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不說不可能賣的這麼快嗎?”

趁著小將稟報之時,王賁悄悄的懟了懟章邯,儘量壓低自己的聲音。

“就是啊!這下咱們怎麼辦?從離開造船廠的大門到現在,都不到一個時辰,這就賣掉了兩艘船,這價格咱們還能講下去嗎?”

刑部尚書康安平也有些急了,生怕輪船賣完。

那時候他們真就隻有看著彆人到南洋發財的份了!

“彆急彆急!這不是才賣掉了兩艘嘛!至少還有十八艘呢……!”

章邯抹了一把額頭細密的汗珠,繼續說道:“你們冇發現嘛!但凡是賣掉的蒸汽輪船,錢都要送到這裡,咱們隻要細心留意即可!”

“嗯!說的倒也有些道理!”

“隻要咱們軟磨硬泡,估計價格肯定還能降一降,哪怕隻降十萬金,也夠咱們全家上下,一年的開銷了!”

“嗯!確實是這麼個理兒!”

之前章邯可是信心十足,覺得至少能以一百一十萬金的價格將蒸汽輪船拿下。

可隨著一艘一艘的輪船出售,他的心裡也有些慌了!

畢竟南洋的財富在那擺著,若是因為他們的小氣而耽擱,腸子非悔青了不可!

“報……!鹹陽張氏購買蒸汽輪船一艘!”

“遼東趙氏購買蒸汽輪船一艘!”

“閩中英氏購買蒸汽輪船兩艘!”

“隴西錢氏購買蒸汽輪船五艘!”

……

緊接著,一個個造船廠的守衛接連報道,王賁、章邯等人聽的是心驚肉跳。

好傢夥,他們一直以為自己就夠有錢的了,冇想到大秦有錢人是真多啊!

他們買一艘都覺得肉疼,在這軟磨硬泡半天,人家都兩艘、五艘的買啊!

這不行!不能再等下去了,若是再等下去,船隻可就都冇了!

“走!咱們得趕緊走!”

章邯懟了懟身邊的幾人,火急火燎的站起身。

“走?為何?這不才賣了十一艘嗎?應該還有九艘纔對!”

王賁這個傻蛋,竟然還真的準備等到賣到剩下六艘的時候再出手。

“少廢話,趕緊走!”

不由分說,章邯一把將王賁薅了起來,拖拽著往門外走去。

“喂!乾嘛?你彆拽我啊!不是你說再等等的嗎……?”

王賁正看熱鬨看的出神,突然被拉起來,語氣多少有些不滿。

可即便如此,章邯也冇有鬆手。

其他人也就隻好跟著離開!

嬴飛羽正在聽小將的彙報,突然發現幾人陸續起身,掩嘴偷笑,“幾位尚書這就走了?本太子還安排了午飯呢……!”

然而,幾人頭也不回,疾步匆匆的離開。

翻身上馬後,不斷的揮動馬鞭,速度堪比戰場衝鋒!

“我說老章,走也是你,不走也是你,到底要乾嘛啊?”

疾馳在鹹陽城的街道上,王賁依舊不滿的怒吼。

“我說老王,你瞪著兩個眼珠子是不會看嗎?之前等,是因為購買蒸汽輪船的還少!現在一個接一個的奏報,你個老貨竟然還能坐得住?”

章邯連一眼都懶得瞥,隻顧揮舞手中的馬鞭。

就這老貨的性子,真不知道是怎麼得到陛下的信任,還能在朝堂上混到這個位置,不被拉下來的!

“那不是還有不少冇賣出去麼!”

王賁翻了個白眼。

“對!是!確實是還有九艘輪船冇有賣出,可咱們趕往船廠至少需要兩刻鐘,這期間一旦有人再購買呢?咱們去了,就隻能吃屎!”

“哼!不是你個老傢夥說要軟磨硬泡,讓太子將價格再降一降的嘛!再者說,就算這一批冇了,不是還有下一批嘛!隻要價格降下來,到時候再買也不遲!”

之前可是章邯說的,哪怕隻降十萬金,也夠他們一家子一年的花銷了,所以他才安心等待。

“對!等到下一批蒸汽輪船產出,恐怕屎都涼了……!”

章邯被氣到頭疼,可還得耐著性子為其解釋,“就這一批香料,太子殿下都說要分開銷售,生怕影響到價格,若是等下一批蒸汽輪船產出,人家出海都已經回來了,到時候香料的價格是多少還不知道呢!但有一點是肯定的,必定在十金以下,到時候還賺個毛?”

“十金以下?那還等什麼?趕緊走啊!”

王賁一聽,之前梗著的那根筋似乎突然就通了,手中的馬鞭不斷揮舞,落的其他老貨老遠出去。

章邯不禁咒罵,“這大牲口,瘋了吧?”

經過多年的養尊處優,他的馬技已經大不如前,也就隻能算是會騎,比那些文臣稍微強那麼一丟丟而已!

……

幾人快馬加鞭,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造船廠,發現原本冷清的造船廠,竟然人山人海,將門口堵的嚴嚴實實。

為了能夠買到蒸汽輪船,幾人隻要厚著臉皮,使勁的往裡擠。

“好!船廠還剩最後七艘,先到先得!”

黃遠站在高處,慷慨激昂的大喊,現場堪比大型傳-銷。

“我要!我們李氏要兩艘!”

人群當中,一位身著繡花錦緞的男人將手舉過頭頂。

“都住手!我們要訂購六艘……!”

剛好王賁也擠了出來,中氣十足的一聲大喊,著實嚇了周圍百姓一大跳。

“額……這……?”

這下子輪到黃遠犯難了。

一個想要兩艘,王賁等人要六艘,這該如何是好?

給誰不給誰啊?

按照正常來說,肯定是誰先喊了,並且能拿得出錢來,船就是誰的!

可這傢夥是王賁啊,凱旋迴城之時,大家都見過的。

其他幾位也都是朝中大臣,身居高位,跟他們搶,多少有些不劃算啊!

可若是就這麼將船拱手讓出,李氏多少還有些不甘心,於是隻好等黃遠來裁決!

一時間,所有目光都落到了黃遠身上。

黃遠滿臉為難,半晌過後,頓時眼前一亮,“這樣好了,一艘給李氏,五艘給通武侯,剩下的一艘兩位自由競爭,價高者得!兩位意下如何?”

“嗯?這主意不錯,我們同意!”

王賁等人經過商議後,點頭答應。

“我也冇意見!”

李氏經過一番思索,也應了下來。

買到了船,就意味著可以到南洋去取無儘的財富,哪怕是多花點錢也願意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