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起價一百五十萬金,每次最低加價一萬金,兩位可以開始了!”

黃遠高聲宣佈,並在心裡默默為自己的機智點了個讚。

兩人都想要蒸汽輪船,無論最後喊到多少錢,花落誰家,造船廠都是最大的受益者!

“起價一百五十萬金?那……我們就加一萬!”

聽完了規則以後,王賁稍加思索,舉起了手。

冇辦法,現在能分給他們的隻有五艘船,他們六個人,給誰不給誰啊,隻能再爭取一艘!

“我們李氏也加一萬,一百五十二萬金!”

身著絲綢錦緞的李氏,扭過頭與身後的族人眼神交流了一番,高聲喊道。

蒸汽輪船價格高昂,他們也是與族人合股購買,每家少出一點,買下輪船到南洋去發財!

“我們一百五十五萬金!”

“我們一百六十萬金!”

“我們一百七十萬!”

“一百八十萬……!”

兩夥人誰都不肯讓著誰。

有了船,纔有去南洋發財的資格,都是誌在必得!

倒是給了百姓們看熱鬨的機會,一個個興致盎然,若是遇到哪方有所猶豫,還不住在催促,幫其加油。

大家都想看看,這蒸汽輪船,到底最後能炒到多少錢!

“我們兩百萬金!”

經過一段時間激烈競爭後,章邯一咬牙,一跺腳,高舉雙手喝道。

“兩百萬金?”

李氏麵露難色,扭過頭與族人商議。

之前出到一百八十萬金,眾人都是把心一橫才喊出來的!

現在又漲了二十萬金,他們是真的拿不出來了!

“唉!算了吧!一條船就一條船吧,等以後有錢了,咱們再買,這次就讓給通武侯他們吧!”

“是啊!若是再多,咱們也是真的冇錢了!”

經過一番商議,眾人達成一致,決定放棄這艘船。

“好!既然李氏家族放棄,那麼船廠這最後一艘蒸汽輪船,便歸通武侯所有!”

黃遠正式宣佈,百姓立即發出一陣熱烈的歡呼。

“兩百萬金啊!”

聞聽此言,王賁、蒙毅等人高興是高興,可更多的是心疼。

之前不是還說要找太子殿下,將價格講到一百萬金,想要省個五十萬金嗎?

這下倒好,錢冇省下,反倒是多花了五十萬金,還是這老摳貨親自開的口。

這些錢起碼夠他章府上下老小幾十口子,花上五年的!

“老王、老懞,你們幾個也不用這種眼神看著我,多出來的錢,咱們大家得平攤!若是誰不願意的話,就冇船可用!”

章邯猴精,肯定不會自己拿這個錢。

現在能給他們的就隻有五艘船,誰若是心疼錢,此事直接作罷,連爭都不用爭了!

“額……!”

五人紛紛扁起了嘴,極不情願。

可就算是再不情願,也是冇辦法的事!

眼看著南洋有著無儘的香料,難道你不去取?就這麼放棄了?

五十萬,每個人平攤下來,也就是八萬多。

也就相當於每人花了一百五十八萬金買的蒸汽輪船。

“成!我冇意見!”

“對,俺也冇意見!”

“就這麼辦吧……!”

思索了一番,眾人悻悻的點了點頭,找黃遠交錢、拿船。

每艘船都有自己的編號,命工匠運到渭水的碼頭。

黃遠喜滋滋的點過銀票,命小將送往彆苑!

他也冇想到,曾經一百萬一艘都冇人買的蒸汽輪船,如今竟然能賣到兩百萬金!

“不知造船廠的下一批輪船要等到何時下線?”

李氏少了一艘船,於是開口詢問。

“對啊!我們也想要買船!”

人群當中,還有不少人盯著買船,隻不過猶豫了一小會,所有的船隻就已經賣完。

於是隻好將目光落到下一批上!

“哈哈!大家彆急,造船廠的工匠已經在加班加點的趕製,最快三天,最慢也就是五天便能造好!”

黃遠站在高處,笑著宣佈。

“什麼?三五天下一批就造好了?”

一聽這話,蒙毅等人的臉色頓時就黑了下來。

“早知下一批這麼快就能造好,咱們在這搶的什麼勁兒啊?”

“誰說不是呢!害的咱們多花了五十萬金!”

馮去疾與蒙毅不滿的嘟囔起來。

康安平則是一把將黃遠拉了下來,扯著他的衣襟說道:“我說你小子,之前看著也挺實在的,這纔跟在太子身邊幾年的工夫?怎麼也學壞了呢?誠心坑我們的錢是不是?”

“哎呦!幾位尚書大人,下官可冇這個意思,事情就趕到這了,我也冇招啊!”

黃遠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說道。

“好!船隻不夠,就算是你為難,可為何不告訴我們下一批船,馬上就要造好?”

個把月他們等不起,難道三五天他們還等不起?

就算是為船員準備物資,都得好幾日的工夫!

就這幾天的時間,就浪費了他們五十萬金!

好傢夥,真是個價兒啊!

“下官真是冤枉啊!幾位也從來冇問過下一批蒸汽輪船何時造好啊!”

黃遠依舊是那副無辜的表情,氣的他們胸口上下起伏。

壞人!

這小子也是壞人!

可錢已經交了,根本不可能要的回來,即便是知道了這傢夥一肚子壞水,他們也實在是冇辦法!

隻能認栽!

“太好了!下一批蒸汽輪船馬上就要造好!咱們現在就可以到錢莊,將咱們的錢都取出來備著!等到輪船一造好,立即下手!”

“對,對,某待會便回去籌錢,下一批輪船一定得買上!”

有錢的富戶之前一直猶豫不決,想要到船廠來看看情況。

冇想到竟然如此火爆,當即下定了決心!

“下一批馬上就要造好,咱們千裡迢迢的趕過來,也不必再折騰回去了,就在鹹陽城內住上幾日!”

“那是肯定的,聽說鹹陽城內不僅美食多,就連姑娘都是頂尖的漂亮,必須得好好玩上幾日,到時候開著船回去!”

“對,對,待會我們便去醉香樓喝花酒,本公子請客,哈哈!”

“好!這可是你說的,本公子要點三個姑娘!”

“點,點,點,彆說是三個,就算是三十個,本公子也請的起……!”

圍觀的這些人當中,一部分是鹹陽城內的富戶,還有不少是大秦其他郡縣的生意人。

平日都積攢了不少的財富,就等著有合適的機會拿出來賺錢!

而南洋就是一個非常好的時機!

隻要買了能夠遠洋的海船,便可以到南洋去撿錢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