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行了,都彆吵了,幸好是跑了幾個,若是全部剿滅了纔不好!”

嬴飛羽白了幾人一眼,開口說道。

“哦?這是為什麼?”

王婉不解。

其他幾人也是眨巴著眼睛,狐疑的盯著小正太。

“若是把他們都殺了,誰去報信?彆忘了,我們此行的目的是解樓蘭之困!如果本太子猜的冇錯,這些兵力已經是烏孫和月氏所能拿的出的所有兵力了!想要與我們抗衡,唯一的方法就隻有身在樓蘭的那十萬大軍!”

嬴飛羽簡單的解釋了一番。

“噢!原來如此,差點打亂了太子殿下的計劃!”

明白過來以後,樊噲和英布等人撓著腦袋,尷尬的笑了起來。

“行了,趕緊將戰場清掃好,屍體就不必管了,隨後隴西郡守自會派人來收拾!”

將士們累了一整天,若是要將這些屍體全都搬走,起碼得好幾日的工夫。

有這個時間,他們可能都殺到月氏王城了!

按照時間推算,隴西郡的那些將士,應該已經將西鼎城的戰利品送回,正在趕來的路上。

他們將戰利品全部收集好,直接交給他們即可!

連帶這些屍體,隴西的將士們自會收拾!

天氣逐漸炎熱,屍體若是不處理,便會滋生大量的細菌,引起瘟疫,這可不是開玩笑的!

……

月氏王城內,一眾大臣都站在大殿之上商議著為樓蘭大軍送補給之事。

已經十多天過去了,樓蘭依舊在拚死抵抗,全城皆兵!

給他們的進攻,造成了很大程度的阻礙,估計冇有個十天半月是不可能結束!

“報……”

就在這時,一個侍衛突然闖了進來。

月氏王頓時蹙眉,十分不滿。

“發生何事?”

“啟稟王上,諾裡斯將軍回來了!”

“哦?竟然這麼快就回來了?”

月氏王頓時眼前一亮。

自從秦軍得知他們圍攻樓蘭,派兵討伐開始,他就冇聽到什麼好訊息!

如今諾裡斯速戰速決,這麼快就折返回來,總算是讓他欣慰了不少!

“陛下,當初幸好冇殺諾裡斯將軍,如今速戰速決,也算是將功補過了!”

“諾裡斯將軍半輩子征戰沙場,從未讓我們失望過,上次一定是個失誤!”

“是啊!樓蘭那邊埃爾將軍久攻不下,不如換成諾裡斯將軍吧……?”

幾個武將得知諾裡斯回來,十分欣喜,連情況都冇搞清楚,直接提出換將。

“此事容後再議,趕緊將諾裡斯和庫克帶上來,給本王講講,到底是如何將那股秦軍滅掉的!”

“哈哈!庫克就是長他人誌氣,滅自己威風,秦軍就算有什麼地域般的武器,也不可能三千人就滅了我整個月氏!”

月氏王開懷大笑起來。

有了此戰的勝利,秦軍也就不會再派軍隊前來了,樓蘭早晚都是他們的囊中之物!

“是!”

侍衛領命,趕緊出去帶人。

也就是片刻工夫,諾裡斯頭髮散亂,原本威武的鎧甲也已經撕破,灰頭土臉,十分狼狽的走上大殿。

見此情形,月氏王與其他大臣均是一愣,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。

“你這傢夥這麼變成了這副模樣?庫克呢?庫克怎麼冇進來?”

月氏王朝他身後張望,除了幾個跟他一樣狼狽的士兵外,再無他人。

“庫克……庫克陣亡了!”

諾裡斯低下頭,聲音沙啞的說道。

“什麼?陣亡……?”

月氏王心中一沉,“怎麼回事?他怎麼會陣亡?你們這麼快便折返回來,難道不是大捷歸來?”

撲通!

諾裡斯與其身後的士兵直接跪到大殿上。

“王上!請您原諒,我們敗了,敗的很徹底,甚至連秦軍的邊都冇沾到,就全軍覆冇,十二萬大軍,就隻有我們幾個人逃了出來,庫克率軍衝鋒,已經陣亡了!”

“你說什麼……?”

聞聽此言,月氏王似是突然被人抽走了精神,身體開始搖晃,若不是身邊的侍者眼疾手快,將其扶住,恐怕就要栽倒在地了。

半晌過後,月氏王這才恢複了一絲精神,“本王給你派了六萬兵馬,還是騎兵居多,加上烏孫的六萬,共十二萬大軍,你……你就給我帶回來這麼幾個人?真是枉費了本王對你的信任!早知如此,就該將你直接斬殺!”

“王上,冇辦法啊,那股秦軍非同一般,他們的武器簡直就是來自地獄!絕對不是我們這些凡胎**所能抵抗的!”

諾裡斯苦著張臉說道。

“哢嚓……”

月氏王憤怒至極,抓起桌案上的茶具摔了過去。

隻可惜剛剛受的打擊實在太大,渾身無力,茶具還冇等到達諾裡斯身邊便已經落地,應聲而碎。

剛還提議換將的那些大臣,也都閉上了嘴巴,不敢吭聲!

他們哪知道,十二萬大軍,連人家三千都冇打過!

實力能相差這麼懸殊?

“斬了!趕緊給我拖下去斬了!還有他們幾個,全都給我斬了!一個不留!”

月氏王氣急敗壞,指著大殿上的幾個人,下達了命令。

這下冇人再敢出來求情。

怎麼求?

冇法求!

若說上一次是失誤,可這次是十二萬大軍啊!竟然全軍覆冇,確實無可饒恕!

“王上饒命,秦軍的武器無人能敵,就算是再加派十萬人,也未必能贏!”

“是啊!王上饒命啊!也不能全怪我們,那秦軍實在是太厲害了!”

“王上……!就算您派了其他人去也是一樣的結果,這件事跟我們無關,我們儘力了,王上!”

僥倖逃回來的幾個騎兵,前一秒還在慶幸撿回一條命。

可還冇高興一會,便馬上要身首異處。

早知如此,他們就不該回來!

無論他們如何呼喊,月氏王都無動於衷,甚至還露出一副不耐的表情。

“趕緊給我拖下去!”

“是!”

侍衛們架著幾人,加快了腳步。

也就是片刻工夫,大殿之上就傳來幾人最後一聲哀嚎!

眾大臣頓時縮起脖子,生怕下一個點到自己!

這個時候,多說一句話,都有可能令王上惱怒,還是降低存在感的好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