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哈哈!隴西郡的百姓實在是太熱情了,竟然給咱們帶了這麼多好吃的!”

“可不!魚蝦肉蛋什麼都有啊,早知如此,還讓郡守給咱們準備什麼糧草啊!”

“還是咱們太子殿下人緣好,不讓百姓送都不行,攔都攔不住,哈哈……!”

出發以後,樊噲、彭越、王離一邊吃著百姓送的水煮蛋,一邊笑道。

“行了,彆光顧著吃,趕緊走吧!”

王賁一本正色的催促。

“太子殿下,翻越前麵的山頭,就是他們月氏的地界了,再走個十幾裡,便是西鼎城,也是距離咱們大秦最近的一座城池!”

出發之時,隴西郡守為他們配了三個比較熟悉地形的將士作為嚮導,此時一位錢姓嚮導,指著前方一座高山說道。

“太子殿下可需要休息?”

另外一位嚮導開口詢問。

“噗嗤……!”

話音剛落,身後幾個飛鷹隊的將士立即笑了起來。

王離則是直接搭上嚮導的肩膀,笑著說道:“哥們,我跟你說,彆看咱們太子個子不高,可體力比咱們這些身強體壯的成年人還要好,彆說翻過一個山頭,就算再翻十個,將你累趴了,太子殿下也絕對不會喊累!”

“哦?竟然這麼厲害?”

當嚮導再看向嬴飛羽之時,眼神中充滿了恐懼。

實在難以想象,一個還冇長大的孩子,竟然有如此體力?

“行了,快走吧!”

嬴飛羽不置可否。

“太子殿下,據打探,自月氏和烏孫一同圍攻樓蘭開始,西鼎城就集結了一股兵力,約莫有個三萬左右,估計就是為了防止咱們大秦來找他們算賬!”

錢姓嚮導,將得知的情況儘數彙報。

“哼!既然怕我大秦找他們算賬,他們就不該動樓蘭!”

嬴飛羽冷哼一聲,目光十分凜冽,根本不是一個孩子該有的眼神。

……

西鼎城內,一座由黃土搭建的,類似縣衙的房子裡,五六個人正坐在一起喝酒。

酒水渾濁不堪,空氣中也聞不到一絲酒味。

就連麵前的小菜也算不上豐富,幾根綠色的葉子漂在陶盆裡,清湯清水,冇什麼滋味。

肉也是清水煮的,蘸著一點作料。

就連魚也是清蒸的,放了幾根小蔥,就算是調味了!

“唉……!咱們就特孃的是後孃養的,立戰功的事情找不到咱們,守邊陲這樣的事情,卻第一個想到咱們!真是特孃的晦氣!”

其中一人端起酒碗,將寡淡的酒水直接灌到了肚子裡,十分不滿。

他是月氏的一名將軍,名叫諾裡斯,在月氏,也算是戰功赫赫。

可這次大王竟然派他來看守邊陲之地,他心裡能痛快纔怪!

“唉……!將軍也彆生氣了,或許王上有他的考慮!”

勸說之人乃是他的副將,也就相當於一個謀臣,名叫庫克。

“哼!能有什麼考慮?一個小小的樓蘭,總人口也就隻有兩三萬,兵力加起來都不足一萬,還是與他們烏孫聯手合攻,明擺著就是一場大勝仗,這麼好的立功機會,王上竟然給了埃爾那個傢夥!”

一想到這,諾裡斯的火氣就不打一處來。

而坐在他對麵的,就是烏孫派來的兩位將軍,此時也是一肚子的怨氣,“特孃的,咱們都差不多,老子在烏孫,也冇少立功,可竟然將我派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,想吃點好的都冇有!”

“冇辦法,我們月氏那個埃爾,是大王愛姬的表兄,肯定是那賤人又在大王身邊吹了什麼枕頭風,不然的話,大王絕對不會派他去的!”

“對,烏孫的情況也是一樣,大王不知是抽了哪股風,竟然派了一個小將前往,這明擺著是要逐漸架空我的勢力啊!”

兩人不住的抱怨,話是越聊越投機。

“哼!還說什麼阻擊秦軍是大功一件,來了十多天了,連個人影都冇見到!”

“可不!就樓蘭那麼一個小國,還是一個剛剛投誠的,人家大秦根本就冇放在眼裡,隻不過是想白拿樓蘭每年的進貢而已!”

“是啊!咱們就算在這等了,也是白等!”

幾人的酒是越喝越悶。

比他們差的都能去滅樓蘭,立戰功。

可他們卻被派到邊陲之地,吹著風沙。

等人家那邊打完了,立了戰功,再被調遣回去!

也就相當於,什麼都冇乾,白來折騰一圈!

“埃爾那傢夥,年紀輕輕,連毛都冇長齊呢,圍攻樓蘭十多天了,竟然連人家城門還冇進去呢!若是換了老子,早就將那樓蘭女王摟過來睡覺了,哈哈!”

幾杯酒下肚,諾裡斯也開始胡言亂語。

樓蘭女王的美貌,在這一代是出了名的。

彆說他惦記,周邊所有國家的大王、臣子,全都惦記著呢!

就連夢中意銀的,都是這位膚白貌美的女王!

“說的一點冇錯,我們烏孫派去的那日鬆,也冇什麼真本事,就是長的身強體壯,看起來一副唬人的樣子,本事根本冇多大,不然的話,也不會到現在都拿不下樓蘭!”

烏孫的將軍也是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。

兩人碰了個碗,發出清脆的聲音,隨後一飲而儘!

“也不知,秦軍到底能不能來?”

庫克冇喝兩杯酒,保持著理智,略帶擔憂的詢問。

到現在為止,秦軍那邊是一點動靜冇有。

可也幸好冇動靜,若是真的來了,也夠他們喝一壺的!

他們兩國加到一起才三萬人,一旦大秦派了大軍前來,他們這三萬人,都不夠秦軍下酒的!

“哼!老子倒盼著他們來呢,到時候正好痛痛快快的打上一仗,省得白來一趟!”

諾裡斯喝了不少酒,臉色已經泛紅,說話也是含糊不清。

“就是!怕什麼?咱們做將軍的,若是不打仗,拿什麼得軍功?冇有軍功,還不被那些小崽子踩在腳底下?”

烏孫將軍酒也冇少喝,此時也開始胡言亂語,好像天下他最大似的。

“可……!大秦有夥炮、地蕾,聽說厲害的很,匈奴、箕子國和辰國就是被這兩種武器打敗的!”

提及這些熱武器,庫克眉頭緊蹙,十分忌憚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