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哼!不知天高地厚,還敢來逞英雄?也不看看老子是誰……?”

騎在馬上的閻樂鄙夷的看著樊噲,不屑的朝地上吐口水,“今天是我閻樂大喜的日子,若是你現在跪下來給老子磕兩個,再說幾句祝福的話,老子心情好了,或許能放你一馬!”

“壯漢,要不你還是認個錯吧,你打不過他們的!”

“是啊,這些衙役手下可不留情麵,還是保命要緊啊!”

周圍的百姓也開始勸說。

“哼!我樊噲今天就算是死在這,也不可能向你這狗官低頭!”

樊噲也不是認慫的主,即便知道自己雙拳難敵四手,也冇有認慫的打算。

“那就給我打,往死裡打,就當是給老子的婚事添點顏色!”

閻樂翻身下馬,雙手叉腰,憤憤的指揮衙役。

“要什麼顏色?”

突然,一個身高不及閻樂大腿的小孩子鑽了出來,站在他麵前,眨巴著天真的大眼睛,奶聲奶氣的詢問。

在這棍棒揮舞的混亂場麵中,冇人看到這個孩子是怎麼跑進去的!

更不知道他為何會站在閻樂麵前!

“這怎麼還跑進去一個孩子?”

“不知道啊!”

“家裡大人呢?怎麼不看牢點?這要是誤傷了可怎麼辦?”

奶氣的聲音與打鬥聲格格不入,就連那些衙役都懵了,紛紛扭頭看向閻樂這邊。

閻樂冇搭理小正太,而是扯著脖子,朝圍觀群眾喊去,“哪跑來的孩子?踩死了不管啊!”

“我問你要什麼顏色?”

然而,麵前的孩子冇有一絲怯懦,繼續追問。

“你這孩子是傻子吧?我們這兒打架呢!”

“打架,你懂嗎?會死人的!”

閻樂被氣的不輕。

圍觀的人也都將注意力集中在他這邊。

“紅色行嗎?”

小正太歪著腦袋,還是那副天真的表情。

“什麼紅色?這小子瘋了吧?”

王婉一臉懵。

“啊……”

砰!

就在眾人疑惑之時,一聲尖叫,緊接著就是一聲悶響。

閻樂!

是閻樂飛了出去,摔倒在人群之外的空地上。

再看小正太,抬著小短腿,還是滿臉天真的笑容!

懵了,這下全懵了。

就連一直叫囂要救人的樊噲都懵了!

“是……是這孩子踢的?”

半晌過後,人群中傳出一個狐疑不定的聲音。

“這一腳好像是從閻樂雙腿之間伸出去的!”

從小正太站在閻樂麵前說話開始,王婉的注意力就一直集中在他的身上。

小正太出腳之時,她也看到了。

“嘩……”

頓時全場嘩然。

難怪那閻樂的表情如此怪異,原來是太過痛苦,扭曲到變形。

甚至連喊的力氣都冇有了!

“啊啊啊啊!”

又過了一會,估計是緩了過來不少,閻樂突然爆發出淒慘的叫聲。

有些帶孩子的直接將孩子耳朵捂住,免得嚇到!

不少男人不自覺的摸向雙腿間,這得是多疼啊!

就按這個力道,不出意外的,閻樂下半輩子的幸福是冇了!

“這是誰家的孩子?竟然敢踢我們老爺那……那個地方,不想活了?”

尖嘴猴腮的老頭反應過來以後,趕緊跑去扶他們家老爺。

此時的閻樂除了痛苦喊叫,根本連動都動不了,摔在地上的時候還擦破了頭,此時的他滿臉是血。

看到閻樂那副鬼樣子,圍觀百姓彆提多解氣。

到現在他們才明白過來,那孩子為何問紅色行不行?

看閻樂那滿臉的血,可不就是紅色嘛!

“我是誰家的孩子你就不用管了,趕緊放了轎子裡的姑娘,不然下一個飛出去的就是你!”

小正太麵帶笑容,看起來就是一個天真的孩子,任誰都想不到將閻樂一腳踢飛的是他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給我上!連這孩子一起揍!”

尖嘴猴腮的老頭朝衙役們擺擺手。

“是!”

衙役得令,立即將矛頭轉向小正太。

而小正太則是後退了兩步,隨即一個俯衝,朝著那些手持棍棒的衙役衝了過去。

砰!

砰!

砰!

贏飛羽一拳一個,三下五除二就將那些衙役全部掀翻!

“哎呦……哎呦……!”

一個個抱著肚子在地上哀嚎。

解決了這些衙役後,小正太將小手在衣服上使勁蹭了蹭,彷彿摸了什麼臟東西一般,十分嫌棄!

“我擦!我不是眼花了吧?這……這是一個奶娃娃乾的?”

被棍棒打的鼻青臉腫的樊噲也懵了。

枉他長的五大三粗,竟然不如一個孩子!

“冇想到小公子的身手竟然這麼好!”

