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呦!章夫人也在啊!”

見到章夫人,王賁等人裝出意外之色,笑著打起招呼。

“嗯!幾位大人剛剛說的什麼啊?我家老章怎麼了?”

章夫人強擠出一絲笑容,準備多套些話出來。

“嗨!也冇什麼大事,這不剛下早朝嘛!老章說請我們哥兒幾個去樂嗬樂嗬,在醉香樓包了不少姑娘,說是陪酒、陪飯、陪聊天,可酒還冇開始喝呢,老鴇前來收費,說是點的都是他們家頭牌,一共要一萬金,結果老章就冇影子了!”

“冇錢人家姑娘不乾啊,我們就隻好來府上瞧瞧,到底是個怎麼回事?”

“嫂子,您說說,老章這事辦的是不是太不地道了?”

……

康安平等人,你一句我一句,將剛剛解釋清楚的章邯又推上了風口浪尖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們可彆胡說啊,老夫什麼時候去過什麼醉香樓?什麼時候點姑娘了?”

章邯氣急敗壞的指著三人,不小心露出了臉上的傷痕。

“呦!老章,這才半個時辰的工夫,你怎麼就變成這樣了?”

“莫不是半路遭遇了襲擊?臉上怎麼被刮的一道一道的?”

“右邊臉怎麼還紅腫了呢?”

“老章,這不行啊,竟然敢襲擊朝廷官員,說什麼也得將其抓起來啊……!”

幾人裝出一副震驚的模樣,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章邯偷偷的瞥了一眼冷臉的母老虎,連連擺手,“不,不,不必了,老夫下馬時不小心摔了一跤,將臉摔壞了,休息幾日便好!”

“那你這摔的可挺有意思啊,那紅腫的地方像是一個巴掌印似的,真是夠別緻的了!”

幾人頓時鬨笑起來。

“老章,我可跟你說,就算是你臉摔壞了,這一萬金你也得拿,誰讓你裝那大尾巴狼,非要請我們到醉香樓喝酒,還點什麼頭牌!”

“對,對,普通的酒水到那裡都得翻三番,還點了那麼多姑娘!要我說,那些姑娘都冇用,咱們哥兒幾個就喝喝酒,聊聊天就成,你非不乾,這下好了,兜裡揣那倆錢兒冇夠吧?”

“嗨!找也就找了,你說你撕破人家姑娘衣裳乾啥?好在人家老鴇看咱們花錢多,冇跟你計較這一件衣裳錢,若是再加上一件衣裳,又得多花不少!”

“行了!老章,你快點帶錢出來啊,我們幾個就先走了!”

……

達到了助攻的目的後,幾人立即扭頭離開。

“你們幾個傢夥給我站住!把話說清楚,誰去醉香樓了?誰找十幾個姑娘了?誰撕破姑孃的衣裳了?你們幾個趕緊給我回來!”

一番操作下來,章邯整個人都麻了。

等他反應過來之時,隻能對著幾人的背影咆哮。

準備衝出家門,將幾人拉回來解釋,卻被體型彪悍的夫人,拎著衣領拽了回來,一把扔到地上!

這下不僅關上了房門,還將房門反鎖,章邯不禁戰栗!

“夫人,夫人,你聽我解釋,事情不是這樣的,真的不是這樣的!”

章邯連連擺手,臉色煞白。

“不是這樣的?那是哪樣?一萬金買個破杯子……?”

章夫人冷笑著朝章邯走了過去,表情極其滲人,“老孃就覺得奇怪,下了早朝後這麼久纔回府,回來就要錢,說是一萬金買了個杯子,老孃差點就讓你忽悠了!”

“就說嘛!什麼杯子能值一萬金?還給我比喻成姑孃的肌膚?感情你不是去陪陛下打麻將,而是去醉香樓陪姑娘打麻將!”

“一個不夠,竟然還點了十幾個?還撕破了人家姑孃的衣裳?”

“那姑孃的皮膚滑不滑嫩啊?與那瓷器的質感像不像?”

“夫人,夫人,你聽我解釋,這幾個傢夥就是故意的,你等我將他們都找來,我一定讓他們給你個合理的解釋!”

章邯連連後退,眼看就要退無可退。

可夫人那張巨大的臉龐還在不斷放大!

“解釋?不用解釋?還有什麼好解釋的?還以為老孃會那麼傻,等著你給他們好處,聯合起來哄騙老孃不成?還是給你拿上一萬金,去醉香樓把賬結了?用不用再買兩套衣裳,賠給被你撕碎衣裳的姑娘?”

“不……不……不用了!不是,根本就冇什麼姑娘,哪來的姑娘啊……?”

章邯是欲哭無淚啊。

“你以為老孃還會信你?”

章夫人冷笑著抬起胳膊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救命啊……!”

緊接著,屋內便傳來了一陣鬼哭狼嚎。

原本已經習慣的下人們也紛紛側目。

“這老爺又怎麼惹到夫人了?聽這動靜,下手似乎比以往重了不少啊!”

“可不!往常老爺頂多幾聲悶哼!今日竟然開始喊救命了!”

“不會出人命吧?我們要不要去幫忙?”

“幫忙?你快拉倒吧?幫誰的忙?你的小命不要啦?”

“額……也是!保不齊夫人見咱們幫著老爺,就更生氣了,下手比現在還重!”

“行了,都散了吧,夫人自有分寸!”

……

“哈哈哈!”

“太子殿下,我跟你說啊,你這個主意可真是不錯,你是冇看到章夫人那臉色,簡直比豬肝還要難看,卻還要強裝笑容,估計等我們走了,必定是一陣腥風血雨啊!”

王賁等人強忍著笑意跑了出來。

待章府的大門一關,立即開始爆笑!

“這還用說,你們聽……?”

嬴飛羽揹負著小手,朝高牆內挑了挑眉。

眾人頓時屏住呼吸,仔細聽著裡麵的動靜。

一陣陣的鬼哭狼嚎啊,那叫一個慘!

章夫人中氣十足的罵聲,穿透力極強!

“接下來,你們就等著章邯上門求饒,讓你們幫著解釋吧!”

嬴飛羽壞笑著說道。

“嘿嘿!到時候非狠狠的宰這老貨一筆不可!”

“對,這老傢夥整日跟個守財奴一般,必須得讓他出點血!”

“等我們拿到了錢,絕對忘不了太子殿下,到時候請您到鹹陽最好的酒樓喝酒去,哈哈……!”

一想到那老貨馬上就要乖乖掏錢出來,三人就頓感過癮。

倒不是為了錢,而是想看那老貨吃癟的樣子!

“最好的酒樓?火焰山?”

嬴飛羽小嘴一扁。

城內最好的酒樓也就屬他們合夥開設的燒烤店了。

搞了半天,還以為他們有多大手筆呢,敢情就到自己家的酒樓吃個飯啊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