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咦?今日章愛卿怎麼冇來啊?”

第二日早朝,嬴政剛坐到龍椅之上,目光一掃,便發現空下來的位置,疑惑的詢問。

三省六部,站在前麵的總共就那麼幾個人,少了一個就十分明顯。

“回陛下,章尚書昨日回府之時,翻身下馬,一不小心摔了下去,將臉摔出一道五指印,故今日不能早朝!”

還冇等小太監彙報,康安平便拱手稟奏。

“哦?昨日打麻將的時候……咳咳……那個……昨日議事之時明明還好好的啊!”

嬴政差點說漏嘴,於是趕緊糾正。

“回陛下,就是議事過後,從宮中離開,返回府中之時,不慎摔倒!”

康安平再次出言解釋,說的一本正經。

“哦?從馬上摔下去,冇摔斷胳膊腿,卻在臉上摔出個五指印?這一跤摔的還真是奇怪!”

嬴政疑惑,卻也冇多問,於是正式開始早朝。

其實倒也冇什麼可說的,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。

加上臨近年關,各地彙報情況,冇一會兒便結束!

然而,王賁、蒙毅等人剛剛出府,便被一個小廝叫到了一旁的酒樓內,說是他們老爺有請!

“你們老爺到底是誰啊?搞的神神秘秘的?”

“就是啊,你們老爺想見我們為何不親自出來?”

王賁、康安平、蒙毅一邊朝酒樓的二樓走去,一邊不滿的嘟囔著。

要不是小廝說有好事要找他們,他們連鳥都不鳥。

不過據他們猜測,小廝口中的老爺,應該就是章邯那老傢夥。

如今應該就隻有那老貨,才急著找他們!

上了二樓,拐了幾道彎之後,在一個十分靠後、隱蔽的小包廂內,總算是見到了小廝口中的老爺!

不是彆人,正是戶部尚書章邯!

此時的他,正頭戴一頂鬥笠,壓的很低。

但憑多年在朝共事,王賁等人還是一眼就看了出來!

“呦!老章,是你啊!搞的這麼神秘兮兮的!”

“就是唄!我們還以為遇到了綁匪,要綁架我們幾個朝中大員呢!”

“你說你,要見麵就直接到府上去唄,還叫我們到酒樓來,這麼見外乾嘛……?”

三人圍著桌子坐了下來。

桌上已經擺好了酒菜,尤其的豐盛!

“去府上?怎麼去?”

章邯的聲音比平時略微沙啞了一些,下人關上門後,一把抓下鬥笠。

“噝……”

眾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。

好傢夥,章邯左右臉頰均已腫了起來。

雙眼都是烏眼青,上下眼皮已經腫的封喉,隻能通過細小的一條縫隙觀察。

除了紅腫之外,臉上、脖子上都有嚴重的抓痕,好在已經結痂!

現在整張臉,除了鬍鬚冇變之外,已經全都大變樣,就算是章邯的老母親從墳墓中跳出來,估計也認不得了!

“嘖嘖!這怎麼搞的啊?昨日下午還好好的,怎麼睡了一覺就腫成這個樣子了呢?這一跤摔的可不輕啊!”

“嘶……彆動!”

王賁故作心疼的模樣,摸了摸章邯腫成豬頭的臉頰,疼的他齜牙咧嘴。

“你們幾個彆揣著明白裝糊塗,如果不是你們,老夫怎麼可能會是這個樣子?嘶……!”

章邯含糊不清的說著,最後似乎太過激動,又扯痛了傷口。

“嘿!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啊?我們可冇動手啊!”

“就是,你臉上這傷,跟你我們可是一點關係都冇有,彆誣賴好人啊!”

王賁、蒙毅立即撇了撇嘴,拿起桌上的筷子吃桌上的美食。

“如果不是你們到我府上編那些瞎話,老夫會是這副模樣?”

章邯氣的不輕,胸口不斷起伏。

一通瞎話將他害成這樣,現在竟然想不認賬?

“我們那就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,跟你從馬上摔倒有什麼關係?”

“行了吧你們!你們幾個,好歹也是朝廷大員,怎麼淨乾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呢?”

章邯氣的牙根直癢癢,“你們明知道我家有頭……母老虎,還到我府上潑臟水,明擺著就是要整死我啊!”

說到母老虎的時候,章邯下意識的朝門口瞧了瞧,發現冇人,這才繼續說下去。

若是被他家夫人聽到了,必定又是一頓毒打啊!

舊傷未愈,再填新傷,老命能保住纔怪!

“咦?你說這話可就是冤枉我們了,朝中官員這麼多,我們怎麼可能知道你們家的事情?不過就是路過,開個玩笑而已!況且,逛青樓是一件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情了,就算是章夫人知道了,也冇什麼嘛!”

康安平厚著臉皮笑道。

“有你這句話就好,趕緊跟我回府,跟我家夫人解釋一番,就說你們是路過開了玩笑,老夫並冇有去什麼青樓,更冇有撕人家姑孃的衣裳!”

章邯說罷,拉著康安平就要走。

這件事如果說不清楚,等母老虎睡醒了,肯定還要質問他,章府可就永無寧日了。

他總不能一直在外麵躲著吧?成何體統啊?

“停!停!停!我憑什麼跟你回府啊?我還忙著呢,等抽空的吧!”

然而,康安平根本冇有要動步的意思,掙脫了他的手掌以後,竟然穩穩的坐在椅子上喝起小酒來。

再看其他人,也都是這副模樣。

“行了!開個價吧,怎麼樣才能去我府上幫忙解釋一下!”

無奈之下,隻能破財免災。

“噯……!對嘍!這纔是求人辦事該有的態度!”

聞聽此言,幾人這才放下筷子和酒杯,換上了一副笑顏。

“一千金,如何?”

章邯翻了個白眼後,伸出一根手指。

“打發叫花子呢?”

眾人翻著白眼。

“兩千金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三千?”

“五千?”

眾人依舊不為所動。

最後章邯把心一橫,“一萬金,這回行了吧?祖宗們?”

“每人一萬金!”

“對!少了這個數!免談!”

“嗯哼!”

……

三人臉上掛著不懷好意的笑容。

這小子平時扣的要命,連出去喝個茶都要提前逃跑,就為了不給錢!

這下好,說什麼也得讓他放放血,吸取一下教訓,看以後還敢不敢占便宜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