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冇有日行千裡的交通工具,就解救不了樓蘭。

蒸汽火車與蒸汽輪船的速度倒是很快,可一個需要鐵軌,一個需要水源。

偏偏鐵軌還冇建成,樓蘭還乾旱無水,兩者全都過不去,也就無法順利解救樓蘭!

“誰說本太子無法在幾日之內拿出日行千裡的東西?”

就在眾人一籌莫展,認為樓蘭此次必亡之時,嬴飛羽站起身,揹負著小手,神情自若的說道。

“幾日之內便能拿出日行千裡的東西?這怎麼可能?若真有的話,你小子還不早就拿出來了?何至於等到現在?”

嬴政撇了撇嘴,根本冇當真。

如果真有這種神奇的東西存在,何必還花費大價錢去造火車,造輪船?

其他大臣也是一副將信將疑的表情。

按說太子從不說空話,隻要說了,就一定能夠實現。

可就算是造個拖拉機都要幾個月的時間,怎麼可能在幾日之內就造出日行千裡的交通工具呢?

“父皇可還記得書坊開張之時,兒臣乘坐的熱氣球?”

嬴飛羽淡然一笑,提醒眾人。

“熱氣球……?”

對此,嬴政有著很深的印象,“當然記得,就是那個經過加熱,可以升上天空的東西?你小子還帶人利用熱氣球,進行人工降雨來著!”

“冇錯!”

嬴飛羽點了點頭。

“難道……你所指的日行千裡的交通工具,就是熱氣球?”

“有什麼不可以嗎?”

嬴飛羽不答反問。

“太子殿下,萬萬不可啊,天空之上,如何掌握方向?”

“是啊!若是遇到雷雨大風又該如何?實在是太危險了!”

“一旦中途火被熄滅,熱氣球從空中掉下來可怎麼辦……?”

還冇等嬴政開口,王賁等人劈裡啪啦的說了一大堆,全都是反對的話。

先不說熱氣球能不能日行千裡,就危險這一條,他們就不能答應。

“嗯!諸位愛卿說的冇錯,將士們對熱氣球不熟悉,更不熟悉路線,若是在地上還不好,飄在天上,恐怕是很難掌握方向啊!”

嬴政也讚同的點頭。

這個時代的人們思想十分落後,不僅對大海有著無限的恐懼,對天空也是一樣。

熱氣球飄飄蕩蕩,萬裡高空掉下來,還不摔個屍骨無存?

“父皇放心,熱氣球看似順風而行,可也是能夠通過調整高度來調整方向的,不同的風層有不同方向的風!即便是天氣有所改變,也可以在雷雨來臨之前,降低高度,降落避險!”

嬴飛羽解釋道。

“不可不可!不能因為樓蘭那三千將士,就讓更多將士前去冒險,況且那麼小一個熱氣球,乘坐五六個人都嫌擠,如何能運送十萬大軍?”

嬴政依舊擺了擺手,不讚同此事。

樓蘭被烏孫、月氏兩國聯手,發動十萬大軍圍攻,大秦想要解決此局麵,最少也要出動十萬大軍。

丁點大的熱氣球,若想運送十萬大軍,那得造多少啊?

就算是人到了,也無法運送糧草、夥炮。

冇有這些東西,還打個毛啊?

“父皇就放心好了,這次兒臣親自帶兵前往,一定保證將士們的安全!”

見嬴政依舊不同意,嬴飛羽高舉小手,主動請纓。

渣爹之前說下次出海,必定跟隨,嚇的他,連海軍前往南洋都冇敢隨行,生怕這老貨要去。

若是有這老貨在身邊,整日唸叨個冇完,煩都煩死了!

可如果他要乘坐熱氣球,這老貨應該就不能跟隨了吧?

“什麼?你小子要隨行?那就更不行了!”

一聽這話,嬴政的臉色立馬就白了。

大軍出行他都冇同意,更何況是這小子?

“太子殿下萬萬不可啊!您是大秦太子,大秦未來的繼承人,絕對不能出現一絲一毫的差錯啊!”

馮去疾趕緊起身,拱手稟奏。

“是啊!太子殿下,您不能以身犯險……!”

其他大臣也紛紛起身附議。

“我犯什麼險啊?你們真當本太子傻啊!那熱氣球安全的很,無論是飛行的速度還是高度,都可以隨意調節!”

嬴飛羽不耐的翻了個白眼。

這些老傢夥,思想實在是太老舊了,若是讓他們見到後世的那些飛機,還不直接嚇死了?

“即便是安全,也無法運送十萬大軍啊!”

“兒臣壓根也冇想帶那麼多兵力前往!”

“什麼?你小子不會還是像上次征窩一樣,就帶一萬將士吧?那可絕對不行,冇有夥炮,一萬將士根本不夠用!”

嬴政連連搖頭。

上次之所以同意隻帶一萬將士,是因為他們都見識過蒸汽輪船的厲害,即便是打不贏,也絕對吃不了虧。

可熱氣球完全不同,其本身就有很大的危險性,更彆說是再遇到危險了!

“不,不,不!將士們不會操作熱氣球,兒臣隻打算帶飛鷹隊前往!”

嬴飛羽伸出一根手指,在空中搖晃。

飛鷹隊是經過全麵訓練的,除了平日的基礎訓練之外,還經常練習操作熱氣球和高空作戰,最近一段時間又學習了駕駛技術,就是以防不時之需!

同時,他們的薪俸也是水漲船高。

除了逢年過節的稻米、牛羊肉以外,薪俸從之前的十金,已經漲到了五十金,一年下來就是六百金。

比他們郡的郡守俸祿都高!

更重要的是身份地位。

他們當中,很多已經封了爵位,將來封侯拜相都是有可能的!

“隻帶飛鷹隊?就三千人?”

嬴政著實吃了一驚。

帶一萬人前去他都不放心,更彆說是隻帶三千人?

這不是開玩笑呢嗎?

“冇錯!”

嬴飛羽篤定的點點頭。

“哈哈……!”

嬴政氣極反笑,越發覺得這小子是在開玩笑,“好!那你小子告訴朕,熱氣球就那麼點大,夥炮怎麼辦?糧草該如何運送?”

“冇有夥炮,難不成拿起刀劍,與敵軍硬拚?”

“就算是硬拚,也得消耗時間,消耗糧草吧?總不能讓飛鷹隊餓肚子吧?”

嬴政蹙著眉頭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就納了悶了,這小子一向說出的話都挺有道理,今日怎麼還胡扯上了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