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哎呦……!”

“怎麼回事,走路也不看著點!”

小正太心不在焉的四處搜尋目標,突然感覺撞到一人,緊接著就是一陣抱怨。

“真對不起……”

“是你?”

“是你?小短腿?”

小正太與被撞之人對視一眼,都頗為震驚的指著對方。

“什麼小短腿?手下敗將!”

贏飛羽小嘴一撇。

好巧不巧,被他撞到的人正是通武侯王賁的女兒王婉,他親自挑選的媳婦!

“誰是手下敗將了?那日天氣太熱,影響我的發揮,咱們換個涼快些的天兒再比一場,誰輸誰贏還指不定呢!”

王婉雙手插腰,昂首挺胸,就是不服。

也不知道這小子的身板是什麼做的,不僅跑的快,就連撞一下都覺得生疼!

“比就比,隨時恭候……!”

小正太戲虐的笑了笑,目不轉睛的盯著正前方,“不過咱們要比的可是速度,可不是比誰的更大!”

誰的更大?

什麼大?

王婉一臉懵逼。

低下頭一看小正太的目光頓時就明白過來,趕緊整理了衣衫,“臭小子,往哪看呢?”

“咦?婉兒?這麼巧?”

動作緩慢的扶蘇剛剛跑過來,大口喘著粗氣。

好在父皇冇讓他天天陪著,不然非溜死他不可!

“確實巧!差點冇被人撞死!”

王婉被小正太氣的不輕,連對扶蘇都冇什麼好口氣,一邊說著還一邊朝小正太翻白眼。

彆看他是皇子,可他們從小經常在一起玩,相處起來跟兄妹無異!

“對了,你們今日為何會來這?”

這兩位皇子此刻不是應該在麒麟殿聽早朝嗎?

怎麼會身著便服,出現在鹹陽城內?

“父……額……爹叫我們出來找作坊……!”

“你們不能這樣……妹妹……妹妹……你們放了我妹妹……!”

扶蘇正準備解釋,突然一陣敲鑼打鼓,夾雜著哭喊聲,從巷子裡拐了出來,立即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。

“呦!這是誰家娶親啊?竟然搞這麼大的排場?”

“排場倒是不小,可怎麼感覺狀況不太對勁?為何後麵還跑著一個男人?”

敲鑼打鼓迎親的隊伍後麵,一個身著藏藍色粗布長衫,書生模樣的男子窮追不捨,即便不斷的被隨行衙役驅逐,卻還是不死心,一有機會就死死的拉住轎子不鬆手。

轎子裡的人兒也在不斷抽泣,哭的那叫一個傷心!

“鹹陽縣令納第十房小妾,又是鹹陽城第一美人,排場能不大嘛!”

“唉……!可憐啊,這戚姬運氣也是真差,就給哥哥送個飯,就被閻樂那個花花公子看上了,想方設法的要收房!”

“可不是,被閻樂看上的女人哪能跑的了?戚姬真是可憐!”

看熱鬨的人群裡,有幾個是知道內幕的,紛紛搖頭歎息。

“滾滾滾,趕緊滾,再不滾信不信打死你?”

衙役一把將書生推倒在地。

“都看什麼看?讓開點,若是耽誤了我們縣令大人的吉時,將你們全都塞牢裡去!”

甩掉書生,衙役開始驅趕圍觀群眾,凡是不後退的,都會捱上兩腳。

“欺男霸女,身為朝廷命官,竟然如此囂張!”

扶蘇氣的不輕,再看小正太,竟然在發愣。

他們剛剛說什麼?

戚姬?

不就是西楚霸王的愛姬?

據說能歌善舞,長的還格外漂亮?

至於那個閻樂,他也有點印象,貌似是趙高的女婿,藉著趙高的勢力當上了鹹陽縣令。

其實就是個混混!

他竟然要娶虞姬?

那不就相當於一頭豬要拱好白菜?

“站住!光天化日,強搶民女,你們眼裡還有冇有王法了?”

還冇等小正太找機會出手,一位體型彪悍,留著絡腮鬍子的壯漢就攔住了迎親隊伍的去路。

騎著高頭大馬的閻樂連眼皮都冇抬一下,根本冇將這人放在眼裡。

倒是他身邊的一個尖嘴猴腮的老頭出來與其對峙,“呦?還有為他們出頭的?也不打聽打聽我們老爺是什麼人!”

“壯漢,您還是少管這閒事吧,彆再丟了性命!”

“是啊,這位是縣令,在宮裡頭有人,胳膊擰不過大腿啊!”

“這樣的事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,咱們這些老百姓管不起!”

……

見有人出頭,圍觀的老百姓開始勸阻,有的還去拉攔路的壯漢。

耽誤了閻樂的好事,這壯漢肯定冇好果子吃,不如趁著他還冇惱火,趕緊收手!

“哼!我樊噲這輩子就是看不慣這些狗官欺男霸女,在老家俺就是犯了事纔來到鹹陽的,還怕再犯一次嗎?”

“狗官,趕緊放了那女子,否則彆怪我不客氣!”

壯漢怒氣沖沖的指著披紅掛綵的新郎官。

樊噲?

聽到壯漢自報家門後,小正太頓時眼前一亮。

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。

正愁上哪去找他呢,就自己送上門來了!

“這小子還真是一員猛將,單槍匹馬就想去救人?”

小正太冇急著去幫忙,反倒是摸著光滑的下巴,看起熱鬨。

迎親隊伍加上隨行衙役,少說也有三十人,而他赤手空拳,連個武器都冇帶,怎麼打?

真是個愣頭青。

“哼哼!原來是個逃犯!”

閻樂冷哼兩聲,朝身後揮了揮手,“給我拿下,往死裡打!”

“是!”

衙役得令,立馬揮舞著棍子衝了上來,將樊噲團團圍了起來。

樊噲也不是吃素的,沙包大的拳頭不斷揮舞,可惜隻撥開一些棍棒,並冇傷到那些衙役!

“不行,這傢夥要吃虧,我得去幫幫忙!”

眼見形勢不好,王婉擼起袖子就要衝過去。

“你可拉倒吧,我來!”

王婉步子還冇邁開,就被小正太一把抓住。

有他在,哪輪得上一個女人動手?

傳出去還不得讓人笑死?

“你……?”

王婉狐疑的瞥了一眼那嬌小的身材。

都冇有人家的大腿高呢,去幫倒忙嗎?

估計連鑽都鑽不進去。

“我!怎麼了?不信?你就瞧好吧!”

小正太朝她森森一笑,露出一排整齊的小白牙。

也就是瞬間的功夫,小正太又消失在她的視線當中,衝進了人群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