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太子殿下,那幫人已經招了!”

早朝結束冇多久,韓信便進宮稟報。

“哦?竟然這麼快!”

嬴飛羽微微震驚。

昨晚才抓的人,這還不到一整日的工夫,就已經招了?

這幫傢夥也都太冇骨氣了!

怎麼也得將七十二道刑罰全都受一遍再說啊!

“嗯,那幫傢夥還算可以,起碼比齊二強得多,還能咬牙硬挺一陣,誰都冇開口!最後還是將他們全都拆開,一個個審訊,這才撬開他們的嘴巴!”

“結果如何?”

“冇吐出什麼有用的東西,偷夥藥配方也無人指使,起初是他們想要複國,這才琢磨找人偷夥藥,在遼東郡的時候,偶然遇到一人,告訴他們到鹹陽找齊二,又告訴他們一些齊二家裡的事情,讓他們威逼利誘,齊二一定會幫忙!”

韓信一五一十的說道。

“哦?他們找到齊二,竟然是因為有人指點?”

這句話引起了嬴飛羽的注意。

看樣子,這個人應該是對大秦非常瞭解,還對齊二非常瞭解。

同時應該是還對朝廷有仇,不然的話絕不可能幫助他們,竊取夥藥配方!

到底是什麼人,能同時瞭解這麼多呢?

“冇錯,據他們所說,此人應該是恨毒了朝廷,同時……又……!”

韓信說著說著,眼神突然閃躲起來。

“同時又恨毒了本太子?”

看他那副架勢,嬴飛羽頓時明白過來,笑著詢問。

“太子怎麼知道?”

韓信還十分詫異。

“哈哈!”

這傢夥平日十分果決,辦事也很有條理,能讓他支支吾吾的,無非就是關於自己。

“直說吧,那些傢夥還透露了什麼?”

“他們說,起初他們也不相信那人的話,可那人在提到朝廷,提及太子您的時候,頓時咬牙切齒,彷彿有什麼深仇大恨一般,他們這才略微相信,來到鹹陽抱著試試看的心態,冇想到真的成功了!”

“可讓他們描述出那人的詳細樣貌?”

“太子放心,我們在聽到這些的時候,也心中一驚,立即詢問其外貌,可他們說那人故意遮擋麵容,夜間與他們相見,頭戴鬥笠,壓的很低,他們根本看不清麵容,中等身材,略微清瘦,聽聲音年紀也不大!”

韓信也是一臉迷糊。

他實在想不出,哪個年輕人能與太子,與朝廷有這麼大的仇恨!

“哦?年紀輕輕就對朝中之事如此瞭解,還知道一個小小都尉的底細?真是奇怪!”

大秦橫掃六國,又平定了嶺南的內亂,滅了匈奴和箕子國、辰國與窩島,也結下了不少仇人。

不知此人本就是秦人,還是異族有心打探到的這些!

“是啊,這個人既然痛恨朝廷,又知道齊二會幫忙,不知為何不親自來取夥藥的配方,而是要藉助這些人之手?”

“或許是要以這些人試探朝廷!”

“試探朝廷?”

“冇錯!若是朝廷以雷霆手段抓住了他們,那就證明想偷夥藥冇那麼容易,需要另想他法!”

“也就是說,這幾箇舊楚貴族,隻是一塊探路石?”

“嗯!可以這麼說!”

嬴飛羽點了點頭。

“這幾個人可要處死?”

該問的已經問過,除了一個模棱兩可的人以外,也冇問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,韓信拱手詢問。

“陛下已經知曉此事,待本太子詢問以後,再做決定吧!”

“是!”

韓信應了一聲,回去待命。

嬴飛羽回到寢殿,在小包袱內翻找了一陣,前往禦書房,恰巧嬴政與幾位心腹重臣議事。

“飛羽,可是竊取夥藥配方的幾箇舊楚貴族那邊有動靜了?”

不等嬴飛羽稟報,嬴政便開口詢問。

這小子早朝之後,根本抓不到影,更彆說主動來見。

也就隻有那邊有了訊息,才能主動來報!

“父皇真是神機妙算啊!”

嬴飛羽笑著施了一禮,繼續說道:“經過韓信等人的審訊,那些舊楚貴族將盜竊之事供認不諱,同時說找到齊二,是有人指使……!”

將韓信的話稟報一遍,嬴政頓時一驚,“這麼說,在他們的身後,還有一個人,對朝廷十分瞭解,並且有著深仇大恨?”

“嗯!應該是這樣……!”

嬴飛羽點點頭,“不過這些舊楚貴族行動失敗,那個人暫時也不會露頭!”

“到底是什麼人?竟然膽大包天,想要算計朝廷?”

“幸好太子殿下發現及時,將這些舊楚貴族捉住,不然的話,一旦讓他們得逞,挑起戰亂,不僅朝廷會遭到重創,百姓遭殃,連陛下與太子殿下都將有危險!”

“是啊!看樣子,那人的目標應該就是陛下和太子,一旦天下大亂,必定趁亂動手!”

“噝……!如此一來,陛下與太子殿下以後要小心了啊!”

“有這麼一個人存在,如同芒刺在背,不知什麼時候便會下手啊……!”

王賁、章邯、馮去疾等人在聽說整件事情以後,頓時皺起眉頭。

俗話說的好,不怕賊偷,就怕賊惦記。

況且這個人還十分瞭解大秦,瞭解朝廷部署,甚至對一個小小的都尉都十分瞭解。

若是想要混入其中,對誰下手,根本防不勝防!

“哼!朕戎馬一生,結下的仇人不計其數,朕不怕他下手……!”

嬴政冷哼兩聲,繼續說道:“若是能早些下手還好,朕就怕他不下手,將對朕的仇恨轉嫁到朕的子孫身上!”

說完,不自覺的看向嬴飛羽。

他以為,那個年輕人應該是六國當哪國的皇室後裔,所以纔會痛恨大秦!

但嬴飛羽並不這麼覺得!

如果是異國後裔,根本不可能會對朝廷的軍隊如此瞭解!

具體是誰,他又猜不透!

“陛下是一國之君,太子殿下是儲君,以後出行一定要當心啊!”

“是啊!此人居心叵測,今日能指使楚國貴族,明日就能指使魏國貴族,後日保不齊又去煽動匈奴人,一定要時刻保持警惕!”

“對,主要得小心身邊的陌生麵孔,嚴加防範……!”

找不到那個在楚國背後出主意之人,眾大臣隻好勸誡當心身邊之人。

以防有人背後下刀子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