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嗯?小短腿,是我的錯覺嗎?我怎麼感覺,你烤出來的肉,就是比彆人的香呢?”

王婉坐在一截子木樁上,整理最近的稿件。

馬腿遞過去後,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,頓時眼前一亮。

“王社長,不光是你感覺,我們都是這麼覺得的,大家用的都是一樣的調料,可太子殿下每次烤的都比我們要好,我們也正納悶呢!”

樊噲厚著臉皮湊過去說道。

“哼!烤肉也是有很多講究的,從火候到撒料的方式,都有可能改變食材的味道,你們啊,就學著去吧!”

嬴飛羽略顯得意的揚了揚腦袋,順勢遞了把匕首給王婉,方便其將肉割下來。

她一個姑孃家家的,總不能像那些糙漢子一樣,直接用嘴去啃吧?

半個時辰後,將士們吃飽喝足,將炭火全部熄滅,詢問道:“太子殿下,咱們什麼時候出發去攻城?”

“再等等,等到將圍困樓蘭的十萬大軍全部消滅再出發。本太子要讓月氏王親眼看到,他月氏的軍隊,一波一波是如何滅亡的!”

嬴飛羽朝著月氏王城的方向,露出一抹壞笑。

……

千裡之外的樓蘭,在聽說月氏與烏孫的兵力撤走以後,悄悄的打開了大門,探出腦袋,四處檢視。

“那些人真的走了?”

“嗯,聽說是,已經走了有幾天了,始終再冇回來!”

“真是嚇死人了,好在咱們城高樓堅,不然的話,我們的小命就不保了!”

“可不!我家男人也到城牆上去抵禦那些月氏兵,前幾日回來,說是他們月氏好像發生了什麼大事,那些兵將連夜拔營,還落下不少東西都冇收走,也不知到底什麼情況!”

“唉!誰知道呢,最好是有其他國家攻打他們的老巢,讓他們也嚐嚐,國家被攻打的滋味!”

“說的冇錯……!”

確定月氏軍隊真的走了之後,百姓們這纔敢出門,逐漸恢複了往日的生活。

臣服大秦,嬴政要求降為郡縣,由大秦派兵鎮守,至於其他,一概不管,所以這裡還與以往一樣,隻不過人人都要學習-大秦文化,年年向大秦納貢!

皇宮內,一位身量纖細,膚白貌美,長髮披肩的女人,頭戴一頂嵌滿寶石的王冠,坐在珠簾後的寶座上,聽殿內眾大臣的稟報。

“啟稟女王,已經打探到訊息了!”

“如何?”

“月氏和烏孫之所以連夜撤兵,是因為月氏遭到了秦軍的襲擊!”

“太好了,真的是大秦派大軍前來救援了!我就知道,他們不會不管我們的……!”

寶座上的女人麵帶喜悅,柔聲說道:“我們大秦已經成為大秦的附屬國,攻打我們,就相當於攻打大秦,秦王絕對不會坐視不理的!”

“不!聽說這支軍隊並不大,隻有……隻有三千人!”

“三千人?朗寧將軍,你可聽清楚了?是三千人,不是三十萬?”

其他大臣滿臉震驚,彷彿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一般。

就連樓蘭女王也是一樣,臉上寫滿了詫異。

“冇錯,訊息是從咱們派到烏孫的探子口中得知,現在烏孫人人自危,說是秦軍馬上就要打過去了!”

朗寧將軍篤定的說道。

“什麼?這怎麼可能?烏孫月氏聯合起來,至少有三十萬大軍,就算十萬兵力在圍攻我樓蘭,也還有二十萬大軍,怎麼可能被三千人嚇成這樣?”

“是啊!這根本就不可能,會不會是那些探子被烏孫同化,放出的假訊息?”

大臣們極其不可思議。

若說秦軍派了三十萬大軍前來討伐,將月氏和烏孫嚇成這個樣子,還情有可原。

僅僅三千人,怎麼可能令兩國如此焦急的將兵力全部召回?

“不可能!絕對不可能……!”

朗寧篤定的說道:“這些探子被分散在烏孫各處,互相併不認識,但收集回來的情報,卻是一致的!”

如果說是幾個人回覆這樣的訊息,有可能是被烏孫同化,背叛樓蘭。

但二十多人都給了同樣的回覆,就證明此事絕對真實!

“噝……秦軍的實力這麼強了嗎?”

眾大臣倒吸一口涼氣,感慨的說道。

“可知是誰領兵?”

一位老者開口詢問。

他曾與女王一同前往大秦,對大秦的幾位將領多少有所瞭解。

武成候王翦在大秦堪稱兵神,用兵出神入化,若是他領兵,加上秦軍的那些熱武器,或許還有些可能!

“這個並不知曉,隻聽說這支隊伍是飛鷹隊,帶頭的是個孩子!”

朗寧搖了搖頭。

這一次,連他自己都不確定這個訊息是真是假。

一個孩子,能做統帥?

還一路勢如破竹?

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!

“太子殿下?”

樓蘭女王與老者一前一後,脫口而出。

女王一時激動,甚至還將擋在身前的珠簾撩了起來。

要知道,在朝堂之上這麼做,是十分失儀的!

樓蘭風氣開放,女子可以衣著暴露的走在街上,男人們習以為常,也不會多看一眼。

但為了彰顯威儀,女王是不可以撩開麵前珠簾的!

“咳咳……!”

一時間,大臣們紛紛低下頭,輕咳提醒。

女王這次才反應過來,緩緩的放下珠簾,整理自己的情緒。

她怎麼也冇想到,這次來救他們的,竟然是大秦的太子!

當初去大秦投誠之時,秦王並未立太子,嬴飛羽還隻是小公子。

可就在那時,她與帶去的幾個大臣,就已經注意到這個才華橫溢的公子。

甚至有時秦王在做某些決定之時,都會下意識的朝著這位公子的方向瞄上兩眼!

冇想到,給她留下深刻印象的這位公子,竟然成了拯救她們樓蘭的恩人!

“大秦能有今日的發展,就是靠著這位太子,並且大秦境內有著許多關於太子的傳聞,據說是天神的徒弟,做了許多令人不可思議的事情,如果真的是他,帶領三千人前來營救,也不是不可能!”

樓蘭女王語氣堅定,麵色柔和的說道。

“嗯,到底是真是假,很快便會知曉了!”

眾人點了點頭。

不管大秦派來的是誰,解救了他們樓蘭是真的,他們樓蘭定會記得這份恩情!

-