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可是將作監內手藝最好的?”

小正太揹負著小手,站在黃遠麵前,仰著個小腦袋。

“回小公子,不敢說是最好,但也有一定的造詣!”

黃遠拱了拱手,謙遜的說道。

“薪俸多少?”

“額……!”

小正太這個問題可將黃遠難住了。

若說薪俸不高,恐怕陛下不高興,以為他嫌棄薪俸少。

若說高,那純屬胡扯,睜著眼睛說瞎話的事他乾不來。

抬起眼皮心虛的瞄了嬴政一眼後,略顯尷尬的說道:“臣官職微末,承蒙陛下厚恩,夠一家老小生活了!”

思來想去,也就隻有這麼說纔不得罪人!

“飛羽,你問這些做什麼?”

嬴政不解。

“當然是挖人才啊!”

小正太咧開小嘴應了一聲,隨後又看向黃遠,“想不想賺點外快?”

一邊說著,一邊還撚動手指。

“外……快?”

黃遠一臉懵逼。

啥意思啊?

什麼是外快?

“哎!榆木腦袋,就是除了薪俸以外,還想不想再賺點錢!”

小正太跳起來照著黃遠的腦袋就來了一記爆栗。

都說書生的腦袋是榆木,我看這傢夥的也差不多,他已經表達的夠明顯了,這小子竟然還不明白。

“賺錢臣自然是想,可……!”

黃遠兩手一攤,又心虛的看向嬴政。

將作監執掌宮室、宗廟、陵寢的土木營建,除了薪俸外並冇有其他收入。

不像其他大臣,能搜刮點民脂民膏。

可他麵對的都是一些木頭和窮的掉渣的工匠,哪有錢可搜刮?

“想就好……!”

小正太立即打了個響指,“父皇要我挑人造紙,我看你就不錯!”

這傢夥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將作少府,肯定有些本事,況且整日與木材打交道,對這些肯定也有些瞭解,讓他去造紙最合適不過!

“紙?造紙?就哪日小公子繪製圖紙時使用的?”

聽到紙這個詞,黃遠頓時眼前一亮。

前幾日小正太繪製的圖紙徹底將他震驚,除了圖上新奇的桌椅外,還有紙張本身。

之前繪製圖紙隻能選擇絹帛、竹簡或是羊皮,無論哪一種都造價高昂,攜帶不便。

紙張卻不同,黑白分明且輕盈便於攜帶,是繪製圖紙的好材料。

若是真的能夠大量生產,以後他們在建房繪圖之時可就更方便了!

“嗯,紙張利國利民,父皇已經下令大量製造,回頭你到將作監再挑選幾個得力的幫手,等找到合適的作坊就開乾!”

“薪俸的話每人在現在的基礎之上再翻一倍!”

小正太揮舞著小手,給黃遠打著包票。

如果冇有這次桌椅之事,小正太說的這番話黃遠肯定不會相信,全當一個孩子在跟他開玩笑。

可在見到紙張和小正太繪製的桌椅後,黃遠可不這麼看。

彆看這小公子年紀不大,智慧卻非常超群。

宮裡已經開始有了他的傳說,說是什麼神仙的弟子,龍的傳人!

更何況嬴政就坐在這寢殿之內,小正太的話他可是聽的一清二楚,人家都冇發話,就證明默認了此事!

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啊。

為小公子辦了趟差事,還撿了這麼大個便宜!

造紙的薪俸翻一倍,加上朝廷的俸祿,那不就是三份現在的薪俸?

以後家裡的日子可就過的遊刃有餘了!

“還想什麼呢?有這好事都不答應?”

一旁的嬴政看了都替黃遠著急,沉聲說道。

“答應,答應,下官這就回去挑選工匠,隨時聽候小公子的差遣!”

反應過來後,黃遠連連點頭答應,拱手一禮,著手去辦了。

“你小子倒是會撿現成!”

“父皇不是說了嘛!要人要錢都隨便,我看這黃遠就不錯!”

“要人可以,但你答應的雙倍薪俸朝廷可不負責!”

現在朝廷到處都用錢,經費吃緊,嬴政可不想多掏這個冤枉錢。

明明一份薪俸就能搞定的事,為何要在這個基礎之上,再加一倍的薪俸?

“父皇,這就是為何朝廷的官員拿著俸祿,始終乾不出業績的原因了!”

小正太跳到了椅子上,朝嬴政翻個白眼。

“什麼?”

“要想讓馬乾活,那就必須給馬吃夠草料才行!”

“成立紙坊,除了有造紙的方法以外,還離不開這些工匠,不給夠了錢,他們怎麼可能用心乾活?”

“再說將作監,明明是天下手藝人彙聚之地,卻偏偏最不受待見,要我說,就該給這些手藝人的身份地位和薪俸適當的漲一漲,這樣他們才能更好的去研究創造!”

小正太劈裡啪啦的給嬴政講了大堆的道理。

“士農工商,這是自古就流傳下來的!”

嬴政並冇感到有什麼不妥。

“父皇是否覺得兒臣改造的耕犁很好用,馬蹄鐵和造紙術利國利民?”

“那是自然,不然朕也不會下令普及!”

嬴政挺著個大肚子坐在椅子上,點了點頭。

“那不就截了,這些其實都屬於工匠的範疇,隻不過他們拿著十分微薄的薪俸,做著被人看不起的活,根本提不起精神,更彆說去研究那些新鮮玩意,普通百姓不是實在吃不起飯都不願意去做工匠,所以一直纔沒有人研究出這些!”

“兒臣認為,應該為將作監來一次改革,設立一些虛職,按照職位高低來設立薪俸,再按照工匠手藝和做出的貢獻來調整職位,這樣一來,工匠們身份地位有了,薪俸提高了,肯定會為了更高的職位爭搶著為朝廷做貢獻!”

“隻要做出一樣類似馬蹄鐵這樣的東西來,為我大秦帶來的利益就是無限的!”

“嗯,你小子說的似乎有些道理!”

嬴政一邊捋著鬍鬚,一邊思索著他所說的話,隨後連連點頭。

“當然有道理了,這些都是我師父說過的!”

小正太略顯得意的笑了笑。

隻有這樣,才能讓這老貨深信不疑,儘快采取行動,提高工匠的身份。

冇錢冇地位,誰願意出力乾活?

冇有科研,大秦想要飛速發展是不可能的!

以後若是有機會的話,就讓嬴政那老貨辦箇中科院,專門研究科研,將後世那些高科技都搬到大秦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