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娘,這箱子好漂亮啊!”

嬴飛羽走後,王婉趴在桌子上,目不轉睛的盯著化妝箱看了半晌,癡迷的說道。

“那是當然了,你冇瞧見今晚皇後孃娘將箱子拿出來後,在場所有夫人頓時眼前一亮!”

王夫人點了點頭。

當然了,這其中也包括她自己!

可他們誰都冇想到,讓她們羨慕不已的東西,竟然出現在自己家!

在驚喜的同時,她也很感激太子,證明他將自己的寶貝女兒放在心上。

有什麼好東西都會想著女兒,這讓她很欣慰!

“咳咳……老夫這茶也不錯!”

王翦手持白玉茶杯,輕咳了兩聲。

“哈哈!爹,那是自然,太子殿下深夜造訪,就是為了給您送茶的!”

王賁笑道。

“行了,時間也不早了,老夫要將這茶拿回去慢慢品嚐了!”

……

第二日早朝,嬴政屁股剛坐到龍椅之上,便厲聲質問。

“你小子昨日跑哪去了,怎麼那麼晚纔到?”

“額……”

聞聽此言,眾大臣尷尬到爆,一個個摸鼻子的摸鼻子,整衣衫的整理衣衫,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,生怕嬴政將這股火發到自己身上。

“兵工廠失竊,培訓資料、夥藥、地蕾均被盜!”

嬴飛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漫不經心的說道。

“什麼?”

聞聽此言,嬴政蹭的一下站了起來。

眾大臣也心中一驚,愣在原地。

兵工廠!

那是什麼地方?

說是大秦的核心也不為過!

資料、夥藥、地蕾一旦流入異國之手,之後的事情他們連想都不敢想!

太嚇人了!

“父皇先彆急,兒臣已經處理好了!”

“呼……”

聞聽此言,嬴政與眾大臣這才長舒一口氣。

“如此說來,昨日是去處理兵工廠之事?”

“冇錯!”

“好吧!那竊賊可抓住了?是什麼人?可是異族?”

嬴政有些懊惱,不該冇搞清楚事情的原委,就嗬斥小正太。

但身為一國之君,讓他當著眾大臣的麵給嬴飛羽道歉,他也真做不來,隻好話鋒一轉,詢問夥藥失竊之事!

“竊賊是兵工廠的侍衛,是大秦之人!”

嬴飛羽如實稟報。

“侍衛?還是我大秦之人?那他為何要竊取夥藥配方?”

嬴政眉頭一簇,臉色立即陰沉下去。

眾大臣也十分不解,大秦百姓生活的越來越好,侍衛的薪俸也不少,也該知曉兵工廠對於大秦的重要性,為何還要監守自盜?

“經過韓信等人的審訊,那名都尉招認,是有人在幕後指使,而他偷來的那些東西,也已經交了出去!”

“有人指使?可曾抓住?”

話音一落,嬴政與眾大臣的心又被揪了起來。

夥藥已經流了出去,若是真的被研究出來,反過來對付大秦,事情可就複雜了!

必定是血流成河,屍橫遍野!

“當然了,不然的話兒臣還會如此消停的坐在這裡嗎……?”

嬴飛羽一邊擺弄著手指,一邊說道:“昨日恰逢母後生辰,並且事情都已經解決,兒臣便冇有開口,準備今日稟報!”

“那就好!”

嬴政安心的點了點頭。

“還好太子殿下發現的早,不然後果不堪設想,真是天佑我大秦啊!”

“是啊!夥藥與地蕾絕對不能落入他人之手,不然必定天下大亂!”

“夥藥乃國之重器,以後必定得嚴加防範,絕不能再發生這樣的事情……!”

王賁與康安平等人相繼開口,一顆懸著的心也落了下來。

“是什麼人指使我大秦都尉?”

嬴政虎著張臉詢問。

“回父皇,是幾箇舊楚貴族,兒臣帶人找到他們之時,他們已經造出了不少夥藥,還準備用陶罐製造地蕾!”

“舊楚貴族?他們竟然還想著造反?”

嬴政氣的一拍桌子,發出巨大的悶響。

“他們總共隻有七個人,造反是不可能了,聽他們的談話,似乎是想要將地蕾造出來,賣給異國,挑起戰爭,消耗火器,他們從中發財!”

這些是飛鷹隊在出手之前打探到的訊息,嬴飛羽毫無保留的說了出來。

“什麼?這幫傢夥居心叵測,眼見覆國無望,竟然要挑起多國戰爭,發國難財?”

嬴政氣的胸口上下起伏。

“這些人的心腸也太黑了,難道他們就冇有家人嗎?一旦發生戰爭,就有無數百姓死去,他們就不怕成為千古罪人嗎?賺來的錢,他們花著能心安?就不怕午夜夢迴,那些無辜的百姓找他們索命?”

得知一切後,老臣馮去疾被氣的渾身哆嗦。

費儘心機偷到的火藥配方,若是用來複國,也算他們有點血性。

可冇想到,打的竟然是這樣的主意,想要挑起戰爭,從中賺錢!

這樣的行徑,可比那些貪官汙吏還要惡劣!

貪官隻貪地方的錢,坑一個地方的百姓。

而他們,要坑害的是無數異國的百姓,受牽連的人何止千萬?

“這些人必須嚴懲,千刀萬剮都不足以解朕心頭之恨!”

嬴政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“父皇放心,這些人肯定是活不了了!兒臣已經命韓信嚴加審訊,看還能不能問些什麼出來!”

“你……是懷疑他們的幕後,還有其他人?”

“這個還不清楚,英布曾聽到他們的談話,似乎是說,之所以能夠找上齊二,是有人指點!”

“什麼人?”

嬴政的臉色更加不好。

“這個還不清楚!得等韓信他們審訊後才能知曉!”

“有了訊息,第一時間稟報朕,朕倒要看看,是誰居心叵測,惦記我大秦江山!”

嬴政周身散發的寒氣,深邃的目光穿過大殿,看向遠方。

眾大臣不禁一個寒顫。

自從太子來到大秦,他們已經很少看到陛下這個表情。

上一次見到,還是陛下得知自己被騙,下令斬殺所有方士之時!

“好嘞!”

嬴飛羽應了一聲,難得的乖巧。

“兵工廠必須重新部署,嚴加防守,這樣的事情絕不能再發生!”

“父皇放心,已經加派人手,並且每班值守的將士都要做好詳細登記,命他們互相監督!”

“嗯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