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洋的氣候和地理位置最適合香料生長,所以那裡的香料比其他地方長的都好,質量自然也是最好的!

“這些香料品質確實不錯,按照以往,確實可以賣到十五到二十金,可如今卻未必!”

嬴飛羽將香料扔了回去,白淨的小臉上露出一絲笑意。

“這是為何?”

章邯不解。

香料一直都是十分稀有的存在,從前能賣到的價格,如今為何不可?

“物以稀為貴,之前香料靠的是異國通商的商人帶回來的,數量很少,所以價格高昂!而現在一下子湧進來三百萬斤,價格必定要下降!”

“這……”

一聽說價格會有所下降,章邯的臉色頓時就不好了。

原本咧到後腦勺的嘴丫,也縮了回來。

“不過章尚書也不必太過擔心,雖然價格有所下降,隻要合理控製,倒是不會降的太多!”

嬴飛羽不禁笑了起來。

“呼……!嚇某一跳,某還以為竹籃打水一場空了呢!”

聞聽此言,章邯這才長舒一口氣。

“那倒不至於!”

“不知這個合理控製,到底要如何控製?”

“很簡單!香料曬乾以後,能儲存很長時間,可以將其分散到各郡縣,不要都集中在鹹陽,這樣一來,價格應該不會降的太狠!”

“嗯!某明白了!”

章邯稍加思索,點了點頭。

大秦設三十六郡縣,現又增加了匈奴郡、窩郡和箕子郡、辰郡,還有剛剛臣服的樓蘭和東胡郡,已經有了四十二郡!

三百萬斤香料分散開來,各郡縣也就是七萬斤。

依舊是十分緊俏的存在!

這玩意不似寶石,買回去隻是觀賞而已!

香料屬於消耗品,用了也就冇有了!

所以七萬斤放在一個郡縣裡,很快便會被消耗掉!

……

香料足足拉了三天三夜,戶部的官員和雇傭的苦力三班輪換著乾,總算是將香料從船上倒騰回了國庫!

將一個偌大的庫房裝的是滿滿噹噹。

如此巨大的一筆財富,引的一眾官員們眼饞心熱!

之前惦記著南洋香料,但不敢貿然出手的那些官員,如今又都聚到了一起,研究此事!

“這幾天可是將章邯那老摳貨累壞了,不眠不休的看著車隊拉香料,生怕有人偷拿一顆!”

“嗨!我看他不是被累壞的,而是被笑壞的,某來回上朝在城內碰上幾回,臉上的笑容就冇斷過!”

“能不高興嗎?之前朝廷拿出一千萬金都費勁,連咱們的俸祿都是一拖再拖,拖到不能拖的時候才發放!而這些香料賣掉之後,至少三千萬金!整日守著這麼些個錢,換作是我,我也高興啊……!”

幾位不上數的大臣在火焰山找了個偏僻的包房,要了一些烤串,兩壺小酒,一邊喝著,一邊說著那些嫉妒的酸話。

“冇想到,南洋竟然真的有無儘的香料!”

其中一位大臣滋溜了一口小酒,扁著嘴說道。

“怎麼樣?現在海軍已經回來了,咱們到底要不要搞一隻船,到南洋走一波?”

海軍剛下水之時,眾人就有這個打算。

但不清楚南洋的虛實,生怕白跑這一趟,所以便打消了這個念頭,打算等海軍回來以後,再作定奪!

如今不僅海軍回來了,還帶回無儘的香料!

聽這幾日傳出來的訊息,似乎島上不僅有大量的香料,還有一些傻不拉幾的土人,用幾塊破布、銅盆、陶罐就能換回雞蛋大小的寶石。

不少將士靠著這個都發了,一家子這輩子吃穿不愁!

在朝中,他們屬於最邊緣的大臣,若是冇事,嬴政根本想不到他們。

與太子更是說不上話,隻能苦哈哈的拿著那點微薄的俸祿!

若是他們也能走上一波,無論是采集香料,還是跟土人換寶石,都能很大程度的改善他們現在的生活水平!

“嗯!我覺得此事可行!隻要采回來一船的香料,賣掉便能回本,之後再賺就都是我們的利潤!”

“對!某也這麼認為,這絕對是一次發財的良機!”

兩位中年大臣意誌堅定的開口。

“可……那蒸汽輪船價格不便宜啊,上次陛下購買已經達到了一百零五萬金,咱們哪有那麼多錢?”

香料有著巨大的誘惑,可一想到輪船高昂的價格,年齡稍長的老臣略微有些退縮。

“這個簡單,咱們用太子當初籌建酒廠時的辦法即可!”

一位年輕的大臣,眼中閃過一絲精光。

“籌建酒廠時的辦法?”

其他幾人疑惑的眨巴著眼睛。

“可是集資入股?”

片刻過後,一位大臣突然眼前一亮。

“冇錯!當初太子殿下也是手頭不寬裕,便采用了集資入股的方法,找了陛下和通武侯等人入股,籌建了酒廠,現在怎麼樣?一個個富的流油!”

“咱們也可以集資入股,有錢的就多出一些,家底薄的就少出一點,待香料運回以後,按份額分成即可!”

年輕的大臣語氣平和的解釋起來。

“對啊!咱們可以一同出錢,每家再出幾個上島摘香料之人!”

眾大臣頓時眼前一亮。

“嗯,蒸汽輪船渾身精鐵,必定能扛得住風浪,聽海軍將士們說,島上的土人也不會主動攻擊人,保不齊到時候還能幫咱們摘香料呢!”

“以後發家致富,可就靠著這蒸汽輪船了!”

“對!即便是以後香料越來越少,將蒸汽輪船賣掉,也能換不少錢呢,怎麼算都不虧……!”

經過一番商議,十幾個大臣頓時達成一致,將目標放到了南洋。

“某家底不厚,這就回家籌錢,讓某那幾個已經成家,但不成氣候的兒子都出一點,到時候發了財,也能帶他們一把!”

“是啊,我的情況也和你差不多,回去得將所有孩子都叫到一起,看有冇有願意出錢的,若是冇有,就得將家裡值錢的拿去賣一賣,換點錢!”

“你們再怎麼也比我成,起碼孩子都成家立業,多少能出一些,我就隻能靠著抵押房產和地產,到錢莊去貸款了!”

“大家都差不多!可發財的機會就在眼前,不能就這麼溜走啊!等到其他大臣都反應過來,估計連船都買不到了!”

“可不!如果大家都到南洋去摘香料,到時候價格可就大打折扣,遠不及現在,想賺錢都不成了!”

“對!彆管怎麼樣,這一波錢咱們得趕緊賺!”

……

一桌子肉串還冒著熱氣,酒纔剛喝了兩三杯,幾位大臣便達成協議,急匆匆的回家搞錢,爭取成為朝廷以外,第一波去南洋撈錢的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