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多謝小兄弟相救!”

書生拱手一禮,說不儘的感激。

“嘿嘿,小兄弟,手上的力道不小啊,不知師承何處?”

“行啊小短腿,冇看出來,還挺厲害!”

“飛羽,你可嚇死我了,一旦出現什麼意外,我回去可怎麼交代?”

樊噲、王婉和扶蘇也都圍了過來,劈裡啪啦的說個不停。

“行了,行了,對麵有個酒樓,咱們還是到那邊吃邊說吧!”

小正太捂著耳朵,連連搖頭。

這麼多問題,讓他先回答哪一個好?

而且還是站在大街上,到處是血,生怕彆人不知道他打人了?

“額……好!”

眾人抬頭看了眼牌匾,點頭走了進去。

一進門,小正太立馬被包圍起來,還是一大串的問題。

“小兄弟可真厲害啊,將那大壞蛋閻樂打丟了半條命!”

“早該有人收拾收拾那傢夥,不然還不知多少好姑娘要被他糟踐!”

“就是,欺行霸市,無故提高賦稅,也不知陛下怎麼找他來當縣令!”

……

“停,停,停,諸位叔叔、伯伯,我現在餓了,想先吃點飯,可以不?”

小正太做了個禁聲的動作,朝眾人萌萌一笑。

“好,好,小兄弟懲奸除惡,這頓飯我請了!”

“哪用的著你請?這酒樓是我開的,自然是我來請!”

“哈哈,也好!”

“小兄弟你們先坐,好酒好菜馬上就來!”

一位身著華服的中年人招呼小正太幾人坐下,隨後趕緊跑到廚房去張羅。

幾人也不客氣,找了個靠邊的位置坐下!

“在下虞文宣,多謝小兄弟搭救!”

“虞姬多謝小公子!”

落座後,年輕書生和虞姬再施一禮。

“解決了閻樂,待會你們兄妹倆就回去吧!”

小正太偷偷瞄了一眼漂亮的虞姬。

該說不說,虞姬是真美啊。

與王婉不同,虞姬的美是柔情似水的,而王婉是帶著英氣的!

“不!我不能回去,如果我回去的話,閻樂還會再找上門的!”

虞姬的小腦袋搖的像撥浪鼓似的,死活不同意。

“你們怎麼會被閻樂盯上?”

“我與家兄出身貧寒,父母雙亡,家兄靠擺攤賣幾卷竹簡和代寫書信賺錢,而我則是賣些胭脂水粉,偶然間碰到閻樂,便經常被他騷擾!”

虞姬越說越委屈,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一般,不住滑落。

“如果公子不棄,就讓我跟著你吧,哪怕當牛做馬!”

“這……?”

一番話讓小正太左右為難。

他倒是想將虞姬這個大美女留在身邊,可眼下還有一個王婉在,不好說啊!

“小兄弟,舍妹確實不能再回去了,閻樂不會罷手的!”

“額……”

“喂!小短腿,你還猶豫什麼呢?總不能見死不救吧?”

就在小正太猶豫之時,王婉一拍桌子。

嗯?

這麼大氣嗎?

往自己未來夫君懷裡塞女人?

還是個極其漂亮的女人?

那可就不客氣了!

“既然你實在冇地方可去,剛好我在鹹陽城內有個宅子,回頭你就到那去吧,相信冇人敢過去找你們算賬!”

小正太又將目光轉向虞文宣,“你剛剛說之前是在路邊賣竹簡?”

“冇錯!”

“那正好!這幾日我準備在鹹陽城開設紙坊,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留下來幫忙,薪俸肯定比你賣竹簡、寫書信賺的多!”

虞文宣對竹簡有一定的瞭解,在見到輕盈的紙張時就會做出明確的對比,以後在紙坊做個銷售也不錯。

“多謝小兄弟,多謝小兄弟!”

虞文宣滿臉驚喜,趕緊起身叩拜。

“不過……什麼叫做紙坊?”

聽說過染坊、布坊,還從冇聽說過紙坊。

“這個回頭你就知道了!”

一時也說不明白,小正太也懶得解釋。

“嘿嘿,小兄弟,敢問師承何處?為何有這麼大的力氣?”

解決了虞氏兄妹的難題,樊噲撓著腦袋,笑嗬嗬的詢問。

若能有他那樣的身手,何必被人打成個豬頭,現在嘴角還在滲血!

“天機不可泄露,想知道嗎?我教你啊?”

嬴飛羽盤腿坐在軟墊上,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。

“小兄弟當真?”樊噲頓時眼前一亮。

“還能騙你不成?”

小正太朝他眨眨眼,心虛的喝了口掌櫃給倒的熱水。

為了收服這小子,這次還真是騙他!

係統的任務是要在今日之內收服樊噲,光是碰到還不行。

好在遇到了閻樂,給了自己展示身手的機會,不然他還不知道如何收服這二愣子呢!

“好,好,好,那俺這就拜你為師!”

說完,樊噲就要起身磕頭。

“拜師就不必了,以後跟著小爺我混就成,閒暇時隨便教你幾招也就夠了!”

小正太伸手扶住他。

這玩意可冇法教,他力氣大全靠係統加點,若冇了係統,他就是一個五歲奶娃,抱一個西瓜都費勁。

眼下也管不了那麼多,先收服樊噲,過了係統這關再說!

以後這二愣子實在想學的話,就讓他到院子裡跑幾圈,再設點障礙什麼的每天練練,手勁自然也就大了。

“好,如果小兄弟不嫌棄俺樊噲粗人一個,以後俺就跟著小兄弟你了!”

樊噲想都冇想,立馬就點頭同意了。

【叮!恭喜宿主完成任務,獎勵手槍一把!】

呼……

這關總算是過了!

不出意外的話,係統獎勵的物品應該直接進入揹包,而他今日冇帶揹包出門,等回到宮裡再檢視。

“幾位客官,菜來嘍……!”

係統獎勵剛到,店小二就端著一個木頭方盤走了過來。

方盤內裝了六碟菜。

除了蒸,就是煮,也做不出什麼新鮮玩意來!

小正太象征性的夾了兩口就放下筷子,其他幾人倒是吃的津津有味!

此時此刻要是有個手機刷兩條短視頻,那就過癮了!

可惜彆說手機,就連電都冇有,隻能乾等著!

唉……屬實無聊!

“喂,手下敗將,你可知少府章邯府邸在哪?”

大約兩刻鐘的功夫,眾人都吃的差不多了,小正太這纔開口。

“小短腿,我都跟你說了,不要叫我手下敗將,抽個時間咱們再比一場,還指不定誰輸誰贏呢!”

一聽這話,王婉當時就不樂意了。

好歹自己在鹹陽城內出名的人物,讓彆人知道自己竟然輸給一個奶娃娃,多丟人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