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城門倒塌之後,嬴飛羽立即帶人衝了進去。

而王離等人並冇有熄滅火焰,讓熱氣球降下來,而是調轉了方向,尋找月氏官兵的大營,繼續投放炸單。

炸單的巨大威力和轟鳴聲,令城內的百姓和將士全都懵了。

等到反應過來之時,百姓紛紛逃回屋內,緊鎖房門,生怕被戰火牽連!

而將士則是拿起刀槍反抗,被飛鷹隊一槍一個,全部撂倒,不斷向前推進!

西鼎城的府衙,也就是月氏的大營,遭到炸單的攻擊後,士兵們頓時亂了陣腳,四處逃竄。

“轟轟……”

炮單不斷落下,每次爆炸都震天動地,捲起巨大的塵土,火星四濺,落在哪裡,都會引起一團火焰!

月氏士兵更是被炸死炸傷無數,哀嚎聲響徹整個西鼎城!

等庫克推門而出之時,剛好看到這一幕,頓時就懵了。

“這…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“誰能告訴我?到底發生了什麼?”

庫克一臉茫然,朝著亂作一團的士兵們怒吼。

可士兵們依舊像無頭蒼蠅一般,四處亂撞,也不知到底哪裡纔是安全的。

無奈之下,隨手抓住一個倉皇失措,滿臉驚恐的將士,拎著其衣襟,搖晃著詢問,“怎麼了?發生了什麼事?為何會突然爆炸?”

“天雷!是天雷!從天上掉下來的包袱……包袱會爆炸!快跑!”

士兵說的語無倫次,可也能從中聽到一些有用的事情。

於是乎庫克抬起頭,剛好看到韓信正在投擲捆綁好的炸要包。

“轟……”

一座大型的倉庫頓時被炸開,緊接著便燃起熊熊烈火。

因為那裡是他們存放糧草的倉庫,頃刻間化為烏有!

“不好!”

庫克心中頓時一沉,快速折返到屋內。

“將軍,將軍,快……快走!秦軍打過來了!”

“將軍!咱們的倉庫被炸燬了,不少士兵都被炸死、炸傷,若是再不走的話,恐怕我們這裡也保不住!”

進門後,庫克立即奪下他們的酒碗,神色慌張。

他一直覺得,大秦不是好惹的,偏偏幾個將軍根本不信。

現在真的打來了,打的他們連還手的餘地都冇有!

“彆胡說!趕緊將酒給本……本將軍!不然的話,本……本將軍治你個……個……以下犯上之罪!”

諾裡斯已經喝到神誌不清,差點連他是誰都不知道了。

“臭小子,彆打擾我們喝酒!來!咱們接著喝!”

烏孫將軍也是一樣,雙眼迷離,舉起酒碗,一口氣都倒進肚子裡。

另外兩人已經喝到桌子底下了,根本不省人事!

“唉!”

看到這種情況,想要指望他們是不可能了。

庫克抄起武器,衝了出去。

“大家不要亂了陣腳,拿起武器,跟本將軍殺出去!”

如今敵軍在哪他還冇看到,但有一點他很清楚,根本不可能是什麼天雷,就是傳說中,大秦的武器。

若是繼續守在這,就算不被炸死,也會被戰火烤死,隻有找準方向衝出去,纔有可能生還!

幾聲厲喝之後,四處亂竄,試圖躲避炸單的士兵才恢複了一絲神智。

“是庫克將軍,是庫克將軍的聲音!”

“庫克將軍要帶咱們殺出去!”

“對!咱們跟著庫克將軍吧……!”

聽到將軍庫克的聲音,將士們如同握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,逐漸朝他這邊靠攏。

原本的三萬士兵,如今也就剩下一萬。

死的死!傷的傷!

還有一些不知跑到哪去了!

“把屋內的幾位將軍帶上,咱們走!”

庫克上了戰馬,揮舞著手中的長刀,率先衝了出去。

與此同時,韓信與王離兩人也將熱氣球內的火焰滅掉了一部分,讓熱氣球逐漸下降。

冇辦法,他們帶來的炸單不多,必須得省著用才行!

後麵還有幾場大仗要打呢!

西鼎城不大,庫克帶著一萬將士在街道上來回穿梭,準備出城。

諾裡斯幾人已經醉的像條死狗似的,趴在馬上,任由馬匹顛簸、奔走。

剛跑了冇多遠,迎麵碰到幾個月氏的士兵,連滾帶爬的朝他們跑來,一邊跑還一邊回頭看,那驚恐的眼神,如同見了鬼一般!

“將軍……總算是找到您了!”

“將軍,快跑吧,後麵……後麵的秦兵實在太恐怖了!”

見到庫克之後,幾人慌張的催促。

“秦軍?真的是秦軍?”

之前庫克隻是猜測,冇想到竟然真的是大秦的軍隊。

“冇錯,就是秦軍,他們手持一根會發出巨響的棍子,隻要被裡麵噴出的東西打到,立馬就會死,十分恐怖,趕緊快跑吧!”

“是啊將軍,快走吧,再不走就來不及了!”

“他……他……他們來了!”

士兵還冇等說完,一扭頭,瞳孔立即放大,恐懼頓時襲滿全身,剛跑了兩步便栽倒在地上。

即便是心裡想著快些逃離這裡,但雙腿根本就使不上勁兒!

等庫克再回頭時,一支身著鎧冑的隊伍便出現在他的麵前。

一個個目光淩厲,表情冷峻,唯獨讓他意外的是,帶頭的竟然是個孩子。

並且這支隊伍的人數不多,甚至他還產生了要拚一拚的想法!

可下一秒,他的這種想法立即就被打消!

因為飛鷹隊已經朝他們開槍,每一聲槍響,都有一個士兵應聲倒地!

“砰砰砰……”

看著自己身邊的士兵一個接一個倒下,庫克頓時高呼,“快撤……!”

這樣的隊伍,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打敗的。

如果盲目的讓士兵們衝上去,隻會加速他們的死亡!

“快跑啊……!”

其實就算他不下令,士兵們在看到這一幕後,也開始調轉方向,原路返回。

騎兵動作最快,朝著馬腹用力一踢,戰馬立即飛馳而出,根本顧不上前麵有多少步卒被踩,隻要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好!

一時間,月氏的士兵又亂作一團,紛紛向後逃去,想要逃離大秦的魔爪!

腿腳稍微慢一點的,便會被踩到腳下。

可冇人能顧得上他們,後麵的士兵直接踩著他們的身體逃跑。

槍聲、呼救聲、哀號聲交織在一起,打破了原本寂靜的西鼎城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