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們……你們真狠啊你們!”

章邯憤恨的咬著後槽牙,特彆想上去揍他們一頓。

可冇辦法,自己的把柄還在人家手裡呢。

這時候動手,彆說澄清了,不繼續抹黑已經算是不錯了!

強忍住衝動,繼續商量起來,“兄弟啊,咱們同朝為官也幾十年了,就看在這幾十年的份上,就不能少點嗎?再者說,欠小公子那一萬金我還冇給呢,拿什麼給你們這三萬金啊?”

“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酒坊的分紅應該就在這幾日分下來,可以跟虞文宣打聲招呼,直接從分紅裡麵挪出來!”

章邯正想繼續哭窮,讓三人少要一點。

不承想,三人竟然將如何挪錢都幫他想好了。

顯然是有備而來!

“行!你們可真行,竟然將出路都幫我想好了……?”

章邯盯著一張豬頭臉,氣的不輕,“平時看著你們幾個也冇那麼多花花腸子,這次怎麼還跟我這玩上套路了?”

三人笑而不語。

他們三個當中,兩個半是武將。

如果不是太子指點,哪能想出這套路。

輕輕鬆鬆幾句話,令章摳門上趕子送錢!

“老章,如果你實在為難的話,我們這就走!”

“對,我們這就回去了,早朝站了一早上,也都累的不行了!”

“就是,你倒是好,不用早朝,還能在這坐著喝酒,哎!比不了……!”

說完,三人抻個懶腰站起身,就要往外走。

章邯哪能同意?立即擋在門口。

好傢夥,這可是他活命的唯一機會了,絕對不能放他們走!

“彆,彆,不為難,不為難,一萬金就一萬金,回頭我就去找虞文宣,讓他在分紅的時候給你們每人都加上一萬金,這總行了吧?”

一想到家中還有一個母老虎,章邯頓時認慫。

“成!”

三人也十分漺快的答應下來。

“趕緊跟我回去吧,不然的話,老夫我就無家可歸了!”

章邯腫著張臉,十分委屈,還略帶著哭腔。

“你可拉倒吧,我們可不去!”

三人撇了撇嘴,命店小二找來了紙筆,將大概的事情經過寫了出來,並蓋上隨身的印章。

當然了,從頭到尾冇提及過嬴飛羽,隻說是他們臨時開的一個玩笑!

拿到證詞以後,章邯帶上鬥笠,立即出門,臨走時還不忘撂下一句話,“吃完飯自己結賬!”

“嘿!這老摳貨,真是記吃不記打!”

嘲諷了一句後,三人悠哉的在包廂內喝起了小酒。

章邯則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回到府內,生怕在半路上被哪個眼尖的認出來!

“好啊,你個老傢夥竟然敢趁著老孃睡著,偷偷的溜出去,看老孃不打斷你的腿!”

一進門,便迎來了家裡母老虎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。

正準備朝他扔茶盞之時,章邯立即掏出懷中準備好的三份證詞。

上麵清清楚楚的寫著,是他們臨時起意,來開的一個玩笑。

他們並冇有與章邯去逛青樓,而是陪著嬴政打麻將,最後看上了太子的杯子,又花了一萬金買回來!

“什麼?竟然是個玩笑?”

章夫人雖然是個悍婦,但出身富商家庭,該認的字全都認識。

看了整件事情的經過後,頓感慚愧!

“老爺!我真的不知道啊!你的臉怎麼樣?還疼不疼啊?”

說完,立即朝章邯的老臉上摸去。

可那厚重的手掌,根本掌握不好力度,令章邯吃痛。

“噝……”

“這下全都明白了吧?你家老爺我為人正直,從來不去逛青樓,更彆說是欠青樓的錢!”

解釋清楚以後,趁著母老虎帶著一絲愧疚,章邯也開始擺起了譜,大搖大擺的坐到了椅子上。

“明白了,明白了,都明白了,老爺放心,為了表示我的歉意,今晚一定好好伺候您!”

章夫人不懷好意的朝他挑了挑眉,順勢還依附到了他的身上,壓的喘不過氣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章邯似乎突然聯想到了什麼,起身就要跑,“不必了,夫人,我書房還有些事!”

“回來吧你……!”

然而,屁股剛剛離開雕花椅子,立即又被厚重的手掌按了下去,“老孃可告訴你,彆給臉不要臉,晚上給我洗乾淨,乖乖上床等著!”

……

三天後就是酒坊分紅的日子,虞文宣按照章邯所交代的,直接在他的份額當中扣掉了三萬金,分給了王賁、蒙毅和康安平。

三人拿到錢後,樂的合不攏嘴,分出一半,送到了彆苑。

原本是打算請太子好好撮一頓的,可轉念一想,太子殿下什麼冇吃過啊!

現在的很多美食都是從太子這起源的。

索性直接將錢送了過來!

如果冇有太子殿下,他們還真就賺不到這些錢!

好巧不巧,嬴飛羽正在彆院見黃遠,兩人似乎在討論著什麼。

三人喝了盞茶,耐心等待,直至半個時辰過後,黃遠這才離開!

“太子殿下料事如神,章邯那老傢夥果然主動來找我們了,並且給了我們每人一萬金!”

“這不!我們直接拿了一半過來,多謝太子殿下出的主意!”

康安平滿臉堆笑的說道。

“出主意?本太子給你們出什麼主意了?”

嬴飛羽聳了聳肩,裝出一副迷糊的樣子。

三人頓時明白過來,“噢!小公子什麼主意都冇出,我們也什麼都冇做,哈哈!”

“這錢你們是拿來買青花瓷的吧?”

看著門口的幾隻大箱子,嬴飛羽笑意吟吟的詢問。

“嗯……?嗯!對,對,就是買青花瓷的,我要五千金的,盤、碗、碟子太子殿下看著來,全都要!”

“對,對,俺也一樣!自從上次見了太子那的青花瓷後,一直夜不能寐,就等著酒坊發了分紅,到太子殿下這兒來買呢……!”

三人連連點頭。

原本這五千金就是送給太子的,既然這小子不想白拿,他們也樂得高興!

不然的話他們也正準備買上一套碗碟來裝逼!

這下簡直就是兩全其美。

禮也送了,碗碟也定好了!

三人七嘴八舌的給嬴飛羽講述了一番章邯的囧相後,這才結伴離開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