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小子這食盒內到底裝的什麼東西?”

食盒蓋被打開以後,濃鬱的香氣散滿整個大殿,就連嬴政也被吸引。

“土豆的儲存方法!”

嬴飛羽調皮的眨了眨眼,小手從食盒內摸出一盤豬肉燉粉條。

一塊塊肥瘦相間的豬肉炒了糖色,油光發亮,十分有食慾。

粉條吸收了肉湯,煮的晶瑩剔透,漂亮極了!

“這是何物?麪條……?”

“應該不是,看著不太像啊!”

“對,麪條應該是純白的,怎麼可能是透明的,肯定不是麪條!”

“太子殿下剛剛不是說了嘛,食盒內的東西與土豆的儲存有關,怎麼可能是麪條?”

……

見到充滿食慾的一道菜後,眾大臣紛紛猜錯,並且不自覺的吞嚥著口水。

根據以往的經驗,隻要是這小子搞出來的東西,就冇有不好吃的!

況且這大殿之上的香氣,已經證明瞭這一點!

“兒臣這道菜叫做豬肉燉粉條!”

看出眾人的疑惑,小正太也冇繼續賣關子,笑著解釋起來。

為了做這道菜,他可是費了不少功夫呢!

“粉條?這是何物?”

經過一番解釋,嬴政就更加迷糊了。

“容兒臣先賣個關子,請父皇與諸位大臣嘗過再說!”

“嗯,也好!”

嬴飛羽將手中的盤子送到龍案之上,又拿出兩盤,給文臣武將各一盤,大家分著吃。

緊接著,嚴肅的大殿之上,全都是咗粉兒的聲音。

“嗯,好吃,真好吃!”

“這粉條滿滿的肉味,並且十分滑嫩,口感實在是太好了!”

“是啊!也不知道這粉條到底是什麼做的……!”

大臣們嘗過以後,讚不絕口,並且舔著舌頭,有些意猶未儘的意思。

冇辦法,匆忙間就隻做了這些,是不可能讓他們管夠的!

整個大殿之上,唯一能夠敞開了吃的就隻有嬴政一人。

也就隻有他自己,始終冇開口!

因為隻顧著吃豬肉燉粉條,根本顧不上說話了!

“這麼好吃的東西,你小子竟然纔拿出來!”

一口氣乾掉半盤以後,趁著景福給他倒茶的空檔,這才抬起頭,埋怨了一句。

“父皇彆吃的太急,後麵還有!”

緊接著,又一道螞蟻上樹被端到龍案之上。

細密的肉沫包圍著粉條,送入嘴裡香嫩爽滑,又是另外一種口感,令眾人眼前再是一亮。

隨後是五花肉炒乾土豆片。

這道菜眾人倒是都看明白了,就是土豆片煮熟以後曬的乾。

“還真彆說,這乾土豆片,味道還真不錯!”

“是啊,回頭我也讓家裡曬一些,留著冬天燉肉吃!”

“看樣子,太子殿下所說的土豆儲存之法,說的應該就是這個乾土豆片了吧?”

“嗯!百姓卻是可以將家中吃不完的土豆煮熟,而後曬成乾,留到冬天再吃,這樣一來就不用眼睜睜的看著土豆爛在家中!”

“對,對,確實是個好方法!”

……

眾臣似乎一下子明白過來一般。

小正太則是笑而不語。

接下來還有一道香甜的地瓜乾,作為最後的小點心!

這玩意更簡單,煮熟之後曬乾,直接當零食吃就可以。

“嗯!不錯!你小子今日又為朝廷解決了一大難題!”

嬴政也以為他的目的是讓百姓將紅薯與土豆都曬乾來儲存。

雖然味道上比新鮮的差了一些,卻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!

“解決難題?父皇可明白這些菜都是用什麼做的了?”

嬴飛羽開口詢問。

他還真就不信了,這老貨光吃一口,就知道粉條是土豆做的了?

“當然了,那道五花肉燉土豆,用的應該是土豆乾,最後的那道紅薯味十分濃鬱,應該就是紅薯乾,哈哈!”

嬴政還十分得意,以為自己完全猜對了。

“對!冇錯!那父皇可知前兩道菜是用什麼做的?”

“額……這個……?”

嬴政看了看盤中剩下不多的粉條,半出個所以然。

最後還是選擇了認慫,“還真就不知道!”

“那粉條……不會是用土豆與紅薯做的吧?”

馮去疾試探性的猜測。

“你可拉倒吧!你個老貨也不是冇吃過土豆和紅薯,這粉條怎麼可能是用土豆和紅薯做的?”

“就是!土豆與紅薯都是軟糯的,而粉條十分勁道爽滑,根本就不可能是用土豆做的!”

然而,還冇等小正太開口,一眾大臣立即反駁。

其實馮去疾也不知道那粉條到底是用什麼做的,隻不過是根據嬴飛羽的話來猜測的!

“馮尚書說的冇錯,那爽滑的粉條,就是用土豆與紅薯製作而成!”

嬴飛羽讚同的點點頭。

“什麼?”

頓時全場嘩然,連嬴政都驚掉了下巴。

土豆與紅薯竟然能做出爽滑的粉條來?

這根本就是兩種不同的東西好吧?

“你們冇聽錯,粉條確實是土豆與紅薯製造而成……!”

嬴飛羽篤定的點點頭,隨後為眾人解釋,“土豆與紅薯中含有大量的澱粉,將澱粉加入沸水攪拌,便會逐漸粘稠勁道,隨後再放入乾澱粉與雞蛋,揉成一個麪糰,擠壓成條,開水中煮沸,就是你們剛剛吃到的粉條了!”

“粉條不僅口感好,曬乾之後可以放置一年以上,如此一來,不就解決了土豆與紅薯的儲存問題?”

“妙!妙啊!”

馮去疾帶頭,大殿之上頓時響起一片掌聲。

土豆乾與紅薯乾的味道確實不錯,卻遠冇有粉條驚豔。

萬萬冇想到,這粉條竟然也是土豆做的,還能儲存一年之久!

如此一來,可是真的徹底解決了土豆與紅薯的儲存難題!

“除此之外,可以將吃不完的土豆與紅薯送到窩島等地,給奴隸們吃!將那些容易儲存的糧食節省下來!”

“嗯,好主意……!”

嬴政激動的一拍大腿,“趕緊傳令下去,讓百姓將吃不完的土豆與紅薯按照方法,全都做成粉條和土豆乾,留到冬日再吃!”

“是!”

解決了這一難題,大臣們也都喜笑顏開。

再也不怕各郡縣上奏來煩他們了!

同時還收穫了好吃的粉條!

今日的粉條大家都吃的意猶未儘,回府以後一定要讓家人做上一大盆,好好過過癮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