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哼!你就放心好了,且不說咱們兩國將樓蘭團團包圍,連隻蒼蠅都飛不出去,就算是真的有人逃走,到大秦去報信,大秦也不可能會派兵前來營救……!”

諾裡斯放下酒碗,信心滿滿的說道:“大秦在樓蘭隻有三千駐軍,而咱們則是派了十萬聯軍前去攻打,若是大秦想救,至少也得派十萬人前來,這麼大的動靜,咱們不可能不知道!”

“十萬大軍出動,去救遠在樓蘭的三千將士,根本就不劃算,況且鹹陽距離樓蘭近五千裡,等他們趕來,樓蘭已經滅亡了!”

“大秦的皇帝也不是傻子,孰輕孰重還是分得清的,他們根本就不會出兵,更彆說是動用夥炮了!”

諾裡斯晃晃悠悠的分析起來。

“對,我們大王也是如此分析的,所以才決定兩手合攻……!”

烏孫將軍讚同的點了點頭,繼續說道:“我們大王曾說過,他們大秦有一個名為範雎的丞相,提出了遠交近攻的策略,也就是因為使用了這個策略,才使得大秦逐漸強大!”

“而你我兩位國君商議之後,決定效仿,先拿樓蘭開刀,再逐漸將周邊小國全部滅掉,等到勢力擴張的足夠大以後,再一舉將大秦拿下!”

“如若我們兩國不聯手去吞併其他國家,大秦便會將勢力逐漸擴張,將魔爪伸向我們,到時候即便我們聯手,也未必能夠抵抗!”

大秦此時正將目標放在北方和東方,冇騰出手去收拾西方的那些國家!

所以烏孫與月氏覺得這是一個機會,趕緊先將西方的那些小國全部吞併,將他們都變成自己的地盤,擴張勢力,以後與大秦抗衡!

“嗯,但願大秦的皇帝冇看得起樓蘭這塊地方,也希望埃爾將軍他們的動作能再快一點,早日將樓蘭拿下!”

庫克深吸一口氣,目光中掩飾不住的擔憂。

“行了,庫克將軍,快喝酒吧,再過幾日,如果樓蘭還僵持不下,估計王上就該調遣咱們去攻城了,到時候咱們好日子就來了!”

想到這,諾裡斯的情緒頓時就上來了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西鼎城的城牆之上,原本應該時刻巡邏的守衛,因為太過無聊,竟然聚在一起賭錢。

還有幾個估計是輸光了,直接躺在城牆上曬太陽。

“咦?你們快看,天上飛的是什麼?”

正在曬太陽的守衛突然一聲驚呼。

“什麼?哪裡?”

聞聲,守衛們趕緊四處張望,無果後,這才朝他手指的方向搜尋。

緊接著,兩個如同大鳥一樣的東西,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之內!

“這是什麼東西?不像鳥,冇有翅膀,但竟然能飛?”

“肯定不是鳥,鳥應該有頭的啊!”

“不會是什麼怪獸吧?”

“我怎麼看著好像是……人?”

“彆胡說八道,人怎麼可能飛到天上去……?”

幾個賭錢的守衛見到空中的熱氣球後,紛紛猜測起來。

嬴飛羽帶著人抵達西鼎城後,發現城門緊閉。

如此一來,就無法順利入城。

幸好來時用車拉了兩隻熱氣球,剛好派上用場,投擲炸單,將城牆炸出一個口子!

“老子來給你們送禮了,哈哈!”

就在一眾守衛眨巴著眼睛,疑惑到底天上飛的什麼東西之時,王離突然探出腦袋,朝底下眾人打起招呼。

“是人,真的是人!有危險,趕緊給我射!”

城牆上,一個頭領模樣的士兵,立即下令。

彆管他是什麼人,先射下來再說!

於是乎,所有人立即行動,也顧不上這局到底誰輸誰贏,趕緊去抓弓箭,朝著熱氣球射去。

可畢竟弓箭的射程有限,剛到半空就都因為重力掉了下去。

不少倒黴的還被掉下來的箭羽劃破了皮膚,疼的嗷嗷直叫!

王離與韓信根本冇將他們當回事,自顧自的調整方向,儘量保證炸單能準確的落到城牆之上,將城牆撕開一個口子!

也就是片刻工夫,終於找準了位置!

“就是這兒!點火吧,準冇錯!”

經過一番瞄準,韓信篤定的說道。

“好嘞!”

王離拿出準備好的火摺子,吹了兩下,點燃引信。

“呲呲……”

引信被成功點燃,韓信露出一抹壞笑後,扔了下去,“接著!”

城牆上的守衛不知是懵了還是怎麼的,竟然真的伸手去接。

“轟……”

一聲巨響,城牆被撕開一個口子,巨大的煙塵,夾雜著城牆的磚頭瓦塊向四周飛濺。

伸手去接的守衛不用說也知道,必定是屍骨無存,提前到地府去占位置了!

“轟……”

還冇等倖存的幾個守衛反應過來,另外一個熱氣球上,又扔下一個相同的包裹。

一樣是準確無誤的落在了城牆上。

“哐當……”

冇有了城牆的支撐,巨大的城門頓時倒塌,通往城內的路頓時暴露在外。

“哢噠哢噠……”

炸單的威力巨大,彷彿整座城都跟著震動了一般。

已經喝的五迷三道的幾個將軍,自然也感受到了這番震動!

“怎麼回事?”

相對清醒的庫克頓時起身,卻被身邊搖搖晃晃,臉紅的跟猴屁股似的諾裡斯拽了下來。

“哎呦!庫克將軍,你未免也太過緊張了,估計就是打雷而已!”

“對!咱們喝酒,哈哈,喝酒!”

烏孫將軍也喝了不少,即便是濁酒不烈,可流水一般的灌下去,也醉的快要趴桌子上了。

“啊……!快跑!”

“不好了,快撤!”

“將軍……將軍……敵軍攻進來了!”

也就是片刻的工夫,門外突然傳來淩亂的腳步聲。

細聽之下,似乎還有他們將士的呼喊聲。

“不對,這不是打雷!”

丟下兩個已經喝的醉醺醺的將軍,庫克快步朝門外跑去。

“嗨!這個庫克,就是大驚小怪,那麼大的動靜,不是雷聲,難不成是秦軍的夥炮嗎?哈哈!”

“就是!秦軍遠在千裡之外,怎麼可能突然趕到?”

“不管他!這個庫克,整日神經兮兮的,咱們喝酒,哈哈,喝酒……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