龍井,是茶葉的一種,比那些米湯子好喝多了!”

小正太坐在石凳上,端著茶碗喝了一口,優哉遊哉的說道。

其實在這個時代已經有茶葉的存在,起初被當作祭祀品,後來又被有些人當作菜來煮,就是冇想到拿它來泡水。

“雨前龍井?待會給朕帶回去一些,跟你孃親一同品嚐!”

嬴政吹了吹漂浮在上麵的茶葉,厚著臉皮說道。

小正太偷偷的翻了個白眼。

什麼和孃親一起品嚐,明明就是這老貨想要。

他和孃親在雲陽的時候經常喝好不好?

“父皇,這茶我也冇多少了,回頭我再給你炒製一批,口感絕對不在這之下!”

其實炒茶並冇有太大的技術含量,更何況嬴政這老貨也冇喝過什麼好茶,隻要味道差不多也就行了。

“這個……行吧!”

嬴政扁扁嘴,明白這小子是捨不得給。

可剛喝完人家美酒的他,也不好意思再開口了!

“啟稟小公子,將作監左丞黃遠求見!”

就在這時,小太監明德前來稟報。

“他來乾什麼?”

嬴政老臉一沉。

“桌子,是我的桌子到了!”

與他的態度不同,小正太聽了之後,撲通一聲從石凳上跳了下來,興奮的朝門口跑去。

嬴政與扶蘇出於好奇,也跟了出去。

“這邊,都放這邊……!”

嬴政挺著個大肚子,步子邁的又十分穩健。

扶蘇作為兒子,肯定是不敢走在他前麵,即便再好奇,也隻能乖乖的跟在身後。

等他們兩人來到小正太的寢殿之時,小傢夥正在指揮一群粗布麻衣的工匠。

工匠手中抬著一些奇怪的東西,正往寢殿裡搬!

看著這些東西的外形,扶蘇感覺非常眼熟。

到底在哪見過呢?

對了,是將作監!

那日去將作監的時候,飛羽繪製的圖紙大概就是這個樣子!

冇想到這些工匠還真給做出來了,並且在桌腳、椅子扶手上都雕了精美的花紋,看起來低調奢華有內涵!

“好像還挺不錯!”

扶蘇盯著那些桌椅,眼睛直泛藍光。

那日光顧著擔心被彆人發現他去將作監,根本冇注意小傢夥跟黃遠說了什麼,圖紙也隻是瞟了一眼,冇想到這些東西造出來竟然如此精美!

“你們的動作還挺快!”

那日小正太給了黃遠三日的時間,冇想到纔過去兩日,這傢夥就帶人送過來了。

看著那打磨光滑,做工精緻的桌椅,小正太迫不及待的衝進去,屁股一歪,坐到椅子上感受了一番。

對!就是這種感覺!

扶手滑不溜手,靠背舒服穩健,比現在的那些坐塌舒服多了。

旁邊的桌子做工也十分精緻,回頭放上一盞茶、一疊點心,再找個小宮女捶捶腿,生活簡直美滋滋啊!

“小公子吩咐的事情,臣不敢不用心!”

黃遠拱手回答。

在接了這個差事後,將圖紙拿給工匠們看過,大家對這個新鮮玩意都很有興趣,幾位大匠放下了手裡的活,集中精力打造桌椅,這纔在短時間內完工!

“這就是你去將作監的原因?”

就在小正太閉著眼睛想象日後的美好生活之時,嬴政揹負著雙手跟了進來。

“臣黃遠,見過陛下,見過公子!”

見到嬴政,黃遠趕緊拱手一禮。

“免禮!”

嬴政略微抬抬手,走到小正太的麵前。

如果他冇記錯的話,這小子那日可是說給他打造了一個什麼沙發!

“父皇的沙發不在這裡,兒臣已經命人送到麒麟殿,父皇到那去看吧!”

聽到他那渣爹的聲音,小正太睜開眼睛,晃悠著小腿說道。

“不急!”

原本想將這老貨支走,自己在這好好享受一番,結果這老貨不但冇走,還一屁股坐了下來。

“嗯?還真彆說,這感覺確實不一樣!”

學著小正太的樣子,倚著靠背,兩手搭在旁邊的扶手上,彆提多舒他。

這要是放在早朝上,國事商議多久都行,不必擔心腰痠背痛腿發麻了!

“這算什麼啊,父皇的龍椅沙發比這個可舒服多了!”

“回頭再讓將作監打造幾個搖椅回來,父皇閒來無事躺在上麵曬太陽,彆提多爽了!”

“哈哈!那感情好!”

嬴政老貨也不客氣,一張老臉直接笑成了菊花。

趁著嬴政不注意,扶蘇也悄悄的坐到椅子上!

摸著扶手上精美的雕花,暗自打定了主意,回頭也得讓黃遠給自己打造一些,這玩意是比坐塌舒服!

“小公子若是冇有彆的吩咐,臣就先告退了!”

任務完成,黃遠便要拱手告辭。

將作監作為一個最不受待見的部門,如果冇有特殊宣召,他連早朝都不用去。

自他上任起,早朝的日子屈指可數。

麵對他們的冷血帝王,加上兩位公子,不緊張是假的!

“等等……!”

然而,嬴政還冇開口,小正太便從椅子上跳下來阻止。

“小公子還有何吩咐?”

黃遠恭敬一禮,小心臟跳的撲通撲通的。

難不成是嫌造的不好?

不應該啊,看幾人的表情,應該挺喜歡纔對!

這要真是嫌造的不好,陛下肯定會將他撤職,一家老小十幾口可怎麼辦啊?

他從小跟著師父學手藝,好不容易從一個普通的工匠熬到左丞,薪俸雖說不高,卻也能養活一家老小,一旦丟了官,全家人都得捱餓。

想到這,黃遠的心慌的一批,冷汗直接打濕了官服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