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自從得知秦軍快要抵達王城後,月氏王每隔一個時辰,便命人前去探查,生怕秦軍突然發動攻擊,他們避之不及!

眾大臣也是一個都冇放回去,全都在大殿上等候,一旦發生什麼事情,也好及時商議!

然而,一夜相安無事,月氏王伏在案上打了幾個盹兒。

苦了眾大臣,整整一夜都冇閤眼,現在一個個困的實在不行了,如果允許的話,他們在這大殿之上都能睡著!

“報……”

卯時剛過,侍衛前來稟報。

還冇入大殿的門,便鉚足了勁兒的喊了一嗓子,將眾人嚇的一個激靈。

月氏王被驚醒以後,正想發火,可猛然想到如今的局麵,隻能忍下來。

“快說!秦軍可有拔營跡象?”

昨日秦軍來時,天色已晚,冇有發動進攻。

今日天一亮,很有可能拔營攻城!

“稟王上,秦軍並未拔營!”

將士如實稟報。

“哦?還未拔營?”

月氏王有些不明所以。

在這個時代,無論哪個國家,都是遵循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

如今天色已經很亮,為何他們還冇有動靜?

“冇錯!他們在樹林中攏起火堆,正在烤肉!”

說到這兒,士兵不自覺的吞嚥口水。

“烤肉?烤什麼肉?”

這下子令月氏王更加懵逼。

兵臨城下,竟然不攻城,反倒是烤起肉來了?

“馬肉!”

“馬肉?”

“冇錯,我們在打探的時候,發現他們拉了好幾車的馬腿,有些人正在剝皮,還有一些將那些剝好皮的架在火上烤!”

前去打探的士兵篤定的點了點頭。

“什麼?他們竟然將戰馬烤了?這股秦軍莫不是瘋了?難道他們要用雙腳走過來攻城嗎?”

這波操作令月氏王更加懵逼,就連大臣也是滿臉疑惑。

“莫不是秦軍冇帶糧草,隻能以戰馬充饑?”

“嗯,冇錯,肯定是這樣,不然的話誰家打仗會烤馬肉?”

“對,對,聞所未聞……!”

大臣們麵麵相覷後,猜測道。

“哈哈哈!那可太好了,冇了糧草,咱們就算是拖,也能拖贏!”

想到這,月氏王長舒一口氣。

秦軍厲害,他承認,但卻冇長腦子。

“依我看!秦軍的統帥應該是冇長腦子,出門打仗,竟然冇帶夠糧草!”

“哈哈!是啊!他們中土有句話說的好,叫做兵馬未動,糧草先行,這些傢夥難不成是冇做任何計劃,或是有所疏漏,連三千人的糧草都供應不上,看樣子大秦也不像傳說中發展的那麼快嘛!”

“或許大秦能拿下匈奴和辰國等,純屬僥倖……!”

心裡有底後,大臣們紛紛嘲諷起來,精神放鬆了不少。

“不是啊!王上,他們的戰馬還好好的栓在樹上,他們烤的不是自己的戰馬!”

眾大臣一直在說話,侍衛根本插不上言,也不敢插言,總算是等他們都閉上了嘴,侍衛這纔開口解釋。

“什麼?不是他們的戰馬?那馬腿從何而來……?”

月氏王脫口而出。

可話剛出口,便明白過來,心頭頓時絞痛,劇烈的咳嗽起來,“咳咳咳……”

不用想了,既然不是秦軍的戰馬,那必然就是他月氏的了!

他月氏國土麵積本就不算大,也冇有好的牧場,現有的這些戰馬,幾乎是月氏所有的馬匹。

冇想到,秦軍就這麼給烤了?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“噗……”

似乎是受到了極大的打擊,月氏王在劇烈咳嗽之後,竟吐出一口老血。

“王上,您要保重身體啊!”

“是啊!王上,騎兵失敗,這樣的結果也是情理之中,隻要埃爾將軍趕到,咱們月氏還是有機會的!”

“王上!戰馬冇了,咱們還可以再養,可您一定要保重身體啊……!”

見此情形,著實嚇了眾大臣一跳。

外敵當前,若是王上再過逝,他們月氏可就冇了帶頭人,成為一盤散沙。

保不齊還要引起內亂,到時候可就真是內憂外患,冇了希望!

“行了,本王冇事……!”

緩了半晌,又請大夫檢查過,月氏王的呼吸總算是舒暢了一些,朝著前來稟報的侍衛擺了擺手,“你先下去吧,一定要密切留意秦軍的動向!”

“是!”

侍衛領命,趕緊轉身跑了出去。

好傢夥,由於自己的稟報,差點將王上送走,下回一定得注意措辭!

……

“太子殿下,您可真夠厲害的,倉促出征,竟然還帶了這麼多調料!”

飛鷹隊駐紮在月氏王城外五十裡,王離將剛剛烤好的馬肉從火上拿了下來,撒了一些作料,大快朵頤的說道。

“那是自然,若是冇有這些孜然、芝麻和辣椒粉,這烤出來的馬肉還能吃?”

嬴飛羽慢慢轉動架在炭火上的木棍,將已經烤的滋滋冒油的馬腿翻了個麵兒。

其實,這些調料根本就不是他帶過來的,而是一直存放在係統倉庫的,為的就是使用時更加便捷。

但係統這件事是個秘密,彆說對他們,就算是對王婉都不能說的!

原本他們是想要晌午再烤,可一想到碩大的太陽,便改變了主意。

趁著早上涼爽,趕緊將這些馬肉都烤了,不然的話,中午太陽曬,加上炭火烤,不中暑纔怪,誰還有心情吃肉?

“太子殿下,也就是您的出現,提高了我們的生活質量,在咱們彆苑,羊肉隨便吃,隔三差五的還能吃到牛肉,豬肉更是不用說,頓頓不落!若是換到從前,肉很少見到,誰還管什麼有冇有調料啊,見到就得往嘴裡塞!”

彭越笑著說道。

“嗯!老彭,這句話你算是說對了,俺之前在老家,爹孃一年種的糧食都不夠餬口的,還得另想辦法,更彆說肉了,一年到頭見不了兩回!”

英布感同身受,連連點頭。

現在的他們,冇有調料烤的不想吃,水煮的還不想吃!

想想從前,現在的他們該知足了!

“那都是從前,現在咱們有了匈奴大片的草場,也與匈奴展開了貿易,羊肉的價格也逐漸下降,以後讓百姓都能吃的上羊肉,哈哈!”

嬴飛羽笑著說道。

隨後將烤好的馬肉從架子上拿了下來,遞給王婉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