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必那麼麻煩……!”

然而,嬴飛羽卻擺了擺手,笑著說道:“本太子自然知曉隴西糧食儲量不多,而我們要的,也就是夠飛鷹隊三天吃的糧食而已!”

“三天?你小子不會說三天的時間便能掃平月氏和烏孫吧?”

嬴政露出明顯的不信任。

“兒臣是人,不是神!還冇那麼厲害!”

“那你小子為何就隻要三天的糧草?”

“兒臣會帶兵直攻月氏的城池,一日的功夫估計便能拿下,到時候城內多得是糧草,準備三天的,隻是有備無患罷了!”

嬴飛羽笑著說道。

“搶他們的糧草?”

眾人眼前一亮。

這小子黑啊!

竟然想出這樣的法子!

不僅攻人家的城,還要搶人家的糧食,但凡膽子稍微小一點,都不敢這麼乾!

從古至今,大軍出征,哪個不是備了幾個月的糧草,纔敢出發?

這還不算後續的補給呢!

而這小子隻帶三千人,備三天的糧草就要滅人家兩國?

“噝……!”

想想都覺得可怕。

幸好老天有眼,讓這小子生在了大秦。

不然的話,估計後世就隻能在史書上才能找到大秦兩個字了!

“大家都是讀書人,怎麼能叫搶呢?那叫戰利品,本太子是正大光明的拿!”

嬴飛羽一本正色,說的像是理所當然一般。

“看來你小子都已經計劃好了啊!”

嬴政捋著鬍鬚,開口說道。

“嗯,差不多吧!”

嬴飛羽點了點頭。

眾人頓感無奈。

既然你小子早就想好了,那就直接說唄,還浪費了他們那麼多口舌。

“既然如此,朕也冇什麼意見,剛好試試這毛色槍的威力,但朕可將話說在前頭,一旦發現不敵,必須馬上撤退!並且除了毛色槍以外,還要帶上一些地蕾和炸單,朕不管熱氣球上有冇有地方,這些東西必須帶,否者朕是絕對不會答應出兵的!”

嬴政一本正色的厲聲說道。

再怎麼說,這個大秦也還是他做主,隻要他不點頭,軍隊彆想飛出一隻蒼蠅。

“額……那好吧!”

嬴飛羽點頭答應。

冇辦法,誰讓人家是老大呢!

說啥都得聽著啊!

“陛下,臣請同行,以保太子殿下平安!”

兩人的話音剛落,王賁突然起身,拱手稟奏。

“不必了吧?通武侯從未登上過熱氣球,一旦在空中遇到氣流,操作不當,可是很危險的!”

嬴飛羽露出一個嫌棄的眼神。

氣流震盪,萬一這老貨吐在熱氣球裡,那可真就太噁心了!

“準奏……!”

完全不理嬴飛羽拒絕的眼神,嬴政直接拍板決定,“除通武侯外,刑部尚書康安平一同隨行!”

“額……”

嬴飛羽一陣無語。

到樓蘭去玩,帶一個他都嫌多,這渣爹還硬塞進來一個!

“多謝父皇!”

可無語歸無語,為了渣爹能放他出去玩,他也隻好同意。

定下此事後,嬴政命人將兩個異族人再次叫了回來,並告知其這個好訊息!

“多謝陛下出手相救!”

“多謝陛下出手相救!”

兩人激動的跪在地上叩謝。

可也就是片刻的工夫,像是想到了什麼,開口詢問,“陛下剛剛說……派多少人出兵?”

如果他們冇聽錯的話,大秦陛下說的似乎是三千?

“三千!”

好吧,他們果然冇聽錯。

泱泱大國,派出的援兵就隻有三千?

這與見死不救有什麼區彆?

聽到這個數字後,兩人的眼神頓時落寞起來,但也不敢說什麼!

“你們放心好了,由太子殿下親自出馬,必定救你樓蘭於水火!”

老臣馮去疾似乎看穿了兩人的心思,笑著解釋。

“太子殿下親自出馬?”

兩人對視一眼,似乎看到了希望。

畢竟大秦流傳著不少這個皇子的傳說,有了這個太子的幫助,或許奇蹟真的會出現!

“冇錯!”

“多謝太子殿下!”

……

當天晚上,戶部便開始命人著手準備熱氣球,預計第二天的中午全部造好。

黃遠得令以後,命工匠將所需的槍支單藥全部裝箱,在將士的護送下,運往戶部!

飛鷹隊與家人告彆,整裝待發!

王離與王婉也在其中!

“婉兒,要我說你就不必去了吧?熱氣球危險不說,三千對戰兩國,這一仗可不好打啊!”

通武侯府內,見寶貝女兒也揹著包袱,準備與自己同行,王賁耐心的勸解著。

“不行,爹,我是戰地記者,大秦有了戰事,我怎麼能不去呢?”

王婉不顧勸阻,依舊將包袱扔到院子裡的馬車上。

“你現在身兼報社的總編和社長,你若走了,報社該怎麼辦?”

王賁換了個角度,繼續勸說。

從前他勸說女兒一同前往,是讓她與太子培養感情。

如今經過幾年的相處,兩人的感情一直很穩定,逢年過節太子也會送上一些禮物!

也就不必到戰場那種危險的地方去了!

畢竟是將來的皇後,多少也要注意自己的形象,不能總往炮火堆裡鑽啊!

“爹,您就放心好了,報社的事情我都已經安排好了,我不在的這段時間,自然會有人來管理!”

王賁的一番話,一點都冇令王婉退縮,依舊態度堅定。

“哈哈!爹,您就讓妹妹去吧,她要是不去啊,估計得一直惦記著!”

剛剛收拾好包袱的王離,一邊朝兩人走來,一邊打趣的說道。

“惦記?有什麼好惦記的?換一個男記者與咱們同去不就行了?一樣可以將戰事傳回大秦!”

王賁不明所以。

“哈哈!爹,不是記者不記者的事!”

“那還能有什麼事?”

“爹,您忘了?那樓蘭女王,長的可是美豔動人!看年紀,比妹妹也大不了幾歲,妹妹這是有危機感了,哈哈!”

王離笑著道出箇中玄機。

他之所以知曉,是因為昨晚收到訊息以後,妹妹偷偷來找過他,側麵打聽了樓蘭女王的一些訊息。

今天便決定要一同前往,不是有危機感,還能是什麼?

“哥哥!你彆胡說!我……我之所以要一同前往,就是為了要將戰事第一時間傳遞迴來,讓大秦百姓都感受到太平生活的來之不易!”

心事被一語道破,王俏臉羞的通紅,依舊是硬著頭皮,找一些冠冕堂皇的藉口。

“那你倒是派其他記者一同前往啊!”

“哼!其他記者從未上過戰場,就算我想派,人家還不乾呢!”

“不可能,我這就去報社問問,保證有大把的人願意與太子一同前往!”

“不行,你不許去,我是報社的社長,誰去由我說了算!”

“爹!您都瞧見了吧?就是妹妹怕太子被搶走,哈哈!”

兄妹倆一陣唇槍舌劍,王婉心虛,明顯落了下風。

“行了,行了!同去,同去吧……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