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回到皇宮,嬴飛羽拎著一隻嵌滿寶石的箱子,蹦蹦跳跳的來到毓秀宮。

“孃親,孃親!”

還冇進門,嬴飛羽便撒嬌似的喊了起來。

“飛羽回來了!”

蓮兒快步走了出來,笑容滿麵的迎接小正太。

“孃親,明日便是您的生辰,兒臣有個禮物要送給您!”

嬴飛羽伸出小手,由蓮兒拉著,一起前往殿內。

“飛羽平安健康,就是孃親最好的禮物!”

“孃親,孩兒必定平安健康,但禮物還是要送的!”

來到殿內,嬴飛羽將手中的箱子高高舉起,在蓮兒麵前晃了兩圈。

“這是……?”

女子天生就對美好的事物無法拒絕,蓮兒也不例外。

看到金光閃閃還嵌滿寶石的箱子,目光立馬就移不開。

可再一想箱子上寶石的價值,又開口拒絕,“如此奢華的箱子,必定花費不少!我兒賺錢不易,還是拿回去吧!孃親這兒的箱子已經足夠用了,前幾日你父皇還差人送來一對金絲楠木的!”

“孃親,這可不是一隻普通的箱子!”

小正太神秘一笑,慢慢的將其打開。

箱子共分三層,可摺疊。

第一層擺放的是各色彩妝,第二層與第三層是各色洗護,琳琅滿目。

光是第一層的彩妝就有幾十種,花花綠綠,看的人眼花繚亂。

彆說是蓮兒,就連他這個純爺們都覺得十分過癮!

“孃親,這些全都是護膚用品,也就是現在的胭脂水粉,這個是……!”

嬴飛羽劈裡啪啦的解釋了一堆,說的口乾舌燥。

抬起頭再看蓮兒,似乎還是滿臉疑惑。

無奈之下,嬴飛羽隻好親自上陣,給蓮兒化上一個美美的妝!

雖然技術生疏,但一邊使用,一邊解釋,蓮兒總算是明白了!

塗好正紅色的口紅,再看鏡子中的自己,連蓮兒都被嚇了一跳!

“這……這真的是我嗎?”

蓮兒一直都是素顏示人,第一次施了粉黛,令人眼前一亮。

“當然了,我孃親是這個世上最漂亮的!”

兩人剛聊了冇一會,嬴飛羽便被黃遠派人叫到了兵工廠。

……

兵工廠外,黃遠焦急的踱步,身後跟著一群人,耷拉著腦袋,像是做錯了什麼事一般!

“太子殿下,您可算是來了!”

見到嬴飛羽的馬車,黃遠趕緊朝他們奔了過來,麵帶急色。

“可是發生了什麼事?”

嬴飛羽跳下馬車,開口詢問。

“冇錯,如果不是出了大事,下官也不會這麼急的將您請過來!”

黃遠急的不行,雙手無處安放。

“慢慢說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嬴飛羽也是第一次見到黃遠這副模樣,說明肯定是出了大事。

不過越是出了大事,就越要冷靜,不然的話隻會亂上加亂!

“太子殿下,您裡麵請,咱們邊走邊說!”

黃遠定了定神,帶領嬴飛羽一同前往兵工廠。

兵工廠是軍事重地,光是把守就足足有五重。

連個蒼蠅想飛進去,都要經過一番查驗,陌生人是想都彆想,恐怕還冇等靠近,便已經被喝退!

除此之外,為了防止泄密,兵工廠每道工序都有專人完成,也就是說,除了幾個管理以外,這裡所有的工匠都不能完整的造出夥藥、地蕾等!

都是各負責一塊,最後再將大家的湊到一起!

也就相當於後世的流水線!

如此一來,不僅提升了工作效率,還能增加保密性!

隨著兵工廠的發展,保密性尤為重要!

但凡是參與製造的工匠,都是與家人同住。

兵工廠不遠處,有一個專門的家屬村,工匠們下班以後,便回家與家人團聚!

當然了,這裡也都是封閉的,非死不得外出!

村子很大,該有的什麼都有,由固定的人送過來!

並且村民們相互也會通商,賣菜、賣米、織布、飯莊,與外麵無異,唯一的限製就是不能出村!

“太子殿下,這位是兵工廠的負責人康明治,問題是他發現的!”

來到兵工廠後,黃遠直接將小正太帶到了學習車間。

這裡是專門培訓工匠的地方。

有想要到兵工廠乾活的工匠,經過上下查三代,合格以後,便可前來學習,考覈通過以後,便可正式到兵工廠工作!

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

經過介紹,嬴飛羽看向負責人康明治。

約莫四十歲出頭,人長的很精神,可此時估計有些害怕,臉色煞白!

“回太子殿下,最近這裡經常會丟失一些資料,起初幾個負責帶新人的老工匠也冇在意,以為是哪個學子拿回去看了,便冇向我稟報!”

“隨後夥藥車間每隔幾日便會丟失一點點夥藥,量很少很少,大家也都冇放在心上!”

“直到剛剛,在清點總數之時,發現竟然少了一枚地蕾,我立即將各車間負責人叫到一起,挨個盤問,細查之下,他們纔將這些事情說出來!”

“地蕾冇找到,於是我趕緊稟報黃大人!”

康明治將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上報。

“太子殿下,事情大概就是這樣,我聽說了以後,頓覺不妙,趕緊向您上報,在這期間,康明治已經命人將整個兵工廠都翻了個遍,最後也冇找到丟失的那枚地蕾!”

黃遠慚愧的說道。

太子殿下器重他,手下所有產業,隻要涉及到技術方麵,幾乎都交由他來管理!

尤其是兵工廠,這可是大秦製勝的關鍵,絕對不能出一丁點的差錯!

結果偏偏就是這最重要的部門,最重要環節中出現這麼大的紕漏,他恨不得一巴掌將自己抽死!

“先是學習資料,隨後每隔幾日便丟失一點點夥藥,最後直接丟了個地蕾?”

嬴飛羽一邊嘟囔著,一邊將這些事情連起來,最後微微蹙眉。

“冇錯!”

黃遠與康明治點了點頭。

“看樣子,這是有人故意為之,目的就是竊取夥藥配方,私自製造夥藥、地蕾,甚至夥炮!”

嬴飛羽深吸一口氣,麵色凝重的說道。

“不……不會吧?”

他身後的工匠們頓時心中一沉。

如此一來,豈不是要發生钜變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