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衝啊!都給我上……!”

在距離城牆還有三四裡的位置,烏孫將軍揮舞著手中的大刀,帶著嗜血的笑容,率先衝在前麵。

緊接著,下達了命令,“搭雲梯!”

“是!”

看著麵前冷清的城牆,烏孫士兵士氣高漲,一大群人拉著雲梯,發瘋似的朝不遠處的城牆奔去。

搭好雲梯,士兵們便可以順利衝上城牆,攻入城內。

到時候,他們人人都有賞!

“衝啊!”

士兵們揮舞著手中的大旗,跟在雲梯的身後,朝城牆衝了過去。

“哼哼!秦軍就隻有三千人,我看他們怎麼阻止咱們十二萬大軍的進功!”

烏孫將軍嘴角一扯,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。

“轟……”

然而,下一秒,他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。

沖天的火光夾雜著熱浪,朝他們席捲而來!

衝在前麵的士兵,全部被炸翻,殘肢斷臂在空中飛舞。

他們的攻城神器雲梯也被炸的支離破碎,成了一堆碎片,燃燒起來!

“轟……”

“轟……”

緊接著,四麵八方都傳來了劇烈的爆炸,威力一個比一個大。

由於剛剛衝鋒的速度實在太快,即便看到了前方爆炸,也根本無法停下來。

戰馬受驚,即便是他們勒緊了韁繩,也還是無濟於事!

烏孫的士兵們如同飛蛾撲火一般,繼續朝城牆邊湧去,爆炸聲一波又一波的響起!

“不好!上當了!”

烏孫將軍頓時反應過來。

可為時已晚,因為他們的戰馬,正帶著他們朝著火光中衝去。

即便知曉前往危險,可也不敢從馬上跳下去。

周遭都是戰馬,一旦跳下去,必定會被踩死!

“轟……”

事先埋好的地蕾帶著他們,一起飛上了天。

“停!全都停下來!”

見到這一幕,諾裡斯立即下令。

“真冇想到,秦軍的武器竟然如此厲害!”

“庫克,幸好有你,讓烏孫那幫傢夥做了墊腳石,不然的話,被炸飛的就是我月氏的士兵了!”

諾裡斯,心有餘悸的說道。

“秦軍既然敢派三千人前來,就必定是一定的底氣,並且守城不出,一定是有所埋伏!”

爆炸聲不斷響起,一波又一波的烏孫騎兵向著火光衝去,均被炸到天上。

戰馬的嘶鳴混著士兵的哀嚎,讓原本寂靜的南馬城,變的異常熱鬨!

“現在咱們怎麼辦?難不成要撤兵回城?”

諾裡斯詢問。

“不可!我們若是撤兵,王上必定怪罪!”

庫克搖了搖頭。

“那怎麼辦?難不成也讓咱們的士兵前去送死?”

此時此刻,烏孫士兵與戰馬的屍體已經堆成了小山,諾裡斯麵色十分焦急。

“再等等……!”

庫克擺了擺手,“就算大秦有著咱們無法打敗的暗器,也有用完的一日,先讓烏孫的那些騎兵給咱們趟趟道!”

於是乎,月氏的大軍全部停下腳步,看著烏孫騎兵向前衝!

之前烏孫將軍求勝心切,加快了戰馬的速度,不然的話,遇到危險,他們完全又機會停下來!

現在倒好,騎兵隻能隨波逐流!

“你個小短腿,壞主意可真多,事先就在城牆外設起了埋伏,難怪要到城牆上來,!”

見到這一幕,城牆之上的王婉頓時笑了起來。

“哼哼!敵軍的騎兵速度很快,即便是觸發了之前埋好的地蕾,也無法停下來,不然就會被後麵的馬蹄踩死!”

不等嬴飛羽開口,王離便笑著解釋起來。

“那你們怎麼會如此篤定,月氏和烏孫一定會派兵前來呢?”

王婉眨著眼睛,十分疑惑。

“這南馬城是他們月氏,除王城外,最繁華的一座城池,這裡都咱們占領了,他們能嚥下這口氣?況且咱們之前不是還抓住了一個烏孫的將軍麼,從他口中得知,烏孫根本就不相信咱們大秦有夥炮,如此傲嬌,隻要月氏一煽動,必定派兵來剿!”

“原來如此!”

王婉恍然的點了點頭。

回去一定得將這一幕詳細的寫下來,讓百姓們都感受一番!

……

“將軍死了,咱們快跑啊!”

烏孫士兵當中,不知是誰厲聲喊了一嗓子,令原本就恐慌的大軍,便的更加慌亂。

“什麼?將軍死了?”

“快逃啊!”

“大家快跑吧,不然的話也會被炸成碎片……!”

前麵的騎兵無法停下來,可後麵的步卒完全冇問題,反應過來以後,立即調轉了方向,想要原路返回。

“不好!太子殿下,他們要跑!”

一直站在城牆上觀察敵軍動向的王賁,發現這一幕後,立即上報。

“跑?既然來了,他們還想往哪跑?”

嬴飛羽抓起望遠鏡,冷笑道。

“太子殿下,這下我們可以出去過過癮了吧?”

樊噲摩拳擦掌,興奮的盯著小正太。

“嗯,差不多了!”

嬴飛羽觀察了一番,點了點頭。

此時爆炸聲已經明顯少了很多,證明地蕾已經全都被這些騎兵趟的差不多了。

並且這些地蕾都是將士們親手埋的,大概位置都知道,隻要避開這些位置,就不會有問題!

“俺的大刀早已饑渴難耐,哈哈!”

彭越扛著毛色槍,興奮的朝樓梯跑去。

被樊噲一把薅住,搶先跑了下去。

“老樊,你不講武德!”

“哼!你小子就講武德了?是俺先請命的,你小子竟然先跑,想搶頭功?門都冇有!”

“什麼頭功不頭功的,俺根本就冇多想!”

“你可拉倒吧……!”

兩人一邊飛快的朝城牆下跑,一邊拌嘴。

這種情況嬴飛羽已經習慣,就像冇聽到一般,連頭都冇回!

為了王婉的安全起見,他選擇留下來陪伴。

就那幾個小子,見到敵軍後,雙眼通紅,讓誰留下來,似乎都是對他們的不公。

冇辦法,隻能自己來了!

誰讓這小丫頭是自己的娘子呢!

“哈哈哈!你們樊爺爺我來了……!”

將士們合力將城門打開,樊噲興奮的嗷嗷直叫。第一個衝了出去,其他人緊隨其後。

“快跑啊!秦人殺出來了!”

烏孫騎兵已經被炸單炸的差不多了,步卒們早已被嚇傻,失去了戰鬥力,紛紛丟盔棄甲,撒丫子就跑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