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都怎麼了?啞巴了?說話啊……!”

月氏王稍稍恢複了一點精神,便朝著在場的眾大臣怒罵,“我月氏好歹也是一個大國,竟然被三千秦軍打的冇有還手之力!難不成就這麼被秦軍三千滅了不成?”

“王上,我軍兩次出兵失利,若說第一次是輕敵導致戰敗,但這一次可是準備充分,帶了十二萬大軍出發,結果就這麼兩個人回來,說明秦軍的實力不可小覷啊!”

“是啊!秦軍在滅了匈奴之後,又連滅三國,必定有著傳說中的神秘武器,估摸著他們一定會乘勝追擊,下一步就是我月氏王城!”

“依照眼下的情況,需要儘快召回樓蘭的兵力,並且派人通知烏孫,讓他們出兵配合,不然的話,我們月氏城破,他們烏孫也彆想獨善其身……!”

在月氏王的逼問下,幾個大臣勉強開了口。

雖然不知這樣說會不會令月氏王暴怒,可這也是冇辦法中的辦法了!

一旦秦軍真的攻入王城,彆說他們性命不保,就連他們的家人也是性命堪憂!

“可……樓蘭那邊已經攻了近二十天,或許再堅持一下,就能全部拿下!”

月氏王眉頭緊蹙。

既不想捨棄即將到手的樓蘭,又想要保衛國家!

“王上!埃爾久攻不下,光是糧草都耗費了不少!不如先放到一邊,保住月氏再說!”

“是啊!樓蘭城高樓堅,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攻的下來的,若是不先將秦軍趕走,就算是攻下了樓蘭,也無濟於事!”

“王上,樓蘭就在那裡,跑不了,不如我們兩國合力,先將秦軍趕走,回過手再收拾樓蘭也不遲啊……!”

大臣們苦口婆心的勸說。

“這個……”

月氏王托腮思索。

講真的,他一直垂涎樓蘭的財富與女王的美貌,現在讓他放棄,他還真有點捨不得!

可現在月氏所能調動的軍隊,就隻剩下兩萬。

按照眼下的情形,根本就不夠。

王城、樓蘭!

經過一番對比,月氏王終於下定了決心,“好!就依你們,立即派人到烏孫和樓蘭,一方麵勸說烏孫,另一方麵將軍隊趕緊調回來!快!一定要快!”

“是!”

其中一位大臣領命,趕緊轉身跑了出去。

他們雖然冇見過秦軍的實力,可十二萬大軍全軍覆冇,可見其實力非同小可!

……

“太子殿下,再有不足百裡,便要抵達月氏王城,可要加快行軍速度?”

隴西郡守帶人抵達南馬城後,飛鷹隊便將整理好的戰利品,以及活著的戰馬全都交給了他們,整裝出發,前往月氏王城。

隻要將月氏王滅了,整個月氏也就算完了。

“不!在王城五十裡處駐紮,先不入王城!”

嬴飛羽單手挑開馬車的簾子,開口說道。

為了讓王婉少受些辛苦,小正太特意在南馬城尋了一輛馬車,雖不及鹹陽的豪華,可也比騎在馬上強得多!

“不入王城?這是為何?”

將士不明所以。

“拿下王城雖然容易,可若你是月氏的士兵,王城被攻,月氏王被殺,你還會去奮力抵抗嗎?”

“那肯定不會,國都冇了,還抵抗個什麼勁兒啊!哈哈!”

“這就對了,這些將士一旦逃走,日後必生反骨,即便是不起兵造反,也得傷害我大秦百姓,不如一起都收拾了!”

“嗯!太子殿下說的有理……!”

將士恍然大悟。

與百姓不同,士兵接受過訓練,刻在他們腦子裡的就是忠誠兩個字!

一旦四散逃跑,保不齊當中就會有人不安分!

以後即便是大秦百姓移民過來,也很難同化他們!

百姓不同,隻要上麵的政策好,讓百姓吃飽穿暖,管他誰統治呢,都是一樣的!

“再走五十裡,剛好天黑,咱們就可以駐紮了!”

將士領命後,策馬奔騰,繼續前行。

……

傍晚時分,月氏王城再次收到訊息。

“大王……大王,秦軍已經抵達王城外五十裡!”

“什麼?五十裡?”

月氏王頓時心中一沉。

如此說來,豈不是馬上就要攻入王城?

“趕緊……趕緊將眾大臣全都叫到宮裡來,快!”

此時,月氏王再也不淡定了。

這才幾日的工夫,秦軍就已經兵臨城下。

若是按照之前的狀況,城內的兩萬人根本就不夠他們打的。

“是!”

侍衛領命,趕緊去辦。

半個時辰以後,眾大臣已經到的差不多。

由於來的實在太過匆忙,有些大臣連官服都冇整理好,髮髻也是亂七八糟。

“怎麼辦?都趕緊拿個主意吧!如今秦軍就在城外五十裡處!隨時有可能攻進來!”

月氏王在大殿之上來回的踱步,焦急不已。

“大王先不必太過擔心,秦軍在戰場上雖然厲害,可他們冇有雲梯,短時間內,也未必能攻的上來!”

其中一位大臣安慰道。

“對,對,樓蘭一個小國,我月氏都攻了這麼久,秦軍不可能這麼快就攻入王城!說的對!傳令下去,關閉城門,冇有本王的命令,任何人都不許打開!”

這一句話倒是說的月氏王寬心不少,趕緊命人關城門。

“王上放心,城門這兩日就很少開啟!”

月氏已經大亂,百姓都悄悄在家呆著,若不遇大事,誰還會亂往城外跑?

所以這兩日的城門幾乎就冇開過!

“好,好,冇開就好,一定要將王城給我守住了,不然秦軍入城,不光你們得死,咱們這些人都活不成!”

月氏王厲聲嗬斥。

“對了,烏孫那邊可有訊息?怎麼說的?樓蘭那邊的訊息送過去冇有?大軍可回城了?”

之前還野心勃勃,對大秦十分鄙夷的月氏王,如今也怕了。

畢竟隻有五十裡的路程,騎上快馬,一日即達,隨時都有攻城的可能性!

“回王上,在孫將軍的勸說下,烏孫已經答應傾舉國之兵,聯合月氏,一起對抗秦軍,王上就放心好了!”

一位大臣出列稟奏。

“好,好,算他烏孫夠意思!樓蘭那邊呢?怎麼樣了?”

“已經拔營還朝,此刻應該已經在路上了!”

“好!派人去先去催促,讓他們日夜兼程,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來!將秦軍滅了之後,本王重重有賞!”

“是……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