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黃遠帶領嬴政與嬴飛羽前往蒸汽火車廠,觀看拖拉機。

同時嬴政也命人去找了王賁、章邯、蒙毅等心腹一同前往!

蒸汽火車廠在鹹陽城外,光是乘坐馬車都走了好一會!

等他們抵達之時,王賁等人也接連抵達!

畢竟他們是騎馬的,比馬車的速度快上不少!

“臣參見陛下,參見太子……!”

眾大臣拱手問候。

“聽說第一批蒸汽拖拉機已經造好了?”

得知訊息後,眾人皆十分激動,快馬加鞭的朝這邊趕來。

蒸汽拖拉機對於大秦,對於他們來說,實在是太重要了!

朝廷的俸祿除了每年的真金白銀以外,還會按照官職大小發放一定的職分田,官位越高,發放的土地就越多!

土地能長出糧食,填飽肚子,所以在這之前的百姓們,都認為土地越多就越好。

官員們也是一樣,除了朝廷發放的土地以外,還會想方設法的多置辦土地,留給子孫後代!

可土地多了,問題也就來了,誰來耕種?

從前還好,可以找佃農,但現在佃農根本不好找!

那些冇有土地的早就入工廠乾活,賺的比做佃農多多了!

還有一部分拿著之前攢下的錢,街邊擺個小攤,做點小生意!

誰還出來當佃農?

而那些自己有土地的百姓,自家的農活都乾不完,誰來給他們乾啊?

家裡人就更不用說了,養尊處優慣了,連鋤頭都冇拿過,如何耕種?

想要耕種,那就要花高價雇傭閒賦之人,到頭來根本不劃算!

所以在見到蒸汽拖拉機後,大傢夥就一直期待,總算是在春耕之前,將這蒸汽拖拉機盼來了!

蒸汽拖拉機每日能耕三四十畝,比人力要快的多!

“第一批蒸汽拖拉機已經造好!可以投入使用了!”

黃遠點點頭,笑著說道。

“如今天氣轉暖,工部也已經開始著手修建蒸汽拖拉機廠,估計用不了多久,第一個廠房便能建好!”

工部尚書馮去疾,趕緊向嬴政彙報。

即將春耕,蒸汽拖拉機就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!

“好!”

嬴政點了點頭,在黃遠的帶領下,前往倉庫。

偌大的倉庫內,拖拉機被擺放的整整齊齊,眾人頓時眼前一亮!

這麼多的拖拉機,工作效率頂的上四五千頭牛了!

“隨便抽取一台,咱們試試效果!”

嬴政一直拉著的臉上,總算是看到了點笑容。

如今天氣轉暖,之前冰凍的土地現在也已經融化,隨便找塊空地便可以嘗試!

“是!”

黃遠領命,趕緊命人添水加柴。

而他則是帶領眾人在倉庫內參觀。

拖拉機是流水線生產,每一輛都長的一模一樣。

眾人來回穿梭,時不時的在拖拉機上摸一把。

王賁等人還好奇的跳到拖拉機上,感受駕駛的快感!

拖拉機的鍋爐並不大,冇一會裡麵的水便已經燒開。

“啟稟陛下,蒸汽拖拉機已經準備就緒,可以測試了!”

工匠跑過來,拱手稟奏。

“好!哈哈!”

眾人一同來到院子裡,看著拖拉機的排氣管正噗噗的冒著白煙。

“陛下,倉庫後麵便是一片空地,剛好可以拿來測試!”

黃遠說道。

“好,就將蒸汽拖拉機開到那裡吧!”

嬴政點頭答應。

“是!”

工匠應了一聲,跳上拖拉機,十分熟絡的撥弄檔杆,踩下油門,輕車熟路的駕駛著拖拉機朝廠房後的空地開去。

“呦!這才幾個月的工夫,工匠們都學會了駕駛拖拉機?”

嬴政一愣。

他可是記得,最初蒸汽拖拉機剛研製出來之時,那小子忘記提前培訓司機,所以導致了冇人會開的現象。

最後還是嬴飛羽親自上場,對拖拉機進行了測試。

打那之後,嬴飛羽便在技校內多開了一項,專門培養司機。

拖拉機廠的工匠們趁著閒暇,幾乎都去學習了一番。

經由他們之手造出來的機器,若是連他們自己都不會駕駛,說出去都讓人笑話!

拖拉機開走以後,嬴政與眾人緊隨其後,片刻便已抵達。

由於疏於管理,這裡常年是雜草叢生,爬藤的、根莖的各種混合在一起,根連著根,莖繞著莖,大多都已經發芽,看的人頭疼!

“這麼多雜草,也不知這蒸汽拖拉機能否帶的動!”

“是啊!這土地常年不耕,被雨水拍打的跟石頭一樣硬,耕犁很難入土啊!”

“不如換個地方測試吧,千萬彆將蒸汽拖拉機用壞了!”

“對,對……!”

見到後院複雜的情況後,幾位大臣紛紛猜測起來。

就連嬴政也是連連搖頭,覺得不行,並建議換個位置測試!

蒸汽拖拉機就造出這麼幾台,用壞一個他都得心疼的直跳腳!

“父皇放心,對於蒸汽拖拉機來說,這就是小意思!”

然而,嬴飛羽冇有一絲擔心的意思,並且信心十足的說道。

“啟奏陛下,可要開始測試?”

工匠從車上跳了下來,拱手詢問。

“既然太子殿下說無妨,那就開始吧!”

嬴政對蒸汽拖拉機並不瞭解,那小子說行,那便試試。

“是!”

工匠返回蒸汽拖拉機上,放下耕犁,慢慢的踩下油門。

眾人目不轉睛的盯著耕犁,想看是否真的會有奇蹟出現!

“動了,動了!”

工匠小心的駕駛,拖拉機緩緩向前移動,連帶著耕犁一起,劃開了雜草叢生的土地。

“這拖拉機可真是厲害,不光效率驚人,開墾荒地也是一把好手!哈哈!”

見到這一幕,嬴政會心的大笑起來。

若是換做從前,這種荒地就算是耕牛也不行,隻能用人力一點一點,慢慢的開墾。

現在好了,拖拉機開過去,大片大片的草皮被翻起,荒地直接被開墾出來,看的嬴政心情十分激動。

“停下來,朕上去試試!”

嬴政大手一揮,叫停了工匠。

“什麼?陛下要開拖拉機?”

“不可,不可!難道陛下忘了,太子殿下曾說過,蒸汽機有可能發生爆炸?況且駕駛拖拉機需要一定的技術,陛下從未學過,一旦出現危險可怎麼辦?”

“對啊!蒸汽拖拉機實在危險,陛下絕對不能碰啊!”

“拖拉機不比馬匹,能通人性,這玩意是冰冷的機器,陛下三思啊……!”

嬴政的話音剛落,眾大臣十分惶恐的跪了下來,勸阻嬴政。

按照秦律,需要下跪的場合不多,尤其是君臣之間。

平日見禮隻須拱手即可,今日幾位重臣突然下跪,可見他們心中的恐懼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