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月氏與烏孫的聯軍策馬奔騰,趁月而行。

即便是之前對秦軍有所忌憚的庫克,看到自己身後跟隨的大軍,頓時也是底氣十足!

這麼多人,大多還都是騎兵,對付三千人絕對是綽綽有餘了。

就算是用人來填,也絕對能夠將其全部打敗!

“啟稟將軍,秦軍已經進入南馬城,緊閉城門,守城不出!”

就在萬馬奔騰之際,派出的探子前來回稟。

“入了南馬城?”

庫克眉頭一蹙。

“冇錯!”

探子篤定的點了點頭。

“奇怪?”

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。

秦軍入了他月氏的地界,難道不應該一路向前,穿過月氏和烏孫,直奔樓蘭嗎?

為何會在南馬城駐足?

要知道,他們多耽擱一天,樓蘭城破的機率就更大,到時候他們此趟可就算白來了!

“有什麼好奇怪的?秦軍就隻有三千人,又料定了一定會有大軍前來阻擊,自知不敵,還不趕緊找個城池龜縮不出?”

“哈哈!說的對,秦軍就隻派這麼點人前來,明顯就是在敷衍,為了不讓天下人嗤笑他們大秦不護著樓蘭!”

烏孫折損了兩位將軍,這次領兵的是兩位年輕人,目空一切,出言嘲諷。

然而,庫克卻不這麼認為,總覺得事有蹊蹺。

諾裡斯有了上次的教訓,這次也不敢輕敵,並且時不時的就詢問庫克的意見!

若是他上次多聽從庫克的意見,也不至於險些喪命!

也多虧了庫克將他帶上,這纔沒讓他死在戰火之下!

“大家還是多加小心吧!”

諾裡斯扭頭瞧了一眼身邊的庫克,出言說道。

“你們月氏就是膽小,連區區三千人都搞不定,還要我們烏孫出兵!”

“是啊!咱們這加起來就是十二萬大軍,去對付秦軍三千,說出去都讓人笑話,光是每日的糧草都要消耗不少,簡直就是浪費!”

烏孫的兩個年輕的將軍撇了撇嘴,言語中儘帶鄙夷。

雖然之前也聽說過大秦有了一種武器,十分厲害,可他們根本就不以為然。

“兩位將軍若是覺得月氏無能,此次可敢率先帶兵攻城?”

藉著兩人這股得意勁兒,庫克帶著挑釁的意味,對兩人說道。

“攻城?”

兩人先是對視一眼,最後仰著腦袋,高傲的說道:“攻就攻,若是我們烏孫攻下城池,帶兵將那些秦軍都殺了,此戰就是我烏孫頭功,到時候瓜分樓蘭的時候,戰利品必須給我烏孫大頭兒的!如何?”

烏孫也不是傻子,無論秦軍有冇有那種來自地獄的武器,攻城都不是一件好事,需要消耗大量的兵力。

除非能有所補償,不然的話,他們也不乾!

南馬城是他們月氏的城池,肯定是不能分,但樓蘭可以啊!

樓蘭國家雖小,可還是很富裕的,若是能分到大頭兒,王上必定會給他們獎賞!

“好!此事就這麼定了!”

庫克想都冇想,立即答應下來。

他始終認為,秦軍守城不出,一定不是什麼好事!

“你確定能做的了這個主?”

烏孫狐疑的詢問。

彆到頭來活他們乾了,好處還冇撈著!

“將軍放心好了,我月氏說話算話!”

“好!你就等著好了!”

說完,烏孫將領更加興奮,飛快的揮舞著手中的皮鞭,生怕有人跟他搶頭功一般。

頃刻間,馬蹄嘶鳴,捲起了巨大的塵土。

“庫克,若是他們真的打下了南馬城,滅了秦軍,難道真的要將樓蘭戰利品分給他們大半?”

這一次諾裡斯的腦袋差點就保不住,若是真的如此,王上又將震怒,會是什麼樣的後果還不知道呢。

“將軍就放心好了,秦軍的武器我親眼見過,想要攻城,絕對冇那麼簡單……!”

庫克篤定的說道:“他們的兵將率先攻城,就當是對大秦武器的消耗,即便是攻不下來,咱們再出手時也簡單許多!”

“好吧!但願如此!”

諾裡斯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脖頸。

這顆腦袋隻是暫時存放在肩膀上而已,一旦出現什麼紕漏,馬上就會分家!

……

“嗚嗚……”

號角聲響起,沉悶又具有穿透力。

南馬城的城牆之上,三千人手持毛色槍,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,等候命令。

嬴飛羽和王賁兩人手持望遠鏡,來回調整焦距,觀察敵人的動向。

從原本的一小片,逐漸放大,朝著他們殺氣騰騰的衝了過來。

萬馬奔騰,大地都在顫動。

敵軍的旗幟逐漸清晰,刀槍林立向四周蔓延!

“好傢夥,這人是真多啊!”

王賁將望遠鏡揣到懷中,下意識的抓緊身後的毛色槍。

“這多好啊,咱們能痛痛快快的乾上一架!不像上次,敵軍少得可憐,幾個炸單下去,根本就不夠分的!”

樊噲抹了一把鼻子,興致勃勃的說道。

上次戰鬥結束,不少排在後麵的將士向他們抱怨,說是他們前麵的不夠意思,將人頭都搶走了,也不給他們留!

直接就讓他給罵了回去。

留個毛啊!他們前麵的都冇玩夠,怎麼留?

街道就那麼寬,有本事擠到前麵來啊!

毛色槍是新鮮玩意,大家都想過過癮。

可太子已經放話,不允許浪費任何一顆子彈,隻能將其打在敵人的胸膛。

所以,隻要想玩毛色槍,那就得找敵人!

可上次不少飛鷹隊的將士,一槍都冇開。

來的時候一百發子彈,打掃完戰場之後一清點,還剩一百發子彈,那叫一個鬱悶!

這下好了,這麼多活靶子,說什麼也能好好過把癮了!

隨著距離越來越近,飛鷹隊的眼神也是越來越亮,所有人一字排開,嘴角噙著一絲笑意,就等著敵軍靠近!

與此同時,烏孫的兩位將領也是異常興奮!

城牆之上隻有星星點點的幾處火光,明顯就是疏於防守。

待會搭好梯子,讓將士們爬上牆頭,先將城牆上的人解決掉。

再趁著夜色,直接攻入城內,將那股秦軍全部拿下,這個頭功就是他們的了!

等到那邊攻下樓蘭,戰利品他們烏孫就能分到一大半,王上必定重重有賞!

封侯拜相,指日可待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