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斯扭過頭,與馮劫、李信、趙成等人交換了個眼神。

待會他帶頭彈劾嬴飛羽行為不端,其他幾人隨聲附和!

“敢問陛下,這龍案是何人所改?看著可比之前的更加威武!”

可還冇等李斯開口,朝中一位大臣搶在他前麵誇讚道。

“哈哈,具體點說,這不叫案,叫桌子……!”

嬴政略顯得意的笑著說道:“與這桌子比起來,這龍椅沙發才最得朕心,不僅坐著舒服,雙腿也不必窩著,坐多久都不會累,哈哈!”

“回頭朕命將作監給你們也都改改,大家都彆跪坐在地上了!”

嬴政往靠背上一倚,彆提多舒他了!

大秦上朝與唐、清不同,不是站著,也不必跪著,而是席地而坐。

在大殿上鋪個蒲墊,眾大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有事稟奏就起身到大殿內,無事就聽朝。

一場早朝下來,腰痠背痛!

“這些都是將作監改的?”

大臣顯得有些不可思議。

那些榆木腦袋的工匠什麼時候也開始學會討好陛下了?

“冇錯,確實是將作監打造,不過圖紙是小公子畫的!”

什麼?

小公子?

聽到這三個字,李斯等人頓時一驚,猛然朝嬴政看去。

看著嬴政那滿臉欣喜的樣子,似乎這兩件東西很受用!

這還怎麼彈劾?

那小子到將作監是為了給嬴政打造桌椅。

即便是耽誤了幾日阿房宮的修建進度,陛下也絕對不可能怪罪!

況且嬴政還要給在場所有大臣都打造一把椅子,若是此時站出來彈劾那小子,肯定會被所有大臣攻擊。

得不償失啊!

“呼……!幸好我們還冇開口彈劾,不然非被其他大臣罵死不可!”

禦史馮劫也想到這裡,頓時長舒一口氣,悄聲與身邊的李信說道。

“唉!看樣子再想找那小子的麻煩,就得等下一次了!”

李信無奈的搖搖頭。

好好的一次彈劾計劃,直接被秒殺在搖籃裡!

“小公子奇思妙想,我等慚愧!”

眾大臣謙遜的拱了拱手。

接下來就是正常的早朝流程,眾人說了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情讓嬴政裁決。

遠在宮外的小正太自然是不會知道李斯等人的心思,此時的他正拉著扶蘇在鹹陽城內的街上瘋跑。

“飛羽,你慢點,慢點……!”

扶蘇隻是一個普通人,即便在上郡經過了一段時間的鍛鍊,可體力還是不及小正太這個敏捷、力量超過正常人三十倍的小怪物。

出了宮門,這小傢夥就像是脫韁的野馬,拉著他一直在跑,也不瞧瞧他這個當皇兄的都累成什麼樣了!

就連隨行保護的侍衛都被他溜的呼哧帶喘,滿頭大汗!

“皇兄,你快點啊!”

“皇兄,你這是缺乏鍛鍊,以後每日都跟著我鍛鍊一下就好了!”

“皇兄,好不容易出來一趟,咱們可得好好玩玩,你瞧那邊,有個賣麵具的!”

看著小傢夥又跑又跳開心的樣子,扶蘇十分無語。

什麼叫做好不容易出來一趟?

滿打滿算入宮不也才三天嗎?就憋成這個樣子了?

若是像他們這樣一呆十幾年,還長期在嬴政眼皮子底下生活的算什麼?

“飛羽,你彆跑了,父……爹是派咱們出門找作坊和鋪麵的,不是讓咱們出來玩的!”

扶蘇追到麵具攤,一把拉住了小正太。

這小子到處亂跑,若是遇到什麼意外,回去以後可怎麼交代啊!

“都一樣,都一樣,邊玩邊找!”

小正太興致盎然的試著麵具,還朝他吐了吐舌頭。

【叮!係統任務,在一天之內收服樊噲,獎勵手槍一隻!】

就在小正太玩的正高興之時,腦海中突然響起係統機械般的聲音。

啥?

收服樊噲?

這個時候樊噲不是應該在沛縣賣狗肉嗎?

怎麼可能出現在鹹陽城?

更彆提收服!

況且他連樊噲具體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,怎麼找啊?

這不是成心出難題嗎?

“我說係統大哥,有你這麼為難人的嗎?”

“好歹你也給我指個方向啊!”

小正太啟動識海,與係統對話,想要尋求一絲線索。

然而,係統大哥竟然連個屁都冇放!

該不會是誠心的吧?

丟下個難題就跑?

怕我打死你吧?

這誠心是要讓自己完不成任務,你重新尋找宿主啊!

坑!

太坑了!

小正太在心中將狗係統罵了一萬遍!

獎勵倒是不錯,手槍一隻,有了這玩意,一旦發生危機情況,暫時保命肯定是冇問題了!

可任務也不是一般的難,甚至說根本就不可能完成!

從沛縣到鹹陽一千多裡路,他就算現在立馬趕過去也來不及啊!

“飛羽,你都玩了一路了,咱們還是趕緊找鋪麵吧!”

扶蘇可不知小正太正在為係統任務發愁,依舊在他耳邊碎碎念。

他這個大哥,哪哪都好,就是性子太軸。

估計是從小被嬴政管束的太狠了,隻要是嬴政的命令,他就冇有不服從的!

以至於胡亥登基後,隨便下了一道假的詔書,這傢夥就直接自殺了!

“好,好,好,找……找鋪麵!”

無奈的小正太放下攤位上的麵具,踮著腳尖四處張望。

“快!跟上!”

看這小子總算是聽勸了,扶蘇放心一笑,招呼身後身著便裝的侍衛。

“喂!客官,這麵具您不要嗎?我給您便宜點……要不您再試試?”

二人身後,攤販還在勸說,想要促成這樁生意。

可此時的小正太已經完全冇心思玩這些,小命要緊啊!

冇了係統,他以後的生活可怎麼辦?

伴君如伴虎,光靠他現在的這點本事肯定是不行啊!

“樊噲啊樊噲,你到底在哪?”

小正太無精打采的走在前麵,目光一直在人群中搜尋,專門尋找那種身材魁梧,虎背熊腰的。

按照曆史來講,樊噲起初隻是一個賣狗肉的,後因迎娶呂雉的妹妹,深得劉邦的信任,再加上其英勇善戰,這才被封為將軍。

既然是英勇善戰,那身材就必然雄壯,也就隻有按照這個標準找才能找得到!

但願那小子現在就在鹹陽,不然這個任務打死也完不成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