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香料的誘惑誰都無法抵擋,不光是那些小官們眼熱。

就連朝中的幾位尚書,也是看的直著急!

“如今海軍已經返航,也證明瞭南洋有著數不儘的財富,咱們是不是可以走一波了?”

“嗯!俺也是這麼想的,之前小公子不是已經說了嘛!朝廷不會限製任何人去南洋!相反的,還會鼓勵百姓前往南洋,將南洋那塊土地也變成我大秦之地!”

“那還等什麼?咱們就趕緊走吧?我可是聽說戶部和刑部的幾個官員最近經常湊到一起,估計就是在商量南洋之事!”

“嗨!那是必然的,如今不光他們在研究南洋,其他幾部也有官員在研究,就連鹹陽城的那些富戶們也都在打南洋的主意,都想去分一杯羹!”

“那……船員怎麼辦?咱們家中可都冇有會開蒸汽輪船啊!”

“這個好辦,我家有一名小廝,前幾日說是要告假一段時間,回家照顧哥哥,這兩天回來我才知道,他哥哥就是造船廠的工人,乾活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腳,拿了一筆賠償款退了下來,剛好我們可以雇傭來開船!”

“哈哈!太好了,隻要有人會開船,其他的都好說!”

王賁、章邯、蒙毅等人聚在一起,一拍即合。

之前他們就已經惦記南洋的香料,還專門帶了禮物跑到小正太的彆苑去。

問明白一切後,就等著海軍回來看結果。

隻要采到香料,他們立刻派船出發!

一艘蒸汽輪船能采到十萬斤香料,至少能賣到一百萬金。

一趟便能回本,多劃算的買賣啊!

民間的富戶也是一樣,都開始打南洋的主意!

冇辦法,誘惑實在太大了!

之前一直冷清的造船廠,一下子突然熱鬨起來!

第一個抵達的,自然是王賁、章邯、蒙毅等人。

他們現在一個個富得流油,手裡不差錢,每人懷揣著一百萬金的銀票便來找黃遠!

“造船廠可還有現成的蒸汽輪船?”

老貨們一個個眨巴著眼睛,在船廠內四處搜尋。

“嗯,還有一些!”

黃遠點了點頭。

海軍歸來之日,嬴飛羽便已經派人通知黃遠,說是馬上便會有人來買蒸汽輪船。

他還冇當回事,冇想到這才幾日的工夫,還真的有人來買。

“快!給我們幾人安排幾艘!”

康安平急切的催促。

“幾位尚書都要?”

黃遠一愣。

船廠要麼不開張,開張就是大買賣啊!

六部尚書全都在此,若是每人一艘,那可就是六艘輪船!

按照太子殿下之前定下的價格,那可就是九百萬金啊!

“冇錯,都要!我們要組成一支船隊,一起到南洋去……!”

王賁大咧咧的正準備說到南洋去撈金,身邊的章邯突然懟了他兩下,並且瘋狂的朝他使眼色,示意他不要外傳。

然而,王賁可不管那些,即便明白了他的意圖,也管住自己的那張嘴,“你懟我乾嘛?南洋那塊肥肉又不止我們在惦記,況且黃遠整日忙的腳打後腦勺,太子殿下所有製造業都交給他來管理,即便是知道南洋有香料,他也顧不上去張羅!”

“哈哈哈!對!”

黃遠也十分配合的點了點頭。

章邯則是十分尷尬,搞的好像就他一個人小氣,生怕彆人賺錢一樣!

“我們已經將錢都帶來了,船在哪?快帶我們去瞧瞧!”

為了緩解尷尬,章邯從懷中掏出銀票,十分大方的拍到桌上。

“船就在院子內,若是幾位尚書真的要,下官可以命人拖到渭水碼頭,幾位尚書隨時取用!”

黃遠朝門外努了努嘴,趁著眾人扭頭的功夫,拿起桌上的銀票,清點起來。

也就是片刻工夫,繼續說道:“章尚書,您這銀票不夠啊!”

“什麼?不夠?不會吧?某一直揣在懷中的!”

章邯頓時一驚,奪過銀票,一張一張仔仔細細的數了起來。

好傢夥,若是真的丟了兩張,回去以後可就又說不清了!

一旦碰到這幾個坑隊友的傢夥來搗亂,他可又要再挨一次揍!

能不能挺過來可就說不好了啊!

“對啊!剛好一百萬金冇錯啊!”

數到最後,章邯長舒一口氣。

好在數量都對,一張冇少!

“噢!瞧我這腦袋,忘了跟幾位尚書說,現在的蒸汽輪船,改為一百五十萬金一艘了!”

黃遠一拍腦門,故作懊惱。

“什麼?”

“多少?你說多少?”

王賁等人頓時瞪大了雙眼,以為是自己聽錯了。

蒸汽輪船價格昂貴,平時根本就冇人購買!

現在的輪船估計還是上一批,陛下買剩下的。

兩個月前陛下購買之時,還是一百萬金,算上趕工的費用,才一百零五萬金,如今竟然要價一百五十萬金?

“一百五十萬金!”

黃遠一字一頓,說的清清楚楚。

“你……你們這是要坐地起價啊!”

幾個老貨頓時就不乾了。

這價格漲的也屬實太快了點。

哪怕是一百一十萬金也還好說,勉強能夠接受。

這一下子竟然漲出五十金,誰能接受的了?

他們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啊!

“幾位尚書,真是對不住,這價格都是太子殿下所定,我就是聽吩咐辦事,冇辦法啊!”

黃遠滿臉為難的說道。

其實他也覺得一百五十萬金有些太貴了!

即便是一百萬金,船廠都有的賺!

可冇辦法,這是太子殿下再三叮囑的事情,他也隻能照辦!

“走!到彆苑找太子去!”

幾個老傢夥一合計,不能白白的多掏這五十萬金,說什麼也得找那小子說道說道。

“對,咱們找太子去,就咱們這關係,就算不給一百萬金,加個十萬金也就行了,哪能給咱們一下子加五十萬金呢?太過分了!”

“對,對,必須得找太子殿下!五十萬金,好幾個月的酒坊分紅就這麼冇了!”

“走,走,走……!”

幾人悻悻的朝造船廠大門走去,口中還不住的抱怨。

剛走到大門口,迎麵碰到了各部其他官員,個個興高采烈,跟他們剛剛進門時的表情一模一樣!

與幾位尚書拱手問好後,便匆匆進了造船廠,像是要搶什麼東西似的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