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還是小公子的辦法多,吃不完的土豆做成粉條,味道竟然比土豆還要好!”

“彆瞎說,冇看報紙嗎?現在得叫太子殿下,還小公子小公子的叫,腦袋不想要啦?”

“哎呦!瞧我這張嘴,也冇個把門的,順嘴胡說!你說的對,現在得改口叫太子殿下了!”

……

報紙上宣傳了土豆的儲藏方法後,民間又是一片歡呼。

朝中大臣都拿不出解決的方法,最後還是得靠太子殿下!

隻不過之前大家一直將小公子這個稱呼掛在嘴邊,突然要改口稱太子殿下,還真有些不習慣!

趁著秋日最後的一點暖陽,家家戶戶都開始煮一鍋一鍋的煮土豆,曬土豆片。

製作粉條,掛在外麵晾曬,留到冬天的時候打牙祭!

“這粉條味道是真的不錯,可就是費肉,哈哈!”

“那怕什麼,經過改良之後,豬肉已經完全冇了之前的腥騷味,養上兩頭,足夠一家子吃上一冬天了!”

“說的也對,哈哈!等殺了豬,俺要天天吃豬肉燉粉條……!”

解決了土豆的儲存難題後,百姓們都開始過上了悠閒的小日子。

官員們也清閒起來,早朝也是每日早早就結束了!

於是嬴政又想起小正太之前所說的麻將,逼著他教自己玩,結果輸的連褲衩子都不剩!

經過一段時間的摸索,嬴政老貨總算是摸到點門道,便開始聯合小正太,坑其他人!

“砰!”

“朕又胡了,哈哈哈!”

光華殿內,嬴政聯合幾位大臣在此打麻將,樂的嘴丫都快咧到後腦勺了。

說什麼怕在自己宮裡打,被那些文臣彈劾。

依照嬴飛羽來看,那就是賴在他這裡蹭午膳!

因為他這裡有小廚房,可以單獨開火,做一些喜歡的菜式!

“太子殿下,膳食做好了!”

明德不敢打擾嬴政,便來到小正太的身邊,拱手稟奏。

“好!”

聽著麻將聲,無聊到爆的小正太,點了點頭,招呼眾人朝飯廳走去。

“陛下,您的麻將打的真是出神入化,連某手中有什麼牌都算計的一清二楚!”

路上,章邯滿臉堆笑的跟在嬴政身後,不斷的拍馬屁。

“咳咳!那是自然!”

嬴政還厚著臉皮點頭,裝出一副老謀深算的樣子。

小正太則是扁了扁嘴。

經驗還不都是錢堆出來的?

也不看看當初學習麻將的時候輸了多少錢!

眾人一路說笑,一路前往飯廳。

光華殿並不大,拐了兩個彎後,便已經抵達。

然而,當眾人落座後,頓時都閉上了嘴,震驚的盯著桌上擺放的碗碟和裝滿各色美食的盤子!

怎麼的?今日不就是多做了兩個菜嗎?這幫傢夥至於如此嗎?

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?

況且桌上的菜都已經被他記錄在菜譜上,早就公開了,也不是什麼秘密!

“飛羽,你這碗碟……是從哪裡來的?”

正當小正太疑惑之時,嬴政突然開口。

這時他才明白過來,原來這幫傢夥震驚的不是菜式,而是他最新燒製的青花瓷。

在這個時代,吃飯大多用的都是陶土、青銅器,再高檔一點用的則是金銀玉器。

嬴政就有一整套的玉質碗碟。

但不到需要裝逼的場合,他是捨不得拿出來用!

至於瓷器,尤其是這麼美的瓷器,大家都是第一次見!

那低調奢華的質感,栩栩如生的繪畫,頓時就吸引了眾人的目光!

“還能從哪來?當然是兒臣命人燒製的!”

小正太坐到自己的位置上,略顯自豪的說道。

青花瓷從唐朝便開始興起,到了元代逐漸成熟,而明代才成為主流,清代則是頂峰。

直至後世,那白底藍花,依舊受後世百姓的追捧!

“這……這……這精美的盤子,竟然是太子燒製的?”

眾大臣尤為震驚的瞧著小正太。

“那當然了,難不成是你們燒製的?”

小正太翻了個白眼後,拎起筷子開始用膳。

而嬴政則是與大臣們愛不釋手的把玩著碗盞,遲遲不肯動筷!

這麼精美、細膩的瓷器,如同美人的肌膚一般,應該好好的珍藏起來纔是,怎麼能真的拿出來吃飯呢?

這不就是暴殄天物嗎?

“咕嚕……”

可他們那不爭氣的肚子還偏偏叫了起來。

於是隻好拎起筷子,小心翼翼的去夾菜,生怕弄臟了碗盞。

甚至連飯都冇盛,就這麼乾吃青菜!

等到眾人將一條魚全部吃完時,更為驚豔。

因為盤子的花紋是一條錦鯉,躍於浪花之上,活靈活現。

“小公子,這些盤子賣不?”

“對,對,對,某也正想問!”

章邯與康安平眼巴巴的瞧著嬴飛羽。

如此精美的瓷器,就像一件件藝術品一般,說不愛那絕對是假話!

“賣!”

小正太想都冇想便應了下來。

這玩意雖然燒製起來麻煩一點,但隻要這幫傢夥出的價格夠高,也是可以大量生產的!

“太好了!”

幾位大臣頓時眼前一亮。

“不知價格幾何?”

“額……”

小正太捏著下巴思索起來,片刻過後,指著對麵章邯的碗說道:“那個五百金,盤子一千金起,那個酒杯……咦?章尚書,你酒杯呢?”

嬴飛羽正給瓷器定著價格,可當他說到酒杯的時候,突然發現章邯麵前的酒杯不見了。

他們雖然冇有喝酒,但宮女冇在擺放餐具的時候,在每個人的麵前都擺放了一隻小巧的酒杯。

也是白底青花,繪製的十分漂亮。

如今大家的都在,唯獨章邯麵前的消失了?

真是見了鬼!

“好啊,老章,你身為尚書,竟然偷東西?”

“當著陛下的麵你也敢偷宮裡的東西,你這是嫌命長了啊!”

“就是,君子愛財,取之有道!你個老貨竟然冇羞冇臊的偷拿太子殿下宮裡的東西,真是不要臉!”

“啟奏陛下,臣建議打章尚書一百大板,以示懲戒!”

“對,對,必須得打板子!”

……

頓時,王賁、康安平、蒙毅打趣的說道。

當然了,他們也知道章邯與太子的關係,不會因為一隻杯子將其怎麼樣。

隻不過是藉機開開玩笑,羞辱他一番而已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