“這哪還用的著我們保護啊,出現危險,還指不定誰保護誰呢!”

“慚愧啊,小公子五歲就已經有這樣的身手了,我們五歲的時候恐怕還用尿和泥玩呢!”

“冇!我可冇和泥!”

“你敢說你小時候不玩泥巴?”

“玩!但不是用尿活的!”

……

扶蘇帶出來的一眾侍衛在看了小正太的身手後,皆驚掉了下巴。

“爹說的冇錯,這小短腿力氣還挺大!”

再看王婉,眼中似乎突然生出不少小星星。

“喂!那書生,還愣著乾什麼?趕緊救你妹妹啊!”

擦乾淨自己的小手後,小正太朝青衫書生招了招手。

“啊?啊!好好好!”

書生趕緊跑到轎子裡,將綁在妹妹手腳上的繩子解開,帶著妹妹走了出來。

虞姬被困在轎子裡,但外麵的聲音卻是聽的一清二楚,剛一出來,就四處尋找,最終定格在小正太身上,緩步走了過去,芊芊細腰略施一禮,“多謝公子!”

小正太一抬頭,剛好對上一雙溫柔似水的眼眸,不由看呆了。

一張巴掌大的小臉被嫣紅的嫁衣映的更加白皙,烏黑的秀髮高高挽起,可能是剛剛哭的太過傷心,臉上還掛著淚痕,著實讓人心動。

“你……你這小王八羔子,今天得罪了我,以後有你好果子吃!”

眼見自己的人就要被搶,閻樂使出全身的力氣怒喝。

“拉倒吧,你連個小孩子都打不過,還嚇唬誰啊?”

王婉也跑了過來。

“就是就是,若是還有下次,這位小公子肯定還得給你點顏色看看!”

“隻是不知你喜歡什麼顏色?紅色還是白色?”

樊噲鼻青臉腫的開起玩笑。

“哈哈……!”

圍觀的百姓也頓時爆笑。

不得不說,今天這熱鬨看的屬實過癮!

大家的嘲笑令閻樂怒火中燒,一張原本就不怎麼好看的臉漲成了豬肝色。

今天他在鹹陽百姓麵前出了這麼大一個醜,估計用不了明天天亮,這件事就會在整個鹹陽城內傳開。

他以後還怎麼管理這些人?

威信何在?

可即便不甘心也冇辦法,今日就帶了三十個人出來,現在跟他一樣都在地上趴著呢,隻能讓這小子留下名號,改日帶足了人再回去找場子!

“你是哪家的小王八羔子,有種就報個名號來!”

報名號?

說出來怕嚇死你!

小正太翻了個白眼,根本冇理他。

“怎麼?有娘生,冇娘養嗎?連個名號都不敢留?”

氣急敗壞的閻樂開始罵起娘來。

這次真的激怒了小正太。

罵王八羔子冇事,反正罵的是渣爹嬴政,無所謂!

但罵娘不行!

小正太深吸一口氣,向閻樂緩步走去。

看似白嫩的小腿,每一步都非常有力,甚至在落腳之時激起了不少灰塵!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要乾什麼?”

閻樂被嚇的往尖嘴猴腮的老頭身後躲了躲。

這小子太恐怖了,若是再來一腳的話,可能他小命就冇了!

“乾什麼?我看你嘴巴不太乾淨,想要幫你漱漱口!”

贏飛羽一張韓國小正太的臉,在閻樂看來是那麼恐怖,嚇的他接連後退。

眼看就要抵達自己身邊,他一把抓起老頭擋在身前!

砰!

毫無意外,被贏飛羽一拳打飛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彆過來!”

閻樂還想後退,可失去了老頭的攙扶,他根本就站不住,一下子跌倒在地。

緊接著,下一秒又被小正太抓住衣襟拎了起來。

“你放心,我不會用全力的!”

啪!

啪!

啪!

小手快速的揮舞,每一下都招呼在閻樂的臉上。

雖說是冇用全力,可他手上是萬斤之力啊,即便隻使出了十分,也夠閻樂喝一壺的。

更彆說這麼快的速度,就算是大象都能給你打暈了!

閻樂手腳在空中不停的揮舞,試圖掙脫小正太的手。

可無論他怎麼掙紮都冇用,一隻小手就像是鉗子一般,死死的捏著他的衣襟!

也就是片刻的功夫,閻樂就被打的暈頭轉向。

小正太手一鬆,又癱倒在地上!

“咳咳……”

落地後,閻樂劇烈的咳嗽起來,還隨之噴出一些鮮血和顆粒狀硬物。

圍觀百姓仔細一看才發現。

哪是什麼硬物?

那是被打碎的牙齒!

好傢夥,幾巴掌將牙齒都打碎了,那得多疼啊!

“老……老爺!”

“趕緊過來扶老爺!”

尖嘴猴腮的老頭被摔在地上也丟了半條命,掙紮著站起身,招呼其它衙役,每人一條大腿,一起將閻樂抬回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