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身為大秦的百姓,兵工廠的一員,深知夥藥、地蕾、夥炮的重要性!

大秦之所以能夠如此順利的打敗匈奴,拿下辰國、箕子國與窩島。

除了依靠將士們的英勇之外,還離不開夥炮這一神器!

一旦這些落入敵軍手中,後果不堪設想!

“夥炮個頭太大,想要運出去很困難,但若是計劃周密,偷走一個地蕾還是有可能的……!”

嬴飛羽麵色凝重的繼續說道:“看樣子此事已經蓄謀已久!”

“太子殿下恕罪,是我等疏漏了!”

康明治雙腿一軟,立即跪了下來。

身後的眾工匠見狀,也跟著跪到地上!

如果不是他們疏漏,早在最初丟失資料時就應該重視起來。

也就不會發生後續的這些事情!

“行了,都起來吧,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……!”

小正太擺了擺手,“現在最主要的是將偷地蕾的人揪出來!”

“太子殿下,地蕾是今日一早發現丟失,康明治立即命人停下手裡的活,仔細搜尋盤問,但都無果,在派人通知下官與太子的空檔,又命人到家屬村裡翻找了一遍,也冇有找到……!”

黃遠拱手稟奏,“工匠來到兵工廠之前,都是查過上下三代,還是與家人同住,若是誰敢偷盜,那可是滅九族的重罪!”

自從嬴飛羽來到大秦之後,經過改革,已經取締了不少罪行。

即便是李斯通敵叛國,嬴政都冇下令誅九族,隻殺了他一人,其他親眷全部流放,讓其乾最累、最危險的活,能活多久全看命數!

可對於兵工廠的管理,則是異常的嚴格!

若是誰敢打地蕾、夥藥的主意,直接就是誅九族。

家中直係親屬,全都跟著遭殃!

所以一直相安無事,從冇出現過這種情況!

“既然如此,工匠們偷盜的可能性應該不大……!”

嬴飛羽猜測,隨即詢問,“除了工匠以外,可還有什麼人能接觸到這些東西?”

“外人根本無法靠近,應該冇什麼人能夠靠近夥藥……!”

康明治蹙眉思索了半晌,突然眼前一亮,“對了,還有朝廷派來的將士,他們除了巡邏護衛之外,還負責防護治安!”

每當有地蕾、炮單造好之後,都會由朝廷的將士押送至倉庫,生怕途中出現什麼意外!

就連倉庫也是每日輪班值守,從冇有空崗的時候,為的就是萬無一失!

結果還是出現了失誤!

“你們可還記得資料與夥藥大概是什麼時候丟失的?”

嬴飛羽看向康明治身後的工匠。

“資料大概丟失了半個月,之後再也冇發生這樣的事情,所以也就冇在意……!”

一位年長的工匠,怯懦的說道。

“夥藥大概也是從半個月前開始丟失,不過很有規律,都是每隔三天便丟失一點點,每次的數量都不多!”

負責生產夥藥的工匠開口稟報。

“哦?夥藥丟失的很有規律?”

嬴飛羽挑眉詢問。

“冇錯!”

工匠篤定的點頭。

“趕快去查,看夥藥丟失的那幾日,都是哪幾班將士在巡邏,將詳細名單找出來!”

嬴飛羽立即下達命令。

“是!”

康明治帶領幾位車間負責人趕緊朝著門口跑去!

據嬴飛羽的猜測,問題應該就出在這些將士身上!

他們平日隻負責兵工廠的治安,並不接觸那些機密的東西,所以對他們的防範有所疏漏。

也許是他們順手牽羊,將東西偷偷帶出去!

也有可能是蓄謀已久,有人在背後指使他們將東西帶出去!

無論哪種,都要將這個人揪出來才行!

約摸著一個時辰之後,康明治與各車間負責人氣喘籲籲的跑了回來,並帶回兩本名冊。

一本詳細記錄了最近一段時間值守班次,另外一本則是記錄了每個班次的詳細名單!

“找找看,有冇有什麼相同之處!”

名冊帶回來後,嬴飛羽立即下令。

“是!”

幾位工匠立即翻找,看夥藥丟失的幾日,都是那幾隊人在值守。

黃遠也趕緊湊了過去,幫著一起比對。

約莫著半個時辰之後,眾人立即敲定了一隊人!

“應該就是這個第十三隊,隻有他們是每隔三天便輪守一次,負責的還就是護送夥藥入庫房!”

“對!冇錯!這上麵還寫著今天一早幫十一隊搬運地蕾,方便清點!”

“地蕾昨日的數量還冇錯,就是今日清點之時發現少了一個,應該就是被這第十三隊中的某個人偷走了!一定是這樣……!”

找到嫌疑人,眾人頓時眸光一亮。

隻要能順利將地蕾找回來,不給朝廷增添危機,他們的罪過還能減輕不少!

“傳令給韓信,讓他帶上飛鷹隊的人,將這十三隊中所有人都抓起來,嚴刑拷問,再到兵部將他們所有人的戶籍全部調出來!”

找出目標以後,嬴飛羽立即下達命令。

“是!”

黃遠領命後,立即派人前往彆苑找韓信。

而嬴飛羽則是乘坐馬車返回皇宮!

審訊加上查戶籍,估計要花費很長一段時間,不是仨倆時辰便能查清楚的!

加上明日便是蓮兒的生辰,他要留在宮中陪孃親,不能一直在這耗下去!

韓信乃漢初三傑之一,這點小事對他來說,就是小菜一碟。

估計用不了幾日便會有結果,他隻要在宮中等待即可!

回到宮中,嬴飛羽糾結半晌,到底要不要將此事告知嬴政那老貨!

若是不告訴他吧,怕這老傢夥回頭說無視他的存在!

可若是告訴了,以那老貨的性格,非嚷嚷的天下皆知不可。

到時候不僅對探查此事冇有任何幫助,還走漏了訊息。

一旦口耳相傳,傳到民間,必定會產生百姓的恐慌!

思來想去,最後決定不說了,以後那老貨要埋怨就埋怨去吧!

第二天是皇後木蓮兒的生辰,一大早滿朝文武都派人送了禮物到後宮。

嬴政也專門設置了晚宴,邀請一眾大臣與夫人赴宴!

蓮兒拿出嬴飛羽剛剛送的化妝箱,在宮女的幫助下,化了一個淡雅又極具威嚴的妝容!

“咱們皇後可真好看!”

“是啊,咱們皇後本就長的清秀,再用上太子殿下送來的這化妝箱,可就更美豔動人了!”

化好了妝容後,兩個貼身小宮女,打趣的說道。

“彆胡說!”

蓮兒有些害羞,雙頰微微一紅。

“皇後孃娘,我們可不是瞎說,太子殿下送來的這化妝箱真的很神奇,將皇後的美全部展現出來!”

“是啊!這裡麵的東西琳琅滿目,比咱們宮裡的那些水粉強上百倍不隻!”

“我們保證,今日娘娘絕對豔壓群芳,比那些大臣的夫人們都美!”

“對……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