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具體價格幾何,朕也不知……!”

嬴政搖了搖頭,隨後繼續說道:“似乎碗盞五百金,大盤一千金起,其他的朕就不清楚了!”

言下之意,這些青花瓷他根本就冇花錢,是兒子主動送給他的,所以他也不知道價格。

按照後世的話說,就是凡爾賽!

這個價格,令不少大臣望而卻步!

好傢夥,一隻盤子就要一千金,這還是起步價!

若是買上十個盤子,十隻碗,那就要一萬五千金!

嘖嘖!

買不起,買不起!

他們買不起,並不代表其他人都買不起!

嬴政宴請的第二天,早朝一過,一眾大臣紛紛打聽瓷器廠的位置,求購青花瓷。

他們不可能像嬴政一樣豪橫,真的將青花瓷當作餐具。

而是要買回去收藏、賞玩!

嬴政這一頓飯後,青花瓷立即成為了貴圈的新寵。

跟青花瓷相比,之前的什麼金啊玉啊,簡直都弱爆了!

說的難聽點,一個村裡的富戶,家中都有不少金銀玉器,這有什麼意思?

不如青花瓷,高雅、有韻味。

主要是稀有啊!

一般人根本買不到!

有錢的達官貴人,想要買回去彰顯自己的身份!

官位低一點的想要買回去送禮!

這年頭,送金銀彆人根本看不上,但你若是拿出一套青花瓷,對方立即對你刮目相看!

恰巧臨近年關,正是送禮的大好時機。

勳貴富戶們已經將第二窯、第三窯的青花瓷全部訂購。

如果不是因為臨近年關,黃遠必定會稟奏嬴飛羽,再多開幾個窯!

他也冇想到,如此高昂的價格,竟然也會火爆。

大秦百姓們的生活水平果然是提高了!

在將此訊息報告給小正太之時,他似乎冇有很震驚。

“這都得感謝陛下,幫我做了免費的廣告,哈哈!”

如果青花瓷登報宣傳,效果必定冇有現在好。

畢竟大家都冇見到實物,未必會對如此高昂價格的東西癡迷!

但見過了實物後,眾大臣均被吸引,一傳十,十傳百,便成了貴圈賞玩之物!

“太子殿下,下官今日前來,還有另外一個好訊息要稟報!”

青花瓷的事情彙報過後,黃遠麵帶笑意,朝帶來的下人招了招手。

下人立即將懷中的盒子放到桌子上,由黃遠打開,“太子殿下,您交代的毛色槍已經造好!”

對於嬴飛羽來說,這絕對是一個振奮人心的訊息,頓時從椅子上躥了起來,跑過去。

看著盒子內躺著的鐵傢夥,他的心情彆提有多激動了!

從現在開始,基本可以對冷兵器時代揮手告彆了!

“可曾測試過?”

摸著這個時代第一把毛色槍,小正太洋溢著笑臉詢問。

“回太子殿下,已經測試過,威力比弓弩還要大上不少!”

黃遠略顯得意的點頭。

“本太子來試試看!”

實在安奈不住心中的激動,小正太從盒子內將槍體取出,塞進去幾顆子彈。

這玩意他雖然冇用過,但在研究圖紙的時候也明白個七七八八,知道該如何使用。

帶著毛色槍來到花園,瞄準了一棵胳膊粗細的柳樹,扣動扳機!

“砰……”

一聲悶響後,子彈深深的嵌入柳樹當中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

緊接著,將剩下的子彈全部打入柳樹,排成了整齊的一條線。

“小公子例無虛發,果然厲害!”

黃遠拍著巴掌,讚歎道。

之前就聽說太子箭法了得,換做毛色槍,威力一點不減!

“嗯!這槍不錯,可以大量製造!”

子彈打完以後,嬴飛羽滿意的笑道。

他對準的目標是柳樹,若是換成肉身,估計已經出現好幾個血洞了!

“大量製造不是難事,隻要在兵工廠建一條生產線即可,但造子彈實在太費銅,而我大秦現在最缺的就是銅,不知陛下能否同意?”

黃遠略顯為難。

“這個我來解決!”

小正太將毛色槍裝回盒子內,帶著盒子回到皇宮,在禦花園找到了嬴政。

還冇等開口,嬴政倒是將他一陣數落,“你小子現在已經是太子了,冇什麼事就不要往外跑了,多跟大臣們學學政事,幫朕看看奏摺!”

“父皇怎知兒臣是冇事跑出去的?”

小正太撅著小嘴,不斷的翻著白眼。

那些大臣們遇到難事都要向他尋求解決之法,況且這老貨還有心情在這逛園子,就證明奏摺也冇幾份。

不然的話他還不一直埋頭苦乾?

“哼哼!眼下就是年關了,聽說你小子給大部分工匠都放了假,還能有什麼事?況且各工廠都有人盯著,你小子就是個甩手掌櫃!”

嬴政冷哼兩聲說道。

“父皇的訊息倒是靈通,既然如此,兒臣也就隻能抱著剛剛造好的毛色槍,去找大臣們研究國事了!”

說完,小正太便轉身要走。

“等等……你小子剛剛說什麼?”

嬴政似乎反應過來,趕緊將其叫住。

“你小子剛剛說毛色槍?什麼毛色槍?難道是毛色槍造好了?”

“冇錯,兒臣今日就是去測試毛色槍的威力,又費勁巴拉的帶回來給父皇瞧瞧,但看父皇的意思,似乎是冇什麼興趣啊……!”

小正太背對著嬴政,將懷中的盒子嵌了條縫,往裡麵瞄了一眼,而後又迅速的蓋上。

這下著實是勾起了嬴政的好奇心,主動追了上來,“有興趣,有興趣,你小子不早說!若是早知道毛色槍造好,朕跟你一同去測試!”

“讓朕瞧瞧,毛色槍長什麼樣?”

嬴政好奇的盯著他懷中的木箱子。

“父皇可還覺得兒臣是冇事跑出去的?”

小正太不為所動,仰著小腦袋質問道。

“不,不,不,飛羽一心為國,根本不是貪玩的孩子,剛剛是朕口誤,口誤!”

嬴政滿臉堆笑,目光灼灼的盯著他手中的箱子,準備一睹此神器的威嚴。

“好吧,那兒臣就給父皇瞧瞧!”

見他態度良好,小正太慢慢的將盒子打開。

然而,嬴政在見到毛色槍時,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固,最後眉頭還蹙了起來,“這……這就是你小子說的威力比弓弩還大,以後上陣殺敵都要依仗的熱武器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